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浮雲列車討論-第六百二十一章 無價之寶

浮雲列車
小說推薦浮雲列車浮云列车
口袋砸在桌子上,发出悦耳动听的金属碰撞声。但回形针佣兵的团长不再碰它一下,他举起酒杯,像个真正的醉鬼一样开怀大笑。“金子算什么?”巴尔萨扎说,“诚意难以用钱财衡量,我亲爱的新朋友。”
这话其实有道理。大多数冒险者会为金钱反目成仇、阴谋背叛,但这类常见问题很少发生在回形针佣兵团身上。他们背后有一家商人公会,跟脚在封闭的雾精灵王国法夫坦纳,传闻商人在那里卖什么都是暴利……消息不知真假,但事实很明显。尤利尔打量着房梁上的魔法灯,据说圣卡洛斯贵族愿意拿魔药换它们。不需要多敏感,客人也能看出这些佣兵不缺钱。
好在他没只带钱来。情报和『灵视』使得谈判无往不利,尤利尔总算有点身为外交部成员的感觉了。
回形针的佣兵团长巴尔萨扎人如其名,喜爱饮酒,据说他祖上传承有矮人血脉。这其实不算特色。绝大多数冒险者都喝酒,少数人偏爱成瘾性烟草和炼金造物——佣兵从不操心健康,只担心没人听他吹牛。因此酒吧里总是人满为患、烟雾缭绕。巴尔萨扎有别于大部分冒险者的特色是,他走到哪儿,哪儿就会有合适的场合。等回形针佣兵离开,元素使就把房子卖给当地人。一般是凡人。
这是回形针佣兵的第二个特点。尤利尔心想。或者说,是优点。神秘生物以超凡为自豪,绝不愿意自降身价与凡人为伍。尤其是成规模的大型冒险者团队,他们大概也算神秘组织,因此行方设法效行神秘支点的举措。零散的冒险者才会和凡人打交道。但这是针对平民而言,如果交涉对象是有头有脸的贵族老爷,冒险者就得夹起尾巴,装出一副好模样来。提起这些人时,巴尔萨扎嘲笑他们是屋顶上的风信标。
“我们是战争佣兵,不是街头流氓。每次雇主要我们击溃敌人、守卫城镇时,难道我们非得要求对付神秘生物吗?诸神在上,敌人往往没得挑。”
巴尔萨扎边说边和尤利尔签订雇佣协议,接下来学徒为他们挑选的敌人将是掌控莫尼安托罗斯的盖亚教会。但他们坦然自若。医师克莱娅在旁清点珍珠款冬,还对约克指指点点。西塔皱起脸,目光活像见到了死神。卓尔在最边缘的桌子上切牛肉,偷听见诗人吹嘘自己在苍之森的光荣事迹,露出古怪的微笑。他多半是在等沙特说完,然后才开口揭穿。他们被酒杯、烟雾、音乐、火光和欢笑簇拥。
正事了结,巴尔萨扎开始谈起他的兄弟们和宝石商会。“你该直接把珍珠送到我这儿。”佣兵头子挺惋惜,“我敢说,莫尼安托罗斯一半的珠宝商人都不识货,尤其是海产宝石。他们一边用最外行不过的经验估值,一边慌慌张张地向同行打听市价,然后把玻璃当成海水水晶珍藏。”
这家伙又举起手,尤利尔只好和他碰杯。他这辈子喝过的酒都没有这一个月多。梦境和现实都如此。幸好巴尔萨扎不是“胜利者”维隆卡,不然学徒说什么也得换饮料。“那这样看来,真品反而会遭到贱卖。”他说,“连加里齐奥都比他们更识货。”
“‘海盗’只认识海产宝石,此外他恐怕连石头和玛瑙都分辨不来。”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或许也有例外。”尤利尔拿出一枚银光闪闪的徽章,它只有两个指节大小,背面光滑,正面以彩色宝石雕刻着荆棘环、十字图与七颗星辰,连外行人也看得出其技艺高妙,精巧绝伦。“它价值几何,先生?”
巴尔萨扎没接过徽章,只低头瞄了一眼。“这是那什么……圣骑士?不对,银歌骑士团,是他们没错——银歌骑士的徽章?手艺挺不错。可惜我没见过真品。只有那些著名骑士的家族可能保存真品,但他们才不会把宝贝拿来卖呢!才不会。”他放下酒杯,眯起眼睛仔细审视。“宝石似乎是真的,花纹的位置也安排的挺漂亮。打造它的匠人一定是个银歌骑士的狂热粉丝。克莱娅?拿点醒酒的东西来。”
霸宠
女医师挑了两样魔法植物丢进杯子里,酒液泛起一阵气泡。这间酒吧的酒专门提供给神秘生物,尤利尔只在布鲁姆诺特见过。但没什么奇怪的,阿比金币无所不能。
巴尔萨扎灌下一整杯红酒,打了个响亮的嗝,喷出一股药香。这下他完全清醒了。尤利尔看着佣兵头子从胸前的口袋里掏出一支巴掌大小的放大镜,小心地拾起徽章。“十字在中央?如果这是真品,它应该属于圣堂骑士。”
学徒不动声色。“你指的是圣骑士吗,大人?”
“不。银歌骑士团有许多传说,最可靠的传闻是他们与审判机关合并,成为神圣光辉议会的组成。先民时期,骑士军团制度是从奥雷尼亚帝国发源的,南边的阿兰沃效仿他们,以取缔国内猖獗的结社组织。”他用放大镜的握柄敲敲桌子,“因此,如今诺克斯出名的骑士组织其实都来源于奥雷尼亚。而人类的神秘骑士几乎都与银歌骑士团有关,连寂静学派的十字骑士也一样。想不到吧?教会的十字骑士也曾是银歌骑士团的分支。噢,别以为我信口开河!研究银歌骑士和‘胜利者’的学者有很多,但少数人才真正了解其中的秘密。法夫坦纳正是其中之一。”
“确实很让人意外。”
“我看你一点都没。”巴尔萨扎摇摇头,“别怀疑,事实上,银歌骑士的徽章的确不完全相同。我想你们高塔中肯定也有记载。”
『岂止记载?克洛伊塔保存着‘胜利者’曾佩戴过的骑士徽章』指环洋洋得意地写道。
“这枚徽章和你们的收藏不同,是不是?”亮闪闪的银饰在他指尖反光。佣兵头子从口袋里翻出新的工具,尤利尔说不出那是什么。
『十字图案』真的存在差异。『‘胜利者’的徽章上,三神地位同等。这是圣堂骑士的徽章』水银圣堂的神秘骑士……
“就是这样。”巴尔萨扎将一点紫色粉末洒在徽章上,“瞧。不管它的来历怎样,这玩意的材质绝对是真货……货真价实的宝石和名贵金属。瞧。”他凑到近前,学徒只能瞧见他的后脑勺。“无与伦比的微雕。你从哪儿得到它的?‘海盗’加里齐奥可偷不到这种东西。”
“巧合,先生,只是巧合。怎么确认它的来历?有办法吗?”
“大概公会的鉴定师会有罢。但我没见过银歌骑士的徽章。”佣兵头子吹走粉末,桌子上扬起一阵烟雾。“我建议你去咨询他们。银歌骑士的徽章有重大的历史价值,远比它本身的原料和工艺更值钱。对于某些人来说,它几乎是无价之宝。想想看,一位银歌骑士的后人会为它付出多少阿比金币?”
“银歌骑士的后人应该会保存先辈的骑士徽章呀。”
“过去一千年了,尤利尔。英雄的后人并非能完全继承先辈的荣耀。很多贵族灭绝,沦为平民,神秘领域是不会在意凡人家族的存亡与否的。他们消失在一千年的时光里。诺克斯不太平,总有新的战争代替黎明之战,我说不准这是好是坏。我和我的兄弟们得靠它吃饭呢。”
尤利尔接过徽章。“还好我不用靠它吃饭。”
“你不卖,尤利尔?”
“不。”说到底,这并非是我的东西。尤利尔的手指摸过十字图案,雕刻冰凉滑腻,不见划痕。“不卖。它是某人的珍藏,无价之宝。”
佣兵头子扬起眉毛:“你认得它的主人?他把它卖给你了?”
“没有。”我代替他保管。“等我回到高塔,就把它物归原主。”
酒会没持续太久。尤利尔和他的同伴急需休息。巴尔萨扎和他讨论了丹劳夜莺的神秘度和数量,以制定对策。尤利尔警告他特多纳拉杜的危险性。这个夜莺头子没有策划过大型战争,但对巷子里的小游戏十分拿手。战争佣兵或许有办法应付熟悉的敌人,面对刺客就不一定了。
“你会觉得物有所值,朋友。”巴尔萨扎保证,“我的兄弟们是专业的。你见过奥尔丁,是吗?他是可靠的冒险者,他的同伴也一样。”
三 體 小說
尤利尔希望他的保证和他自信的程度一样。誓约之卷给出肯定的答复,然而它是根据对象的主观意识判断的。我也原以为自己能应付……说到底,是他太相信先知的预言。
在房间休息时,指环索伦来扰人清梦。『你从哪儿得到那东西的』
“见鬼,什么?”学徒困得睁不开眼睛,他连梦境都不想去。“把灯关上。”
『银歌骑士的徽章。你是从夜莺身上找到的』
“不是。”提到徽章,尤利尔一下清醒了。“好吧,也不能完全否认……他的确算是夜莺。睿智的格森先生,我可以告诉你,这东西是我从梦里拿到现实中的。”徽章和羊皮卷贴在口袋内侧。“它是把钥匙。”
『什么钥匙?』
“梦境主人公的钥匙。这是他心灵的锚点。”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