06goe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天降我才必有用 石章魚-第八百六十八章 消失展示-61wva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
张弛并不认为是陈天阁,他还是认为叶洗眉的这次事故极有可能和自己有关,这让他内心的危机感越发紧迫,他必须尽早将这个针对自己的人揪出来,至少要让他的注意力转移。本来按照他和楚沧海的计划,楚江河登场还需再过一段时间,可张弛决定要让以楚江河的身份提前登场。
叶洗眉今天遭遇的惊魂事件促使他做出了马上出击的决定。
命運角逐
想调查这些事,林朝龙无疑是一个非常好的助手,这个生存于网路世界中的老阴货可以轻松搜集到方方面面的信息,等于一座浩瀚博大的资料库。
只是林朝龙这段时间都没有再出现过,也许因为他和楚沧海的合作,毕竟林朝龙和楚沧海有血海深仇。
虽然安崇光给谢忠军放了大假,但是谢忠军一天都没有休息过,有一点安崇光没有说错,谢忠军根本没有把他这个局长放在眼里。
不过安崇光的愤怒终究还是让谢忠军有所收敛,在陈玉婷的事情上,他没有继续再做文章。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为了谨慎起见,警方为陈玉婷转换了地点,增强了安防,谢绝了一切外部人员进行探视或提审。
在吕坚强坚持不懈的努力下,案情也取得了进展,佟建军的死和服下的药品无关,真正造成他死亡的是心源性猝死。
异世劫妃 桃之妖妖
鉴证科给出的最后结果是,自主神经张力改变引起的生理异常结果。吕坚强听过解释之后很快就明白,佟建军是被吓死的,酒里有毒也是事实,但是酒里的毒素成分不足以导致他死亡。
通过这段时间的调查,吕坚强对佟建军其人也算是有了不少的了解,佟建军这个人身体健壮,平时喜欢运动,也没查到他有什么严重的既往病史。
带着满心的迷惑吕坚强再次去提审了陈玉婷。
陈玉婷精神状态不错,吕坚强也专门调出了她的病历,越来越感觉到这个女人不同寻常,已经做过的两次精神鉴定都证明她目前和正常人没有任何分别。
为了拉近彼此之间的关系,让陈玉婷放松警惕,吕坚强先放了一段娱乐新闻,这是他从网上看到的,并得到了证实,关于萧九九和经纪公司解约的新闻。
陈玉婷看完道:“想不到我女儿的事情还得由外人来告诉我。”
吕坚强道:“想她了?我可以帮忙通知她来探望你。”
陈玉婷摇了摇头道:“谈不上想,她从小就不在我身边,认为是我害死了她的爸爸……”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然后苦笑道:“我们没什么感情,有的只是仇恨。”
吕坚强道:“母女之间哪有什么真正的仇恨?她要是真恨你的话,就不会过来看你,也不会帮你找律师。”
陈玉婷笑道:“律师?我才不需要什么律师。”
吕坚强道:“佟建军的尸检结果出来了。”
狼性總裁纏上身
陈玉婷点了点头,依然很平静:“我愿意接受任何惩罚。”
吕坚强道:“目前可以证明他的真正死因是心源性猝死,并不是死于酒中投毒。”
陈玉婷呵呵笑了起来:“我有没有听错?你们正在努力证明人不是我杀的?那就去问安崇光,他知道怎么回事,他才是罪魁祸首。”
吕坚强道:“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这么恨他,非要将他扯到这件事中来,不过根据你的要求,我还是做了一些调查,萧九九和你的前夫萧长开的确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
陈玉婷轻蔑地望着吕坚强道:“你可以调查一个死去多年的人却不敢去调查安崇光,是碍于他的权力吗?”
吕坚强道:“他有不在场的证明,而且有足够的证据支持他和佟建军的死没有任何关系,至于你和他发生过什么?我们警方管不了。”
陈玉婷道:“你怕他!你这个懦夫!”
吕坚强道:“请你注意自己的措辞,你和谢忠军认识多久了?”
陈玉婷叹了口气道:“你走吧,你太让我失望了。”
“失望什么?因为我无法按照你制订的计划去做而失望?你的背后究竟是谁在指使?”
陈玉婷道:“你是不是想死啊?”说完她疯狂的大笑起来。
吕坚强看到已经无法继续和她交谈下去,摆了摆手,示意狱警将她带走。
吕坚强并没有想到这是他最后一次见到陈玉婷,当天晚上他就收到消息,陈玉婷越狱了。吕坚强从未听过这么荒谬的消息,一个下肢瘫痪多年的女人竟然在防备森严的看守所中消失了,没有任何的征兆,房门锁得好好的,没有狱警遇袭或受伤,突然就人间蒸发了。
吕坚强率队来到现场,首先纠正的就是越狱这个定义,陈玉婷不可能越狱,用失踪这个词更实际一些。
吕坚强正在勘查现场的时候,安崇光也带领两名部下前来,将陈玉婷转移到这座看守所也是得到安崇光首肯的。
吕坚强摘下手套来到门外,向安崇光道:“安局的消息可真是灵通。”
安崇光道:“你大概不明白我们的工作性质。”他向此前关押陈玉婷的房间看了一眼道:“这件案子已经超出了你们的范围,我和你们局长已经进行过充分的沟通,从现在起由我们接管。”
吕坚强道:“文件!”
安崇光笑着摇了摇头,这是个认真的年轻人,他把手续递给了吕坚强,顺便拨通了局长的电话,把手机递给吕坚强。
电话中传来局长的声音:“小吕,我已经决定,这件案子由神密局全面接管,你要全力配合他们工作。”
“是!”吕坚强心不甘情不愿地答道。
安崇光摆了摆手,他的手下进入房间开始进行探测。
安崇光没有进门,向吕坚强道:“小吕,你对我们的工作可能不了解,有些案子超出了正常人类的认知范畴,你明白吗?”
吕坚强想起此前裘龙的案子,他知道在这个世界上的确有超自然力量的存在,难道陈玉婷的案子也属于这一类?
安崇光带来的人很快就完成了现场勘查,安崇光收队回去,离开的途中,手下向他汇报检查的结果:“安局,房间内检测到灵能辐射,可以证明之前有人动用过灵能。”
安崇光道:“有没有查出她是如何离开的?”
“很可能是空间转移。”
安崇光点了点头:“看来有人帮她,你们马上发出通缉令,对陈玉婷进行全面搜捕。”
“是!”
几人走出了看守所,前方一辆车突然亮起了远光灯,灯光毫不客气地投向他们。
两名部下正欲上前问责,安崇光张开手臂拦住他们,微笑道:“谢忠军!不是给你放假了吗?”
谢忠军哈哈大笑着,一边抽着烟一边迈着八字步悠闲自得地向安崇光走了过去,他处于背光的一面,脸埋在阴影中,从他的角度可以看到被远光灯照得面孔雪白的安崇光。
谢忠军心中不由得升起一种审判安崇光的快感,其实躲在阴影中的人不止他一个,安崇光这种人同样见不得光。
蓬!
两道光束同时熄灭,谢忠军卡宴车的两只车灯整个炸裂开来,谢忠军皱了皱眉头,望着重新被夜色湮没的安崇光道:“安局,没必要弄坏我的车灯吧?”
安崇光笑眯眯道:“想让灯熄灭其实还有一个办法。”
谢忠军欣然做出一副虚心求教的面孔。
安崇光道:“一个瞎子是看不到任何车灯的。”
谢忠军的笑容凝固在圆脸上:“威胁下属总是不好的。”
“下属不听话的时候是需要教训的,这不叫威胁。”
两人同时停下脚步,彼此的距离还有两米,安崇光示意手下人先行离开。
谢忠军用力抽了口烟,似乎想起了什么:“抽烟吗?”
安崇光点了点头。
谢忠军掏出自己的香烟给他上了一支,安崇光将烟凑到唇上,等着谢忠军给自己点烟。
谢忠军心中暗骂安崇光摆谱,不过还是忍气吞声地帮他点上。
安崇光抽了口烟道:“太淡了,不适合我。”
谢忠军道:“平淡点好,安局位高权重还是少追求点刺激。”
安崇光道:“我好像没批准你回来工作?”
谢忠军道:“我也不想来,可岳先生非让我来,她是不是不放心你啊?”
安崇光道:“揣摩上级的心思其实是一件高风险的事情,万一错了,后果不堪设想。”
重生之官場鬼才 浪子邊城
谢忠军哈哈大笑起来,用力抽了两口烟,眯起眼睛望着看守所道:“听说陈玉婷逃了。”
“一个下肢瘫痪的女人能逃到哪里去?”
“安局手中掌管着神密局的秘密档案,里面是不是有她的资料呢?”
一庶难求 酸奶味布丁
安崇光摇了摇头,盯住谢忠军的双目道:“之所以会被称为秘密档案是因为有些事见不得光,说出来很可能会死人的。”
谢忠军道:“这么严重?看来这个特权也不是什么好事。”他摇晃了一下短粗的脖子:“房门锁得好好的,人居然不见了,所有监控设备都没有发现异常,怪事啊,照安局看,这个陈玉婷究竟是怎么跑的?”
安崇光道:“我从不做毫无根据的臆测。”
谢忠军道:“对了,她双下肢瘫痪,一定是有人配合,是谁呢?”小眼睛滴溜溜转了两圈:“她逃出去该不会乱说吧,如果那样对你可不利。”
安崇光把还剩大半截的香烟扔在了地上,抬脚碾灭:“清者自清。”
“哈哈哈,安局这心态真是让我佩服,还清者自清,听到陈玉婷越狱,你比我来得还快,心中肯定非常着急吧?万一她到处乱说你们的关系,想想我都替你头疼。”
安崇光微笑道:“你怎么这么确定她逃了?莫非她越狱之前还先通知了你一声?”
谢忠军道:“安局,话可不能乱说。”
安崇光道:“人我一定会找出来,如果我知道有人知情不报,就算天王老子,我特么也不会给他面子。”向来儒雅的安崇光居然当面爆粗,说完还在谢忠军的肩膀上拍了拍。
谢忠军被他突如其来的爆发给弄得发懵,等他清醒过来,安崇光已经了走。
谢忠军望着安崇光远去的汽车,气得狠狠将香烟扔在了地上,怒道:“草,牛逼什么?”
安崇光开车驶向自己的住处,将车辆直接驶入地库,回到客厅,他关上了所有的窗帘,来到酒柜前,拿出两个杯子,倒了两杯红酒,拿起两杯酒走向沙发区,向空无一人的前方道:“喝酒吗?”
没有人回应。
青楼魅宠 古惑
安崇光道:“你不用担心,在我这里绝对安全,不会有任何人发现你。”
单人沙发上出现了一个明显的凹陷,过了一会儿,一张苍白的面孔出现,就像悬空漂浮在那里一样,陈玉婷,她是陈玉婷!
陈玉婷的身体渐渐现形,她还穿着看守所的囚服,头发有些凌乱,不过表情非常平静。
安崇光将其中的一杯酒递给她。
陈玉婷接过那杯酒:“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安崇光向她的双腿看了一眼道:“想从看守所里逃离,有几种方法,空间传送,遁地都可以,但是我查过你的档案,你并不具备这两种能力,但是你会隐形。”
陈玉婷抿了口红酒,举手投足间还是能够看出年轻时候的风华。
安崇光道:“所以你利用了这一点,让狱警以为你已经凭空消失,然后在警方展开调查的时候趁机离开了牢房,又跟随我们一起大摇大摆离开了看守所。”
陈玉婷道:“原来你早就识破了我的计划。”
安崇光摇了摇头道:“我没有,我只是想到了,谢忠军车灯震碎是你的行为,你没想到他来这么快,也没把握在他眼皮底下逃走,利用这件事分散他的注意力。”
陈玉婷道:“我思来想去只能上你的车,也只有你才有能力帮我。”
“所以你才会主动揭发我,将萧长开和佟建军的死全都栽赃在我的身上,以此来吸引我的关注。”
陈玉婷喝了口红酒,躺在沙发的靠背上,有些疲惫地说道:“你不用装无辜,你和这件事的确有关系,当年萧长开被除掉的时候你有份参与。”
“那是因为他背叛了组织。”
陈玉婷道:“九九是你女儿你总该承认吧?”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