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玄幻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 線上看-第一百二十三章 美狄亞的懷疑熱推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迷途的叙事诗
“你、你什么意思?”
远坂凛的声线都颤抖了起来。
毒欢 黎沫染
这人说过他很尊敬自己的老师,然后反手就将自己的老师的棺材盖给钉死;也说过和伊莉雅的父母交情很好,很尊敬他们,紧接着马上就爆出他绑票杀人的事情……
现在他居然又说,同样很尊敬自己的父亲……难道自己的父亲也是在十年前,被眼前的这个家伙给干掉的?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啦,你别想太多了……”
魔术师倒是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继续开玩笑,而是正色的解释了起来,毕竟他也没有准备背上这个黑锅,要是真的让远坂凛产生了什么误会,可就相当不妙了——
“这个可不是我的锅,你父亲其实是被言峰绮礼干掉的……嗯,还有他的从者也算是同谋……”
“……”
“……”
“……这、这样吗?你没骗我?”
死死的盯着他的黑发双马尾少女,仔细确认了一下,觉得对方应该是没有说谎,这才稍微松了口气,觉得心里稍安。
但是紧接着,她才反应过来自己听到了什么,顿时眼睛瞪得大大的:“慢、慢着!你刚刚说什么,是谁杀了我父亲?”
“就是言峰绮礼啊,你父亲的弟子。”
夏冉好心的再次给出答案,这个就是事实,不管问上多少次都是言峰绮礼做的。
“怎、怎么会,为什么……”远坂凛失魂落魄,她对于言峰绮礼的印象不算太好,但是却也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出,那个仿佛完全由钢铁和石块构成的男人,会背叛自己的父亲。
压根就没有理由的啊。
“大概是因为偷税吧……”
这个时候,夏冉似乎很有见解的连连点头,顺便非常好心的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或者说是剧透。
麻婆就是个扭曲的家伙,他天生有人格缺陷,无法对人们所说的美丽事物感到美丽,反而是对很多人说丑陋的事物难以忘怀。他无法感受到正常人的感情,只能够通过扭曲的方式来感受幸福。
譬如说他渴望看到自己妻子的痛苦,妻子的痛苦就是他的幸福;又譬如说在自己的父亲死亡的时候,他也确切的感受到了愉悦,所以才会被吉尔伽美什诱惑,开始接受自己的本质。
因父亲的死亡而回忆起了妻子死亡时的感情,于是他开始追求“愉悦”,想要感受更多的感情,享受亲人爱人痛苦死亡带给他的快乐。
只是在那个时候,言峰绮礼的亲近之人的候选就不是太多了,妻子自杀了,女儿不在身边,老父亲也已经死了……基本上可以说,唯一也在冬木市的就只有西园寺……远坂时臣一个人。
所以他自然就选择联同吉尔伽美什背叛师父,将远坂时臣杀害。
“偷、偷税?”
远坂凛一脸茫然,不知道怎么的又扯到了这件事上来。
等等,貌似在以前,远坂家的资产还是有很多的,父亲也放心的将其中的很大一部分交给自己的得意弟子言峰绮礼帮忙打理……该不会是那个神父在其中悄悄做了手脚,想要偷税漏税,侵吞远坂家的财产。
最终被自己的父亲发现,于是那个神父就恶向胆边生,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自己父亲干掉了,杀人灭口?
胡思乱想的远坂凛不禁有些茫然,总觉得这个推论似乎不太对,况且事情到现在都已经过去足足十年了,不管是她的父亲,还是言峰绮礼,都在十年前就已经死去了。
就算是现在知道了当初的真相,她也很难再有什么想法了,而且真凶也早就已经死了。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还能够怎么做呢?总不可能将言峰绮礼复活出来再杀一次吧?
夏冉很满意的看到少女被自己带歪了节奏,正在一脸懵然的陷入纠结之中,他转头看向了伊莉雅:“怎么样,有决定了吗?”
或许按照正常来说,能够复活一个人都算是赚的,然而情感却并非单纯的加减法,没有办法计算,牵涉到更为复杂的各种因素……所以说,要是伊莉雅放弃了这个想法,其实也不出奇。
不是说能够复活一个就是一个,一定要这么选择。
有些时候,要是不能够两全的话,或许还真的不如一个都不选……夏冉之所以专门解释清楚,就是为了让伊莉雅明白,不是让她来选择复活谁,这样子就不会有什么不必要的心理负担了。
选择父亲,就等于放弃了母亲,反之亦然。
要是不解释清楚的话,这只萝莉一定会觉得无论怎么样,都等于是自己亲手抹杀了双亲的其中一个的吧?
“……”
“……”
银发的大萝莉勉强的抬起头来,向他露出了一个苦涩的笑容,低声的说道:“谢谢,我决定了……我要复活妈妈,拜托了。”
这么说着,她轻轻的挣脱阿尔托莉雅的手臂,然后从沙发上站起身来,非常郑重的对着对面的魔术师鞠了一躬。
“不用,其实说起来,我和爱丽丝菲尔也算是认识的,帮你一把也是应该,毕竟我也很尊……嗯,我是说我很欣赏她,就算是你不说,我也会这么做的……”
夏冉站起身来摸了摸萝莉的脑袋,感受着那种柔滑的手感,很是谦虚的说道。
只是在说到一半的时候,他又临时想到什么,于是微微停顿了一下,不着痕迹的又换了个说法。
二流特工记 双人鱼头
因为连续说了好几次,他总感觉这个说法有些不太吉利,所以遵从自己的直感指引果断停止,免得这个梗被自己玩多了,变成像是“道友请留步”一样的因果律言灵……
——这不是没有可能的,即使是对于现在的他而言。
虽然说,境界的突破并不是结束,而仅仅是一个开始,意味着本来卡着进化之路的瓶颈桎梏被突破,本来似乎已经走无可走的道路,再次不断的延伸了下去。
所以夏冉并不是说一下子就提升了原有的等级,而是本来的等级上限再度开放。本来是100级的限制,他自身也是100级,所以升无可升。但是现在开放新的等级上限,到了200级甚至更高的等级上限。
意味着他能够继续升级,能够继续提升,可以轻易的增加自身的能力值,而不再是无法寸进……
因此现在的夏冉,每时每刻都处于一种特别奇妙的升变状态之中,自身的能量正在像吹气球一般,在永动机化的肉体与灵魂的无限动力推动之下,迎来永无止境的升华。
对外是进军高维领域,置身于不同法则却显现在物理宇宙之中的高次元生命体。
对内则是利用自身那独一无二的性质,形成完全封闭的内宇宙,进行将自身化作独立异界的内向创造,最终化作既是天空也是人体大小的宇宙本身。
这个过程会非常漫长,不过就目前来说,夏冉体内已经永久性的展开了一个规则迥异之“异界”——
那就是被「地心说·天动领域」重塑的新神代,公元5世纪的特异点或者说异闻带。
魔术师将这条世界线从量子记录固定带中筛选出来,剪定事象,置入自身内侧永久性的重新展开,化作了独立异界。
尽管规模并不大,只有人类的「世界」以及天动领域塑造出来的九大天层,在地球上模拟出了地心说的宇宙观……不过这也是很正常的,毕竟他目前的力量也的确正好对应太阳系级别的创造。
除此之外,内宇宙之中目前就只有很多的小型空间和半位面,还没有成长起来,一片死寂与荒凉,没有任何的生机。
不过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这并不是终点,仅仅只是一个开始,之后还会不断的衍化和壮大……也正是因为如此,他的全新“力量”目前还在不断的膨胀之中,速度并没有怎么随着积累而放缓下来。
这也造就了他对于自身的状态,依旧没有一个确切的把握的问题,毕竟没有等他来得及熟悉当前的能力,可能自身的力量与规模就又已经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夏冉目前已经确切的化作一个行走的“特异点”,期望的法则、世界于自身内侧永久性展开的存在,即使只是一个开始,只有一个雏形,也是非常可怕,轻而易举的达到万能的境界。
虽然不像是迦勒底等人疲于奔命,竭尽全力想要排除掉的威胁,只要存在着就能够使得时空不稳定,影响过去的历史和时间线那样——
只要不与其接触,夏冉这个“特异点”就不会影响到他人与外界,但是反过来也就意味着,只要发生了接触,那么外界和他人就很有可能会被这个“特异点”影响到。
具体来说,是异次元的法则很有可能与这个宇宙的法则中和,又或者互相冲突、发生扭曲,从而引起某些稀奇古怪的现象……主要是各种各样的「怪异」和「异常」的现象——
他的存在就好像是放大器一样,会将某些事象非常识的一面放大出来。
嗯,就目前的情况简单来说,就是一个梗让他玩多了,一个搞不好,那个梗都可能会出现模因化的趋势与迹象……
这就是这个仅次于神魔的境界的可怕之处,所以在夏冉的状态完全平稳下来,彻底掌握这一个全新阶段的力量之前,他还是觉得不能够太过放肆了,自己要收敛一些,不能够玩过头。
“现在就去大圣杯那里吧,爱丽丝菲尔的情报就是被保管在那里……”
因为伊莉雅没有反抗,所以魔术师也没有收回手掌,他一边揉着这只大萝莉的脑袋,一边回忆着自己所掌握的信息。
“只不过现在的她既是爱丽丝菲尔,也是安哥拉·曼纽,就像是那只不死不活的猫那样,所以想要重现真正的爱丽丝菲尔的话,就得有技术的揭开盒子来看一看了。”
“安、安哥拉·曼纽?”伊莉雅一直都在竖起耳朵,仔细倾听,毕竟事关自己母亲的复活问题。
所以这一瞬间,她立刻就紧张了起来。
“就是第三次圣杯战争遗留下来的历史问题,你作为爱因兹贝伦家的人造人出身,也应该知道这么一回事……那个Avenger战败,其灵魂被圣杯吸收。”
魔术师平静的解释起来:“他的灵魂的存在是绝对的恶,圣杯的无色之力受到污染,冬木的圣杯自此成为了恶性力量的旋涡……圣杯内蕴藏的都是黑泥,就是被污染了的无色魔力。”
在一旁的阿尔托莉雅似乎也因此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她皱着眉头补充了起来:
“的确如此,虽然被污染之后,圣杯实现胜利者的愿望这一机能并无改变,但是实现愿望的方式被扭曲了,往往只以会带来破坏和灾难的形式得到实现。”
“……”
“……”
伊莉雅的小脸再次变得一片煞白。
她突然反应过来,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也就是说,就算是圣杯战争正常的进行下去,自己其实也绝对不可能实现愿望?或者应该说,不管是谁笑到最后,都不可能如愿以偿?
这未免太悲哀了一点……也太残酷了。
这么说来的话,貌似自己还是因祸得福?
“基本上就是这样,因为安哥拉·曼纽或者说圣杯里的黑泥,本身是虚无的,已经没有了安哥拉·曼纽原本的人格,是没有方向性的魔力,所以只有披上他人的外壳才能够获得姿态与人格。”
夏冉点点头,表示认同:“所以也就是说,你妈妈的人格情报就是以这样的状态被保管在大圣杯之中,既是爱丽丝菲尔,也是安哥拉·曼纽……”
想要让她重现很简单,不过剥离的话会有些困难。
银发萝莉眼巴巴的看着魔术师。
“放心吧,说了会帮你,我不会食言的……而且之前我可没骗你,就算你不说,我也会这么做的。”夏冉再次笑了笑,若有所指的这么说道,顺便看了一眼边上的阿尔托莉雅。
亚瑟王却是装作没有看到他的眼色,若无其事的移开了视线。
她的确是这么想的,这段时间研读的魔术典籍也都是与这方面有关的方向,她想要依靠自己作为「神灵·伦戈米尼亚德」的那一面的位格和力量,看看自己能不能做到这样的事情。
要是可以做到的话,她就会重拾十年前的那个誓言,以自己的剑拯救并且保护爱丽丝菲尔。
当然,要是做不到的话,她也绝对不会勉强,一定会向自己的御主提出请求就是了。
“现在就过去吧,正好美狄亚和樱都还在下面的溶洞里……”魔术师收回视线,轻轻的打了个响指。
下一刻,四周的空间置换,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回过神来就发现自己等人从光亮温暖的客厅之中,来到一个光线昏暗,温度有些阴冷的地下溶洞之中了。
“就是这里了……诶?”
夏冉的脸上稍微出现一丝古怪的神色,他发现自己的前方出现了两个人的身影。
两个紫色长发的美少女。
其中一个正是自己的妹妹,拥有出众相貌的美少女,留着过膝的紫色长发,头的左边系着红色丝带……间桐樱。
而另外一个也是一头紫色的长发,扎成了长长的单马尾,同样是他非常熟悉的一个人,只是……看上去十分单纯,宛若是纯洁无暇的百合花一般,而且年龄非常幼小。
“美狄亚小姐?晚上好啊,话说你怎么会在这里?”
夏冉举起手来打了个招呼,同时有些疑惑的看向四周。
在现在的这个纯真无邪、惹人怜爱的少女身上,还看不到“科尔基斯魔女”的征兆。
因为……
美狄亚小姐14岁。
没错,现在出现在他面前的分明就是美狄亚〔Lily〕,以被称作“魔女”前的少女时期的形象被召唤而来……之前在fgo的世界线里已经遇到过,他自然不感到陌生。
所以,现在的情况就是美狄亚召唤了美狄亚?那个神代魔女启动了违规召唤,而且这一次召唤出了不同时期的自己?
魔术师对此稍稍有些疑惑,因为现在的圣杯战争已经不需要再使用违规召唤了,自己也和美狄亚说过了这件事……她为什么还是要这么做?意义又何在?
“Master,晚上好……”纯真无邪的紫发少女看向他,眸子里闪过一抹狡黠,她用眼神向一旁想要说什么的樱示意了一下,“怎么了,我为什么不能够在这里?Master是不喜欢看到我吗?”
“怎么会……”夏冉哑然失笑,连连摆手,“只是觉得有些奇怪而已……”
“那就是喜欢看到我了?”美狄亚小小姐眨了眨眼睛。
“诶?也不是……”夏冉觉得这种对话有些怪异,干笑着想要解释一下,或者敷衍过去。
“不是?那就是不喜欢?”小小魔女却没有给他任何的余地和时间,步步紧逼的问道。
“没有没有,很喜欢很喜欢……”魔术师敏锐的觉得不太对,他看了看边上的脸色古怪的樱。
“这样啊……”美狄亚小小姐却是有些忧愁的叹了口气,貌似依旧开心不起来,那模样真的是我见犹怜,“果然是只喜欢这个样子的吗,Master?”
“……”
“……”
“美狄亚?”
夏冉扯了扯嘴角,想起了第三魔法那类似于七十二变一般的附带能力。
“嗯,是我,Master……”小小魔女一脸平静的回答道,同时用一种古怪的目光看着他,“你果然是只喜欢这么小的,难怪之前一直都不来找我……”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