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有請小師叔 起點-第一百四十二章 毛驢戴皇冠【大章,盟主太上布衣加更!】讀書

有請小師叔
小說推薦有請小師叔有请小师叔
吴元长老彻底傻了。
不是要让这家伙,同意镇仙宗,可以在皇城居住吗?
好不容易勾引过来了,直接让它滚……这是什么操作!
不仅是他,三眼苍穹兽也愣在原地,差点当场炸开。
它可是皇室老祖,大兖皇室的皇帝,见到都大气不敢喘,废话不敢说,这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家伙,居然让它滚,太嚣张了!
不识抬举。
“你可知道我是谁?”三只眼睛同时眯了起来。
“我不需要知道你是谁,只要你知道我是谁就行了!”苏隐淡淡道,声音虽然没有丝毫霸气,却给人一种无与伦比的自信和压迫。
“我特么管你是谁……这地方我说了算!”三眼苍穹兽炸锅。
见过拽的,没见过这么拽的!
在我的地盘附近,跟我这样说话……不知死活!
“大黑,给你三十个呼吸的时间,让它知道我是谁!”头也不转,苏隐道。
“好嘞!”轻笑一声,毛驴眼睛放光,“嗖!”的一下,跳到半空。
“一头破驴,你可知我什么修为……”
见这位让一头看起来普普通的毛驴,来对付自己,三眼苍穹兽气的眼睛发黑,正想说话,就见前者已经出现在头顶上方。
“找死!”
顾不上废话,一声冷喝,体内妖元运转,强大的妖气,如同云雾升腾而起,刹那间就笼罩了数百米的范围。
这头苍穹兽,居然是一头传承六重的强者!
难怪可以镇守皇室多年,这种实力,的确可以让大兖州的任何一个势力,都为之忌惮了。
实力施展出来,蹄爪抬起,苍穹兽正想将这头驴子劈下去,就见一个硕大无比的驴蹄,自空而落。
一瞬间,空间被锁定下来,蹄子在精神感知中,变成了一座大山,越来越大,只觉得全身被禁锢,苍穹兽想要动弹也动弹不了。
“这……”
毛发同时炸开,苍穹兽的三只瞳孔,同时缩小的和麦芒差不多,冷汗流遍全身。
这头看起来没修为的毛驴,实力竟然远超过它……
永恒?还是虚仙?
妖兽讲究血脉,正常情况下,驴只是普通动物,不可能有修为的,怎么会这样?世界上真有这样的驴?
不过,不管什么实力,已经不重要了,此刻的它被对方禁锢,想要逃,都逃不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驴蹄越来越大,越来越近……
嘭!
一声轰鸣,漫天的妖气溃散,三眼苍穹兽连句废话都没喊出来,就被一蹄子从空中砸落,狠狠落在了不远处的一处断崖上。
碎石翻滚,尘土飞扬。
挣扎着刚想爬出来,毛驴再次出现在眼前,眼神露出凝重,一连串声音,急促响起。
“侧踹、旋风踢、龙卷踢、咆哮踢、旋转踢、毛驴打滚……”
艹!
我特么这么弱,随便一蹄子都承受护不住,你居然还放大招……要不要脸!
眼前一黑,苍穹兽的身体彻底镶嵌在岩石之中,大口大口的吐血,浑身皮毛,没有一处完好。
不停抽搐,用尽全力想要站起来,再次看到毛驴出现在眼前,慎重的眼神中,粗大的蹄子,又一次呼啸而下。
那些爱殇终成过往
特么……有完没完?
“住手、住手!我错了,我知道你是谁了……”眼眶泛红,苍穹兽急忙喊了出来。
不喊,会死在这里的……
毛驴停了下来,一脸认真地看过来:“才五个呼吸,距离三十,还差很大一截呢!别喊,让我再揍一会……”
“……”苍穹兽一脸惊恐。
这说的是人话吗?
时间不够,时间够的话,我可能已经死了吧……
“别打了,我真知道你是谁了……”知道和这家伙说不清楚,急忙看向苏隐,吼了出来。
“那我是谁?”继续添火炖菜,苏隐头也不回。
“你是……”嘴角抽搐,三眼苍穹兽仔细回忆,奶奶的,好像对方没说自己是谁,也想不起来,大兖州啥时候冒出这样一位超级强者,只好咬了咬牙,道:“你是高手,超级高手……”
“大黑,继续!”苏隐摆了摆手。
“好!”毛驴又一蹄子踹了过来。
嘭!
只觉得脑袋震荡,三眼苍穹兽快要炸开,鲜血再次狂喷,蹄子的威力实在太大了,若不是故意留情,恐怕脑袋会直接爆开。
“别打了,我错了,真的错了……”又被踢了几脚,三眼苍穹兽再次喊了出来。
对于这位少年,是真的无奈了。
二话不说,直接开揍……不管它的死活,换做谁也承受不住。
“你错在哪里了?”苏隐问道。
“我……”三眼苍穹兽想哭。
“连错在哪里都不知道,一看就知道没有悔改之心……大黑,继续!”苏隐道。
“……”面皮抽搐,苍穹兽再次看到漫天的蹄影落了下来。
“我错在不应该不知道你是谁,我真的错了,呜呜呜……”咳了几口血,苍穹兽声音带着哭腔。
“那我是谁?”苏隐问道。
“你是……”苍穹兽哆嗦,有些抓狂。
我也想知道你是谁,可你没说啊……
它尽管是皇室老祖,消息却很闭塞的,再加上一直在山上不出来,根本没听过,这位才出山六天的小师叔。
“看,不知道吧,一看就知道不重视我……大黑,继续!”苏隐接着道。
“……”苍穹兽绝望。
“小师叔……不会把它打死?”吴元长老满是担忧的看过来。
别人驯兽,不都是给好吃的,各种讨好吗?怎么到了师叔这边,画风变了?
这头可是皇室老祖,能够驯服,收益极大,一旦打死……镇仙宗必然会成为大兖皇室的敌人,出现不可调和的矛盾。
“放心吧!大黑有分寸的,想死哪有那么容易……”苏隐笑道。
对付这种骄傲的动物,就要像女朋友对付你一样,先将尊严扔在地上摩擦,然后再用无理取闹的方式,磨灭内心的傲骨、傲气……
待最后一点尊严都磨掉,自然就听话了。
“对了,你可以悄悄告诉它,我的真正身份,这样,会对你产生好感……”苏隐道。
“好吧……”点点头,吴元长老看了一眼已经没有兽样的皇室老祖,只好传音过去。
五分钟后,一身瘫软的三眼苍穹兽,趴在苏隐面前,说不出的乖巧。
不乖不行啊!
异能崛起 海漫天云
对方二话不说,就让毛驴狠命揍,一看就知道是个狠人……不乖会死兽的!
“我不知前辈是镇仙宗小师叔,多有冒犯,还望海涵……”
重生千金大翻身
“没什么,我大人有大量,吃肉吧!”
点点头,苏隐手腕一抖,锅内炖好的龙肉,以及土豆立刻向对方飞了过去。
不知对方什么意思,三眼苍穹兽迟疑了一下,实在抵抗不住香味,张口就吞了下去。
肉和土豆入口即化,一股浓厚的圣元真意在体内爆开,如同吃了仙丹一般,刚刚受的伤,立刻肉眼可见的恢复。
“这、这……”苍穹兽三只眼睛同时瞪圆。
做为皇室老祖,几千年来,各种美食、珍贵药物,享受了不知多少,八品丹药都吃过……可在这锅肉面前,什么都算不上。
垃圾的不能在垃圾!
让人神魂颠倒的美味在味蕾上炸开,不停刺激着魂魄,仿佛一瞬间飞入云端,全身上下都充满了舒爽,不愿意醒来。
不仅如此,一道道浓郁的圣元真意,从肉和土豆内流淌出来,沿着经脉,流经全身。
当年和大兖皇室的先祖,南征北战,留下了不少暗伤,时间过于久远,正常情况,再厉害的药物,都无法滋补,但刚刚被毛驴乱踢一顿,旧伤变成新伤,再加上这种特殊力量滋养,居然快速恢复起来。
也就是说……毛驴刚才的殴打,非但不是置它死地,还为了疗伤打基础!
暗伤就好像是隐藏很深的密探,只有大破坏,才能将其拔出,才能更好的治疗,彻底消除。
“他是好意……”
心中的愤恨和怨气,彻底消除,露出感激之色:“难怪让那个呆头呆脑的长老,悄悄告诉我自己是谁……”
看它表情变化,苏隐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这才松了口气。
驯兽,要根据妖兽的脾气秉性来设定方法,有些,只要给了好吃的东西就能听话,也有些,付出再多,对方也不在意……
这家伙,做为皇室老祖,好东西吃的不知多少,可以说享尽了人间的富贵,单纯给吃的,哪怕再香,想要让其彻底折服,也不可能!
只能用其他办法!
不顾一切的殴打,让其尊严扫地,然后再给点吃的,顺便将暗伤消除……反客为主驯兽法,加上大棒加蜜枣,果然立刻奏效。
不然,短时间内想要驯服成功,门都没有。
“这个、这个小师叔,我能不能喝点汤?”一侧的吴元长老有点想哭了。
眼前这锅肉实在太香了,就算他是宗师境强者,都有些按耐不住。
苏隐倒了一碗递过去,自己也顺便吃了一些,给驴子也分了一份。
不得不说,龙肉的确很香,比之前烤的红烧翅膀,味道都要好上许多。
喝了一碗汤,吴元再按耐不住,修为突破桎梏,达到了宗师二重!
紧接着吃了大量的土豆炖龙腩的苍穹兽,身上的气息,同样汇聚起来,寿山下方的灵脉剧烈晃动,无数灵气狂涌而至!
轰!
暗伤尽复的情况下,这家伙,竟然和吴元一样,突破了当前的桎梏,达到了传承七重!
传承境高阶,这种实力,就算在整个大兖州,都绝对算上真正顶尖了!
“多谢小师叔……”
再忍不住,趴倒在地,苍穹兽心悦诚服:“我愿意臣服,做你的兽宠……”
苏隐摇了摇头:“兽宠就不用了,以后听话即可!”
皇室的老祖,被收成宠物的话,有些不太合适……还是算了,再说,家里已经多了一个吃白饭的了(某傻雕哭嘤嘤,我真的有点用……),多要一个,用处不大。
苍穹兽连连点头,露出失落之色。
以前,别人想要驯服它,宁死都不会同意,现在想要臣服,却不被允许……想想都觉得尴尬。
“镇仙宗的弟子,想要进入大盐城居住,但皇室不同意,麻烦你去说一下!”
苏隐说明了来意。
还以为什么事,听到是和这个,苍穹兽正想飞过去,教训皇帝一顿,想起什么眼睛不由一亮:“小师叔如果不嫌弃的话,镇仙宗的弟子,可以住在我寿山上……”
“你这里有地方住?”
“皇室给我修建了庄园和宫殿,就我一兽,根本住不过来,如果你们能来,自然会热闹不少……”苍穹兽笑道。
“过去看看……”苏隐点头。
这里极其幽静,灵气也充足,真能居住的话,的确比城内要好得多。
两人两兽,笔直向山上飞去,片刻后来到山顶,果然看到连绵起伏的宫殿,和一个巨大的庄园。
皇室不知花费了多少人力物力,将这里打造的极为奢华。
“大兖皇室的建国皇帝白展风,是我的主人,就葬在这个寿山上,这算是皇室的祖地和禁地了!”
苍穹兽边走边解释。
“那……我们住在这,会不会很打扰?”苏隐一愣。
“正常情况下,这里除了皇室嫡传血脉,任何人都没资格进入的,但……这里谁能进,谁不能进,我说了算,只要我同意,白占青敢说废话,立刻打得他满地找牙!”
苍穹兽目光一闪。
这个傻缺后辈,不让镇仙宗高手入城,结果让小师叔,找到了这里,刚才被揍的怨气,此刻全部加到了对方身上。
“不过……”
苍穹兽迟疑了一下,接着道:“主人在这留下过封禁,我是可以同意外人进入,但数量太多的话,还是挺麻烦,可能需要我的精血,而且坚持的时间不长……”
“封禁不能破除?”苏隐皱眉。
到处都是封禁的话,他可以不在乎,但对很多弟子来说,的确有些不太友好。
苍穹兽想了想道:“主人生前擅长下棋,曾留下一个棋局,谁能破开,不仅能解开封印,还能掌控他的最强法宝,也就是大兖皇室的皇冠,有资格成为大兖皇室的帝王……不过数千年来,皇室内无数高手,都没成功,难度之高,难以想象,小师叔……可会下棋?”
“学过半年!”苏隐道。
传授他棋艺的残魂叫黄龙天,很认真的跟对方学习过半年,看过很多名局,背过不少棋谱,几乎每天都要手谈一局,从刚开始的被虐,到最后,连续虐了对方多次,才算通过考核。
“半年?”苍穹兽苦笑着摇头。
棋艺,都是从小开始学习,二十岁左右,达到巅峰,没有十数年的苦学,想要拥有一定境界,门都没有。
半年……最多入门罢了!
入门级的棋术,挑战数千年来都没人破解的棋局?这不是做梦嘛……
“带我看看,能破开最好,破不开,也无所谓!”苏隐道。
棋,只和黄龙天下过,从未和其他人有过接触,具体棋力如何,并不确定,不过,其他技艺不弱,这个学了半年之久的东西,应该也很强才是。
苍穹兽不再多说,当先向前走去,很快来到庄园的中间,是个不大的凉亭,中间摆放了着一盘未完成的棋局。
苏隐走上前来。
是个残局,黑白两子拼命厮杀,黑子被白子包围的水泄不通,前有埋伏,后有追兵,看样子随时都会全军覆没。
“这……”看了一眼,苏隐满是疑惑。
“是很难吧!这棋局,是主人在一处遗迹得到的,殚精竭虑的思考了三个月,都没找出结果,最终呕血三升,真元动荡,不久便死了……”
苍穹兽摇头:“按照正常情况,传承境强者,寿命接近千年,才三百来岁就死亡,可以说和这个棋局,有莫大关系!”
“三个月?”
苏隐有些不敢相信。
“是啊!”苍穹兽苦笑:“几千年来,皇室不少人同样困死其中,小师叔如果觉得太难,就别解了,毕竟许多研究棋术上百年的人,都无法成功……”
苏隐满是奇怪的看过来:“你确定没拿错棋局?”
不知他这话何意,苍穹兽点了点巨大的头颅。
“实话跟你说吧,这局棋,我觉得有些太简单了,我解的话,大概需要思考……两个呼吸!”
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苏隐道。
苍穹兽面皮一抖,露出不敢相信:“这个……不能开玩笑!”
“这有什么开玩笑的?我现在就给你解了……”
摇了摇头,苏隐正要拿出棋子,解掉这个棋局,就见大黑走了过来,黝黑的驴头挤到面前:“主人,我能试试吗?”
苏隐皱眉:“你?”
“主人下棋的时候,我有时候也在旁边观看,会了一些皮毛……”大黑打了个响鼻。
“那你试试……”苏隐微笑。
对方说的倒是不错,他下棋的时候,大黑经常挤到一旁观看,当初以为它没开智,也就不以为然,现在看来,还真有可能学过一些。
难的,可能不好解,这么简单的,应该不花费太多时间。
“……”苍穹兽说不出话来。
跟我唱双簧呢?
白展风是棋术高手,做为宠物,自然也学过一些,虽然不算太强,也不弱,这个棋局研究几千年了,都没个结果,一头驴……能完成?
正满是疑惑,插头过来的毛驴,已经开始动手,舌头一卷,一枚黑子就从棋盒里被取了出来,轻轻一抖,落在一个位置上。
伴随棋子落下,黑子被围堵的更狠了,一下被吃掉了七、八个子,正常的比赛,落后一、两子想要翻盘,就不太容易了,一下吃掉这么多,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还有这样下棋的?
有阵法加持,黑子一出现,白子自己就落了下来,乘胜追击。
也不在意,毛驴舌头再次一卷,又一枚黑子落下,这次同样没硬抗,继续后退。
白子继续冲杀。
黑子就这样连续退了十二步,就在苍穹兽觉得眼前这家伙必输无疑的时候,毛驴的一枚黑子轻轻一落。
轰!
眼睛瞪圆,苍穹兽的脑袋如同炸开,就因为这一步棋,被紧追的黑子,居然形成了一条大龙,将白字全部围剿在内。
也就是说,前面的十二步后退,都是为这步准备的!
一层层的诱敌深入,以牺牲一部分棋子为代价,引君入瓮,一举成功。
“这、这……不可能!”全身一震,苍穹兽一副见鬼的表情。
先输后赢,舍弃一部分黑子自杀,换取成果……这种方法,不少人也试过,可都没成功,一头驴居然轻松下赢……
怎么做到的?
难不成,数千年来,无数国手,精研棋术数百年的强者,不如一头驴?
超级兵神
再次向棋盘看去,大龙布局成功,剩下的就简单了,毛驴反客为主,层层紧逼,十多手过后,一波带走大片白子。
嗡!
棋盘一声轻鸣,化作一道残影,眼中带着沮丧也带着欣慰:“我输了……”
“主人……”
看清楚残影,苍穹兽眼眶一红,正是它死去的那个主人,白展风!
没想到这位,竟然留到了一道残念在棋盘之内,希望亲眼见证后来人成功。
“这只是我录制的一段影像,并非残魂,只有真正破开棋局才会出现,此刻触动,说明我的后辈,你获胜了……”
残影一袭白衣,背对着众人,留下一个标枪般的背影,让人感觉既高深,又狂傲。
愣了一下,苏隐随即恍然。
残念,是灵魂的一部分留存,有自主的思维和思绪,和真人相似,影像其实就是事先录制好的,就算和他说话也没用。
“这个棋局,是我在一处遗迹中所得,涵盖了棋术最高成就,我破解不了,并非棋艺不精,而是我实力太强!棋局内蕴含大道之力,会潜移默化的影响着我的心境,让我做出错误的选择……生而在世,只要修炼,都会受到大道影响,谁都无法避开!”
叹息一声,残影满是傲气的道。
苍穹兽脸色一红。
毛的大道,明显是这家伙给自己找借口,不然……堂堂先祖没破解,后辈破解了,岂不太丢人了?
“好了,不说这些了,你能解开这个棋局,说明你智慧过人,无论智慧还是颜值,都得到了我的真传,做为先祖的我,满是欣慰,毕竟,我也帅的只剩下颜值了……”
“……”苍穹兽眼前发黑。
这头驴尽管修为很高,但看起来傻傻的,和智慧真沾不上边,至于颜值……你确定,这黑乎乎的脸,能有“值”?
留影像,孬好留点靠谱的,这么不靠谱,是认真的吗?
不知道它的想法,残影继续道:“……既然如此,皇朝留给你,我也放心了!我现在就将控制皇冠的方式,传授给你,学会之后,你就可以控制这件法宝,成为大兖皇室的真正明主,带领皇室,走向辉煌!”
“不要……”苍穹兽这才反应过来,一声疾呼。
不过,已经晚了,话语还没结束,残影一闪,落到毛驴跟前,瞬间钻进它的脑袋,后者甩了甩头,像是领悟了什么东西,突然仰头咆哮!
“儿啊,儿啊!”
轰轰轰!
伴随它的喊声,整个寿山,像是激活了封印,剧烈晃动起来,无数灵气,向这边汇聚,在空中汇聚出一个皇冠的图案。
“完了……”身体一晃,苍穹兽坐倒在地。
“怎么了?”苏隐疑惑的看来。
“主人当年留下训示,只要有人破开棋局,就可以百分之百的炼化皇冠,成为大兖皇室的皇帝……”苍穹兽想哭。
苏隐疑惑:“留下这样的训示,难道不需要考虑血脉?”
做为一个传承,首先考虑的不应该是血脉、后人吗?怎么会是棋局?谁破解都能成为皇帝,随便来个流浪汉呢?仇人呢?
“这个……”苍穹兽嘴巴抽搐:“我留在这的目的,就是为了做到这点,只能让皇室的嫡系血脉进入……”
它就是为了控制这件事的,结果,刚把“外人”带过来,就出现这种事……本想着,眼前这位也行,至少他实力强,人也很好,做梦都想不到,一头驴完成了……
搞什么?
堂堂大兖皇朝,要一头驴做帝王?传出去都不敢让人相信……
“……”苏隐也一脸无语:“能取消吗?”
“好像不能……”抬头看向空中悬浮的皇冠虚影,苍穹兽想哭。
守了几千年,克忠职守,尽心尽力……做梦都没想到,一破戒,就让一头驴子,捷足先登……
这该如何是好?
……
皇宫。
白占青着急的在房间里乱转。
大殿里集合了长老堂、炼器堂、炼丹堂,以及青云宗、合阳宗、云剑宗等六大宗门,相当于集合了大兖州一半以上的力量!
甚至,代表了整个联盟的态度……
结果,他们要等的这位小师叔,被自己挡在外面,进不来城,现在更是连人都不知去了哪里……
越想越觉得惶恐。
没事,搞什么权衡之术,这下好了,差点把自己玩死了……
正满是着急,一个太监急匆匆走了进来。
“怎么样?有师叔祖的消息吗?”白占青连忙看了过来。
“回禀陛下,我们将城内的住处、庄园、商行都找了一遍,都没有这位师叔祖的消息,倒是落雨商行的管事李齐,说见过镇仙宗的人……”太监忙道。
“哦?他可有说,去了哪里?”白占青道。
“他说要亲自向陛下禀告……”太监道。
“让他进来!”白占青大手一摆。
太监急匆匆走了出去,片刻后,一个胖子紧跟在后面走了进来,正是忽悠苏隐去寿山的家伙,一进入大殿,立刻跪倒在地:“落雨商行李奇,见过吾皇陛下!”
“免礼,你说你见过镇仙宗人,长的何种模样?”白占青问道。
“回禀陛下,我见的管事人,是个少年模样,十七、八的样子,身后跟了一个老者和一头毛驴!”李奇道。
“是他!”
一侧的墨渊点头。
眼睛一亮,白占青露出激动之色:“快告诉朕,他……此刻去了哪里?”
“回禀陛下!”
微微一笑,李奇眼中露出兴奋地喜悦和自豪:“镇仙宗不愿意服从陛下的命令,尽想些歪门邪道,小人气愤不过,骗他去了寿山,陛下也知道,寿山的苍穹兽老祖,最讨厌外人乱闯,不出意外,这二人一驴,已经被杀,变成尸体了!死一个宗门的管事者,就能震慑其他宗门,扬我大兖皇室雄威,绝对功德无量,对于他来说,也是死得其所了……”
李奇越说越激动:“我能想出这个办法,绝对是吾皇圣明,教化有方所致,草民不敢贪天之功,特向陛下亲自禀报……”
“……”白占青眼前一黑。
我特么……
圣明?教化有方?还特么贪天之功?
你杀了我吧!
知道这位小师叔的可怕,想办法弥补都来不及呢,结果……弄出这种事,大哥,你是嫌我死的不够彻底,再补上一下吗?
“震慑?占青陛下,果然好大的威风!”
“呵呵,我们就是被震慑的那些人嘛?白占青,你真是让我们长见识了……”
“从今天开始我临海宗,再不和大兖皇室有任何来往!”
合阳宗宗主洪清、烈云宗宗主褚松、山青宗宗主卢庆之等人同时面容难看。
虽然知道你的意思,不点破,大家脸面上还算过得去,此刻,直接点出来……他们这些“遵从”的一等宗门,还有什么脸面混下去?
费庭、焦金平等人也眉头皱紧。
这是大兖皇室和宗门之间的矛盾,他们就不方便插手了……
“你的意思,镇仙宗的人,去了寿山是吧!”
知道此时,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白占青强忍住心中的暴怒,问道。
“是的……”李奇还没反应过来,以为做了件漂亮的事“甚和朕意”,兴奋地连连点头。
“很好,来人,将这个李奇,给我押下去,没我的命令,不允许离开半步……”
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白占青大手一摆,这才环顾四周,看向费庭等人:“诸位,要不……我们一起去寿山寻找师叔祖?先祖虽然暴戾,但遇到师叔祖的话,应该问题不大……”
师叔祖这么厉害的话,肯定不会受伤,他怕老祖出了事,拉这些人过去的话,还能平息师叔祖的怒意。
众人同时点头,走出大殿,正打算飞过去,就感到地面一震,紧接着无穷无尽的灵气,向寿山的方向急速汇聚。
“怎么回事?”
“好像激活了某种封印!”
同时皱眉。
汇聚的灵气在空中形成了一个皇冠模样的图案,只看了一眼,白占青瞳孔猛地收缩,颤巍巍的声音喃喃响起:“有人破解了先祖留下的棋局……”
话语还没结束,头上的皇冠立刻向空中的虚影飞了过去,刹那间融合在一起,向寿山方向落下。
“占青陛下,到底发生了什么?”费庭不由看了过来。
青春与平凡擦肩而过
“是先祖留下的训示,只要有人破解他的棋局,就可以炼化皇冠,成为大兖皇庭真正的主人……”
嘴唇颤抖,白占青面容发白:“应该是……师叔祖他老人家成功了!”
刚把镇仙宗挡到城外,人家回手就破了他的祖训,炼化了皇冠,成为大兖皇室的真正主人……不带这么打脸的!
难怪女儿这么紧张,不紧张不行啊!
这种情况,到底是遵守祖训,将皇位让出去,还是不让?
一瞬间,白占青有些头疼。
“算了,先过去看看吧……”
一咬牙,飞了起来。
事情都发生了,不管让还是不让,总要去面对,不然……就是不尊祖训的无耻后辈,皇位就算坐着,也会遭人唾骂。
众人紧跟其上,几十个呼吸的功夫,就来到寿山上方,沿着美轮美奂的宫墙房舍,向灵气汇聚的方向看去,随即看到一头毛驴,带着金色的皇冠,瑞气千条,霞光万道,安静的站在漩涡中心,傲然而立!
“驴???”
脑袋宛如炸开,白占青呆立原地。
ps:接近九千字大章。求正版订阅!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