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線上看-第297章 就威脅你了展示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一切推卸到了田翰墨的身上……
田永长察觉出此事有蹊跷,他沉着脸,吩咐:“将少爷带过来!”
很快,田翰墨被人扶着过来,即便是大白天,可他却满身的酒气,整个脸通红通红,双眼紧紧的闭着,好似醉的不轻。
田永长皱着眉:“大白天喝这么多酒,快将他弄醒!”
下人颤颤巍巍的端来一碰水,朝着田翰墨扑下,原本还在沉睡中的田翰墨瞬间清醒了过来。
“卧槽!”他爆出一句粗口,待看清楚面前的人时,立即严肃了起来。
“田翰墨,你可认识此物?”
景玉宸双眼冰冷的看着他,将桌子上的纸张推出。
田翰墨转眸看去,上面的印章他认识,田家的!
“房契?”他一脸疑惑,景玉宸紧接着质问:“这可是你输出去的?”
田翰墨用力摇头:“不是我,怎么会是我?”
他拿眼觑了一下旁边的田永长:“爹,儿子岂敢将田家的房契输给别人,二皇子找错人了!”
他擦掉脸上的水渍,一脸嘲讽。
卫清秋在一旁提示说:“你不必撒谎,你爹知道你赌博输钱的事情了!”
原本田翰墨还在庆幸自己机灵,反应的够快,但这一刻,他却是双腿一软,朝着田永长跪了下去。
“爹,儿子知错,儿子不是故意的,可是他们追债追的紧,儿子害怕他们将事情闹大,打扰了爹,所以我才……才想到拿房契地契还有卖身契出去抵押的。”
他着急惶恐求饶的模样,并不像是装的,而他所说的话与刚刚卫清秋所说的也如出一辙。
倪月杉和景玉宸对视一眼,景玉宸继续质问:“所以,这卖身契和房契到底是不是你输给别人的?”
田翰墨目光极为不悦,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回应了:“我怎么知道,我输的是田家的东西,由的着二皇子来瞎操心吗?”
他的态度极其不恭,对景玉宸只有厌恶。
田永长被气的不轻:“我田家的家底,由你随意挥霍?”
他一脚揣向跪在地上的田翰墨,“今日我要打死你!”
景玉宸目光沉了沉:“田尚书,本皇子在查案,你让他先回答了再打也不迟!”
他冷冷的说完,目光扫向田翰墨,“这房契可是你输的?”
景玉宸再三确认这个问题,显然这个问题,他需要重视重视?
田翰墨皱着眉,目光落在房契上,卫清秋在一旁开口提示:“儿子你好好的想一想,想好了再回答!”
这话听上去没有任何问题,可实际呢?
田翰墨不得不重新考虑了一下,卫清秋刚刚的话是在暗示?
“我,我如何得知,我不过是随手一抓,丢给他们,如何分账,我岂会知晓。”
田永长听了田翰墨的话,气的脾气一下就上来了,他拿起桌子上的茶杯朝着田翰墨狠狠砸了过去。
“你这个逆子,你竟然,竟然将田家的家当随意的挥霍!看我,今日不打死你!”
田翰墨立即跳了起来,往旁边闪躲,才没被杯子砸中。
他抬步就跑,边跑边保证:“爹,还请你相信翰墨,翰墨先去外面待一段时间,等爹你消气了,翰墨就回来!”
“你敢,你敢出了这个门,我今日便和你断绝父子关系!”
卫清秋在旁边劝慰道:“老爷,相信翰墨并不想这样,你就消消气,他也知道错了。”
田永长对卫清秋怒吼一声:“都是你教出的好儿子,让我消气,我如何消气!”
景玉宸眉头跟着皱起,他和倪月杉来这里可不是听人在这里吵架的。
他眉头紧紧皱着:“田尚书,你儿子说不清楚,他究竟败了你们田家的哪些房契,这也等同证明,这房契未必是在他的手中流出的,而你的这位夫人,也未必无辜……”
卫清秋神色僵了僵:“可你也不能断定,是我手里流出给倪家管家的!”
“尚书夫人说的是,不能证明你有问题,可你也不能证明你没有问题,而且倪管家从不赌博,哪里来的房契呢?尚书夫人,你是选择你被抓,还是选择你儿子被抓?”
卫清秋的脸色变了变:“老爷,你帮帮妾身啊,二皇子明显是在威胁人!”
烽火 連 天
还没等田永长说话,景玉宸率先一步开口提示:“田尚书,难道你想让你儿子被抓走?”
田永长脸色铁青,回怼道:“二皇子倒不如,将那些向犬子讨债的人全部抓了,质问他们,将手中的房契都给谁了,说不定就是他们将房契给了倪管家,与我们田家没有任何关系!”
卫清秋立即跟着附和:“就是就是,明明与我们田家没有任何关系,二皇子你就是在故意为难人!”
“既然田尚书和尚书夫人都这样说了,也好,本皇子就想办法将田家少爷给抓了,然后质问质问他,他的房契都丢给谁了!”
景玉宸站了起来,看着旁边的倪月杉:“走吧,我们去抓人!”
卫清秋有些着急的看些田永长,“老爷,二皇子他,威胁人,想对翰墨不利!”
田永长沉着脸,睨了一眼卫清秋:“你想让我如何做?你若不想翰墨有事,那你就拿出证据证明翰墨无罪!”
倪月杉乖乖跟在景玉宸的身后,一起出了田府大门。
倪月杉在他身后无奈道:“田家夫人看上去很狡猾?”
“本皇子看,是心虚!”
“难不成你还真打算将田翰墨抓了?”
“为什么不可以?他是卫清秋的儿子,卫清秋若不想让他有事,那就乖乖的认罪!”
“其实皇上不追究我的责任你完全可以不追查了,你为何……”倪月杉看着景玉宸觉得有些看不懂了。
景玉宸轻笑一声,将倪月杉拥入怀中:“傻瓜,陷害过你的人,不连根拔起,岂不是给你埋了隐患?必须!将人就出来,狠狠惩治他!”
他歪着头看向倪月杉:“你说好不好?”
倪月杉微愣,然后点了点头;“……好。”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