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言情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 愛下-第九百二十四章   一人敵八滅苯教推薦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唐朝第一道士
钟文看着眼前的这位武道之境苯教僧人。
虽说。
钟文并不知道他的境界到底有多高,或者并不知道他有多强。
但从那僧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内气,就可以肯定,这个僧人的境界,也是不高,但也不弱,估计在武道之境三四层的样子。
那僧人如此这般奉承的说话,到是让钟文很是想笑。
三荒没了,而如今这天荒眼皮底下,却是冒出来了一些武道之境高手,钟文随即回道:“你们苯教听说乃是上古时代就已是存在的宗门,不知道是与不是?”
“阁下所问,我却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阁下要不请入我大殿,由我苯教好生招待于阁下如何?”那僧人见钟文回话所问,眼中闪动着一些奸猾来。
钟文一听那僧人的话后,到也没所谓。
虽说。
刚才钟文到也去过那座大殿,并没有发现什么机关。
至于这僧人从那大殿中怎么出来的,钟文虽不明,但还是想进去好好探一探。
一个武道之境的僧人罢了。
当下钟文还真没有放在眼中。
随即。
钟文话也不回,直接往着那大殿内走去。
苯教的大殿,不同于唐国方面的宫殿。
这乃是有些像四方四形的大殿。
大殿且还不小。
入了大殿内后,钟文在那僧人的指引之下,到了主殿坐下。
钟文到是安然于状,但这两耳两眼,却是不停的在扫描似的扫着周边,想看看那机关到底在何处。
僧人坐于前,看着钟文,心思一直在搅动着,“听闻阁下乃是唐国的无上高手,而且,还把三荒各高手都杀了。我佛慈悲,阁下要是能平心静气,放下一切仇怨与利益,说不定成就会更高的。”
“是吗?那你觉得我该如何平心静气呢?像你们一样?禁止一切外人进入吐蕃国吗?还是像你们一样,控制着整个吐蕃国的民众思想?”钟文突然听那僧人之言,顿觉好笑。
钟文的这一席话,使得那僧人顿时哑口无言了。
如钟文所言。
这苯教的思想,不就是控制着民众的思想嘛。
再加上,这各地的土司,部落族长等人,皆是在各寺庙的统领之下活着,而民从,又活在各部落以及土司之下。
就吐蕃国的百姓,其生活的一状,一言难尽。
用猪狗不如一词来形容,都不足以表达吐蕃国民众的生活状态。
毕竟。
这吐蕃国依然乃是奴隶制社会。
从下到上,乃是一个阶层一个阶层的划分。
其等级森严,不是谁都能逾越的。
如果奴隶想要翻身,基本是没有可能的。
除非。
他命好,被某个寺庙的人看中了,然后带入其中。
如果其天赋或者怎么样都比较好的情况之下,那到是有可能能成为人上人。
可这乃是先天条件。
可吐蕃国的民众,哪有这么多的先天条件较好的。
钟文反问一席话后,就静静的看着眼前的这位僧人,耳朵却是听着周边的动静。
而就在此时。
不远处一间屋中,却是传来了声响。
听其声音,到像是机关的动静。
与此同时。
那僧人的屁股底下,也传来了阵阵响声。
其声之小,常人基本是难以听见。
要不是钟文的耳朵甚好,也说不定听不见这般微不可查的声音来。
耳朵中传来了声音,钟文自然是不可能干坐着了。
立刻,钟文就起了身。
而钟文起身的那一刻,那僧人也是紧张的站了起来,两眼紧张的看着钟文,还以为钟文要对他发难。
“即然苯教还有高手,那就都请出来吧,省得我一会还要到处对找。”钟文能到这大殿中来,就已是浪费了些许时间了。
而当下。
钟文他又听到了机关的声音。
当那僧人一听钟文之言后,这心中的紧张更是加剧不少。
而就在此时。
不远处的房间内,却是传来了脚步声。
与此同时。
也传来了一声嘶哑之声,“九首道长前来我苯教,我苯教未尽地主之宜,这是我苯教之错,还请九首道长见谅。”
随着那嘶哑之声传来后,一位如钟文所见的第一个僧人一样,无须无眉的老僧人出现在了大殿内。
其身后,更是站着与那老僧人一样的好几个僧人。
这些僧人的形像,皆是无须无眉。
当然。
也是无发的。
而且。
钟文从这几个出现在大殿内的老僧人身上,感受到了其散发出来的内气。
俠 聖
“一,二,三,四,五,六,七。”钟文心中数着这几个老僧人。
加上第一个,总计八个僧人。
个个都是武道之境的境界。
这再一次的让钟文对这苯教越发的好奇了起来了。
如此多的高手,且还是武道之境的高手。
就处在离天荒之地相隔也就几百里地之外的苯教。
而天荒之主天折,却是没有把这苯教给平了。
这不得不说这苯教的人真能够藏的。
“认识我?不过,认不认识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们都到了,这我也算是可以了却我心中的事情了。”钟文看着眼前的这八个武道之境高手,心中对这苯教的认识,也增加了一分。
“九首道长乃是唐国的无上高手,不知道我苯教可有得罪九首道长,要是有所得罪,还请九首道长原谅,我苯教定当以重礼赔罪。”那老僧人见钟文如此说话,而且还感受到了钟文的杀意,立马许下重礼赔罪之言。
赔什么罪?
这苯教有得罪过钟文?
有,也没有。
有,自然是因为当年松州之事了。
没有,也可以说如果抛却国事的话,到也真是没有了。
而此次。
钟文前来吐蕃,自然是不会因为什么重礼不重礼了,而是要给唐国平掉一些潜在的威胁。
同时,也给自己女儿平掉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和危险来。
“你们也不用给我赔什么重礼不重礼,我的要求只有一个,即然三荒已是不在,那这三荒的职责,我九首却是要执行的。而你们苯教有着如此多的武道之境高手,所以,你们要么自废,要么死。”钟文冷冷的回了一句。
而当钟文的话一落后。
这苯教的八个僧人,纷纷往后退了一步。
如此一句自废或者死的话都说出来了,可见他们对钟文此次来吐蕃入苯教之行,必然是来灭教的。
“我苯教并未得罪于九首道长,也从未与唐国为敌,九首道长又何必咄咄逼人呢?”那老僧人知道,钟文这个无上高手突然至他们苯教,本就事事难料。
可谁也没料到。
钟文此次前来,是要来灭教的。
好不容易活了这么多年,又好不容易突破到了他们的这个境界。
谁又想死呢?
自废?
那更是不可能的了。
自废那比死了还难受,还痛苦。
“是吗?我九首有咄咄逼人了吗?好吧,那就当我九首咄咄逼人吧,此次我来吐蕃国,就是来灭了你苯教的,从今往后,吐蕃国不允许存在先天之境以上的高手,如发现一例,就灭一例。”钟文听着那老僧人的话,根本不以为意的说道。
钟文话一说完后。
随即又补充道:“给你们三十息时间,要么自废,要么死。如果三十息时间一到,到时候,可就不要怪我九首亲自动手了。”
此言一出。
那苯教的八人,这脸上的怒色,开始上升。
虽说。
他们并不知道,眼前的这个传闻当中的无上高手到底有多厉害。
但在他们的心中。
依然还是想试上一试。
有道是。
都打到门上来了,要是不拼命反抗一下,那是不可能的。
否则的话,这吐蕃国的百姓听闻这事后,那不得要笑话死他们了吗?
“布阵。”老僧人在钟文的话一说完后,紧张的大喊了一声。
一声布阵之后。
八人各站其位,以八卦图模样的阵法,围着钟文,手里各自拿着各不一样的兵器出来。
钟文此时被围在大殿中央,看着八人的阵法,心中到是升起了一丝的好奇之心。
阵法。
也俗称合击之术。
而且。
八人的合击之术,有些像唐国的八卦阵法。
八卦阵法出现在这吐蕃国的苯教当中,而且从形态上看去,更是有着诸多的改变,比之原来的阵法还更为强大。
或许是因为施展八卦阵法的人员乃是武道之境高手吧,这才给了钟文一个强大的感受来。
“哈哈,好一个苯教,好一个八卦阵,我九首到是想要领教一下苯教的能耐,来吧。”钟文看着八人,哈哈大笑后,手中的陨铁宝剑,也随之出了鞘了。
老僧人他们七人。
一开始原本是不打算出来的。
而当钟文入了这大殿后,他们这才决定要出来会上一会钟文。
而当下。
钟文又被他们合围了。
原本的恐惧感,在这一刻,八人心中顿时有所下降。
“你是第一个敢到我苯教来找麻烦的,不知你可曾知道,上上任的天荒之主,也曾到我过苯教,也入了我苯教的这座大殿,可最终,尸骨无存,哈哈哈哈。”老僧人心下觉得像是已是有了定数一样,一边转着圈似的,一边向着钟文说话,说到最后,还哈哈大笑几声。
钟文闻话后,心中稍稍紧了紧道:“是吗?上上任的天荒之主也只不过是一个武道之境七层颠峰之境,你们觉得,仅凭这合击之术,就能困得住我?或许这大殿中,还有什么机关,可你们觉得,凭合击之术再加这机关,就能困得住我,看来,你们太小看我九首了。即然你们如此小看于我,那就吃我一剑吧。”
钟文话一落。
这体内的内气,顿时就涌了出去,往着其中三位境界稍低者盖去。
“砰砰砰”
三声过后。
那三位境界稍低的武道之境高手,直接就被钟文强大的内气给轰飞而去,撞倒在大殿内的墙壁之上。
与此同时,钟文手中的陨铁宝剑,也随之往着一位武道之境六层的僧人刺去。
“扑”的一声。
那武道之境六层的僧人,根本来不及,就已是被钟文的那一剑刺了个透心凉。
转瞬之间。
八卦阵中的其四,就已是破去。
这让那老僧人还以为自己一方稳胜。
可这一转眼之间,他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蠢。
同样。
另外三人也被这转瞬之间的变化,给惊得慌了神。
可就在他们慌神之间。
一股庞大的内气,开始袭向他们。
“苯教完了,苯教完了,吐蕃国完了,完了!”老僧人突然被一股庞大的内气给覆盖,连动弹一丝的可能都做不到。
在这一刻。
他已是明白了,无上高手想要灭武道之境的高手,那真是简单之极。
就连他和另外三个武道之境七层的高手,都在这转瞬之间,就被一股庞大的内气给控制住了。
而其所留的后招,甚至连使用的机会都没有。
“即然动了手,那我九首就不会让你们活命,不过,你,我到是会让你活着,让你好好看看,你苯教是如何被灭的。”钟文见自己得了手,立马纵身而起,伸着手掌,往着另外三人轰去。
“砰砰砰”
“砰砰砰”
瞬间之后。
除了那老僧人之外,其余七人,皆被钟文一掌毙了命,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武道之境三四层的,到这武道之境七层的。
一掌都能被钟文给毙了命。
可见钟文此时的身手,足以盖过这武道之境了。
如此简单,如此迅捷。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全部看在老僧人的眼中。
后悔,悔悟,痛苦,悲伤。
所有的负面情绪,在这一刻,全部涌上了他的心头。
“放过我苯教的弟子,求你放过他们。”老僧人知道,他们八人完了,那苯教就完了,一切都完了。
所以,只能请求钟文能放过苯教其他的人员。
可是。
钟文会放过吗?
答案是否定的。
而此时,钟文随手就是一掌,往着老僧人的下腹轰去。
瞬间,老僧人瘫坐在地,一看就知道他已是被钟文给废了。
七勇者 永远的夏风
随即。
钟文纵身往着这位老僧人出来的房间内奔去。
过了许久后。
钟文这才从那间房间内走了出来。
老僧人无神的瘫坐在地上,看到钟文手中拿着的东西后,这无神的眼神之中,开始全部变成了怨恨。
他恨钟文,也恨唐国。
因为。
钟文手中的东西,乃是苯教最为神圣的东西。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