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贅婿 txt-第一〇四九章 是爲亂世!(四)讀書

贅婿
小說推薦贅婿赘婿
骚乱沸腾、马声惊乱。
严家组织队伍一路东去江宁送亲,成员的数目足有八十余,虽然不说皆是高手,但也都是经历过杀戮、见过血光甚至体会过战阵的精锐力量。这样的世道上,所谓送亲不过是一个由头,毕竟天下的变化如此之快,当年的时宝丰与严泰威有旧、许了婚诺,如今他兵强马壮割据一方,还会不会认下当年的一句口头承诺便是两说之事。
也是因此,八十余精锐护送,一方面是为了保证众人能够平安到达江宁;另一方面,车队中的财物,加上这八十余人的战力,也是为了抵达江宁之后向时宝丰表示自己手上有料。如此一来,严家的地位与整个公平党虽然相差许多,但严家有地方、有武力、有财货,双方儿女接亲后打通商路,才算得上是强强联合,不算肉包子打狗、热脸贴个冷屁股。
昨天挑衅李家的那名少年武艺高强,但在八十余人皆在场的情况下,确实是没有多少人能想到,对方会冲着这边下手的。
但事情仍旧在刹那间发生了。
那道身影冲上马车,便一脚将驾车的车夫踢飞出去,车厢里的严云芝也算得上是反应迅速,拔剑便刺。冲上来的那人挥开短剑,便抓向严云芝的面门,这个时候,严云芝实际上还有反抗,脚下的撩阴腿猛地便要踢上去,下一刻,她整个人都被按下马车的木板上,却已经是一力降十会的重手法了。
这相当于将一个人抓起来,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严铁和看得目眦欲裂,勒住缰绳便冲将过去,此时也已经有严云芝的一名师兄骑马冲到了马车侧面,口中吼道:“放开她!”拔剑刺将过去,这一剑使出他的毕生功力,若银蛇吐信,刹那绽放。
马车之中,那人影只是将严云芝往车板上一砸,猛地一个转身,又抓起严云芝呼啸地回过头来。他将严云芝直接挥向了那刺来的剑光。挥剑之人眼眶充血,猛地撤手,胯下奔马也被他勒得转向,与马车擦肩而过,随后朝着官道下方的田地冲了下去,地里的泥土铺天溅起,人在地里摔成一个泥人。
“所有人不准过来——”
两匹马拉着的马车仍在沿着官道朝前方奔行,整个队伍已经大乱起来,那少年的吼声划破长空,其中蕴含内劲的雄浑刚猛令得严铁和都为之心惊。但这一刻最严重的已经不是对方武艺如何的问题,而是严云芝被对方反剪双手狠狠地按在了马车的车框上,那少年持刀而立。
“再过来我就做了这个女人。”
此时情况爆发不过区区片刻,真要发生逆转也只需片刻。对方这样的话语无法约束住各自行动的八十余人,严铁和也逼得更加近了,那少年才说完上一句威胁,没有停顿,膝盖往严云芝背后一顶,直接拉起了严云芝的左手。
“我数三声,送你们一只手,一,二……”
在车上的这一刻,那少年目光森冷可怖,说话之间几乎是懒得给人考虑的时间,刀光直接便挥了起来。严铁和猛地勒住缰绳,挥手大喝:“不许上前全部退后!散开——”又道:“这位英雄,我们无冤无仇——”
有了他的那句话,众人才纷纷勒缰停步,此时马车仍在朝前方奔行,掠过几名严家弟子的身边,若是要出剑当然也是可以的,但在严云芝被制住,对方又心狠手辣的情况下,也无人敢真的动手抢人。那少年刀尖朝严铁和一指:“你跟过来。不要太近。”
马车离开队伍,朝着官道边的一条岔路奔行过去,严铁和这才知道,对方显然是考察过地形,才专门在这段道路上动手劫人的。而且分明艺高人胆大,对于动手的时间,都拿捏得清楚了。
他策马跟随而上,严铁和在后方喊到:“这位英雄,我谭公剑严家向来行得正站得直……”
只听得那少年的声音从前方传过来:“你特么当刺客的站直个屁!”接着道:“我有一个朋友被李家人抓了,你去通知那边,拿人来换你家小姐!”
“我严家与李家并无深厚交情,他李家如何肯换,江湖规矩,冤有头债有主……”
“有你娘的规矩!再婆婆妈妈等着收尸吧!”
“我自会尽力去办,可若李家真的不允,你不要伤及无辜……”
“如果李家不肯,你告诉他,我宰了这女人以后,在这边守上一年,一直守到他李家人死光为止!看你们这些恶人还敢继续作恶。”
严铁和张了张嘴,一时间为这人的凶戾气焰冲的呐呐无言,过得片刻,愤懑吼道:“我严家不曾作恶!”
那少年的话语扔过来:“明天如何换人,我自会传讯过去!你严家与公平党蛇鼠一窝,算什么好东西,哈哈,有什么不高兴的,叫上你们家屎宝宝,亲自过来淋我啊!”
“……屎、屎宝宝是谁——”
“滚蛋!骗子!”前方的凶徒觉得他不再实诚了,是在消遣自己,当即结束谈话,“给我回去找人,再敢过来,我立马弄死她!”
胯下的奔马一声长嘶,严铁和勒缰停步。此时秋日的阳光落下,附近道路边的叶子转黄,视野之中,那马车已经沿着道路奔向远方。他心中怎也想不到,这一趟来到通山,遭遇到的事情竟会出现这样的变故、这样的转折。
他先前想象西南华夏军时,心中还有诸多的保留,此时便只是两个念头在交错:其一是莫非这便是那面黑旗的真面目?随后又告诉自己,若非黑旗军是这样心狠手辣的恶魔,又岂能打败那毫无人性的女真军队?他此刻总算看清了真相。
至于屎宝宝是谁,想了一阵,才明白对方说的是时宝丰。
他阴沉着脸回到队伍,商议一阵,方才整队开拨,朝李家邬堡那边折返而回。李家人眼见严家众人归来,也是一阵惊疑,随后方才知晓对方半途之中遭遇的事情。李若尧将严铁和迎到后宅说话,如此商议了许久,方才对此事定下一个大致的方略来……
**************
从昏昏沉沉的状态里醒过来,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严云芝发现自己是在山头上一处不知名的凹洞里头,上方一块大石头,可以让人遮雨,周围多是乱石、杂草。夕阳从天边铺撒过来。
她的手脚都已经被紧紧绑住,口中被不只是毛巾还是衣衫的一块布料塞着,说不出话来。
四野无人,先前行凶绑架她的那名少年此刻也不在。严云芝挣扎着尝试坐起来,感受了一下身上的伤势,肌肉有酸痛的地方,但并未伤及筋骨,手上、颈上似有擦伤,但总的来说,都不算严重。
严家的功夫以行刺、杀人居多,也有绑人、脱身的一些法子,但严云芝尝试了一下,才发现自己功力不够,一时半会难以给自己松绑。她尝试将绳子在石头上缓缓摩擦弄断,试了一阵,少年从后头回来了,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看见自己这边的尝试,但少年不跟她说话,在一旁坐下来,拿出个馒头慢慢吃,然后闭目休息。
“唔……嗯嗯……”
确定一时半会难以自己脱身,严云芝尝试说话。她对于眼前的黑旗军少年其实还有些好感,毕竟对方是为了同伴而向李家发起的寻仇,按照绿林规矩,这种寻仇算得上光明正大,说出来之后,大家是会支持的。她希望对方去掉她口中的东西,双方沟通交流一番,说不定对方就会发现自己这边也是好人。
太阳落下了,她嗯嗯嗯嗯叫了好一阵,只见那少年起身走了过来,走到近处,严云芝倒是看得清楚,对方的面容长得颇为好看,只是目光冰冷。
他没有伸手取她口中的东西,而是直接抬起了腿,一脚朝着她脸上踩了下来。
“……唔!”
严云芝身体一缩,闭上眼睛,过得片刻睁眼再看,才发现那一脚并没有踩到自己身上,少年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再吵,踩扁你的脸!”
严云芝瞪了一会儿眼睛。目光中的少年变得面目可憎起来。她缩起身体,便不再开口。
她自幼好武,虽然作为女儿身,自小便是严家人以及一众师兄弟拱卫的掌上明珠,但修炼剑法从未懈怠。到她十五岁上,父亲带领众人抗金,她也参与其中,一次乔装打扮转运东西的过程里,她被两名金兵截住,险些被对方糟蹋,这是她一生之中遭遇过的最为危险的时刻。
严云芝心中恐惧,但凭借最初的示弱,使得对方放下戒备,她趁机杀了一人,又伤了另一人,在与那伤兵进行殊死搏杀后,终于杀掉对方。对于当时十五岁的少女而言,这也是她人生当中最为高光的时刻之一。从那时开始,她便做下决定,绝不对恶人屈服。
既然这少年是恶人了,她便不要跟对方进行沟通了。就算对方想跟她说话,她也不说!
过了一阵,少年又离开了这里。严云芝在地上挣扎、蠕动,但最终气喘吁吁,没有成果。天上的冷月看着她,周围似乎有这样那样的动物窸窸窣窣的走,到得午夜时分,少年又回来,肩上扛着一把锄头——也不知是哪里来的——身上沾了不少灰土。
过了午夜,少年又扛着锄头出去,凌晨再回来,似乎已经做完了事情,继续在一旁打坐休息。如此这般,两人始终不曾说话。只在深夜不知什么时候,严云芝看见一条蛇游过碎石,朝着两人这边悄悄地过来。
此时那少年盘起双腿闭上眼睛似已沉眠,严云芝看着那蛇,心中盼望这是剧毒的蛇才好,能够爬过去将少年咬上一口,然而过得一阵,那蛇吐着信子,似乎反倒朝自己这边过来了。严云芝无法,动弹,此时也无法反抗,心中犹豫着要不要弄出动静来,又有些害怕此时出声,那毒蛇反而立刻发起攻击该怎么办。
正恐惧间,空气中只听“啪”的一声响,也不知那少年是如何出的手,如同闪电一般抓住了蛇尾,随后整条蛇便如鞭子般被甩脱了关节。这一手功夫委实厉害,尤其就严家的路数而言,这等闭眼休息的状态下还能保持高度戒备的敏锐洞察,委实令她羡慕不已,但考虑到对方是个坏蛋,她随即将羡慕的情绪压了下去。
厉害的坏蛋,终也只是坏蛋而已。
少年坐在那里,拿出一把小刀,将那蛇三下五除二的剖开了,熟练地取出蛇胆吃掉,随后拿着那蛇的尸身离开了她的视野,再回来时,蛇的尸身已经没有了,少年的身上也没有了血腥味,应该是用什么办法遮盖了过去。这是躲避敌人追查的必备功夫,严云芝也颇有心得。
可惜是个坏蛋……
西夏死书 顾非鱼
她如此想着,沉沉睡去,对于睡着后会有山间兽禽过来袭扰的事情,此时倒不再担心了。
*****************
清晨时分,一封带着信的箭从外头的山间射进了李家邬堡当中,信里说明了今天交换人质的时间和地点。
李家众人与严家众人当即出发,一路赶往约好的地方。
路程走了一半,又有箭矢射来,这次的地点已经改变,甚至约束了碰头的人数。李若尧、严铁和等人随即转向,半途之中,又是一封信过来,地点再度变换。
双方在通山城郊的一处野林边见了面,李若尧、严铁和等人的位置是在林地外的原野上,而那行凶的少年龙傲天带着被缚住双手的严云芝站在林地边缘,这是稍有意外便能进入树林遁走的地形选择。
双目无神的陆文柯被人从马车上放了下来,他的步伐颤抖,眼见到对面林地边上的两道人影时,甚至有些难以理解发生了什么事。对面站着的当然是一路同行的“小龙”,可这一边,密密麻麻的数十凶人站成一堆,双方看起来,竟然像是在对峙一般。
“两个人,一起放,从不同的边上慢慢绕过来!”
他听到小龙在那边说话,那话语洪亮,听起来就像是直接在耳边响起一般。
“如果耍花样,我立刻走!但是接下来,你们就看通山的殡仪铺子,有没有那么多棺材吧!”
他这句话的声音凶戾,与往日里拼命吃东西,跟众人说笑打闹的小龙已经截然不同。这边的人群中有人挥手:“不耍花样,交人就好。”
人群中有拄着拐杖的老人沉声喝道:“这次的事情,我李家确有不当之处!可阁下不讲规矩,不是上门讨说法而是直接行凶,此事我李家不会咽下,还请阁下划下道来,我李家来日必有补偿!”
对面冷笑一声:“用不着这么麻烦!我这次去到江宁,会找到李贱锋,向他当面问罪!看他能不能给我一个交代!”
“如此甚好!我李家家主名叫李彦锋,你记住了!”
“一个意思。”对面回道。
这边老人的拐杖又在地上一顿。
有人推了推陆文柯:“过去。”
小龙在那边手指划了划:“绕过来。”随后也推了推身边的女子:“你绕过去,慢一点。”
两名人质相互隔着距离缓缓前行,待过了中线,陆文柯脚步踉跄,朝着对面小跑过去,女子目光寒冷,也小跑起来。待陆文柯跑到“小龙”身边,少年一把抓住了他,目光盯着对面,又朝旁边看看,目光似乎有些疑惑,随后只听他哈哈一笑。
“哈哈!你们去告诉屎宝宝,他的女人,我已经用过了,让他去死吧——”
这话说出口,对面的女人回过头来,目光中已是一片凶戾与悲恸的神色,那边人群中也有人咬紧了牙关,拔剑便要冲过来,有的人低声问:“屎宝宝是谁?”一片混乱的骚动中,名叫龙傲天的少年拉着陆文柯跑入树林,迅速远离。
这边有严家的人想要冲上去,被严铁和挥手制止下来,众人在原野上破口大骂,一片动乱。
……
宁忌拉着陆文柯一路穿过林子,途中,身体虚弱的陆文柯几度想要说话,但宁忌目光都令他将话语咽了回去。
对于李家、严家的众人如此安分地交换人质,没有追上来,也没有安排其它手段,宁忌心中觉得有些奇怪。
他当然不知道,在察觉到他有西南华夏军背景的那一刻,李家其实就已经有些为难了。他的武艺高强,背景过硬,正面作战李家一时半会难以占到便宜,即便杀了他,后续的风险也极为难料,这样的对抗,李家是打也不行,不打也不行。
严家的遭遇给了他们一个台阶下,尤其是严铁和以部分珍玩为报酬,请求李家放人之后,李家的顺水人情,便极有可能在江湖上传为佳话——当然,如果他不肯交人,严铁和也曾做出威胁,会将徐东夫妇这次做下的事情,向整个天下公布,而李家也将与痛失爱女的严泰威成为敌人,甚至得罪时宝丰。自然,这样的威胁在事情圆满解决后,便属于没有发生过的东西。
人们没有料到的只是少年龙傲天最后留下的那句“给屎宝宝”的话而已。
宁忌与陆文柯穿过树林,找到了留在这边的几匹马,随后两人骑着马,一路往汤家集的方向赶去。陆文柯此时的伤势未愈,但情况紧急,他这两日在犹如地狱般的场景中度过,甫脱牢笼,却是打起了精神,跟随宁忌一路狂奔。
在汤家集的客栈里,两人找到了仍旧在这边疗伤的王江、王秀娘父女,王秀娘只以为众人都已离她而去,此时见到小龙,见到遍体鳞伤的陆文柯,一时间泪如雨下。
其实汤家集也属于通山的地方,依旧是李家的势力辐射范围,但连续两日的时间,宁忌的手段实在太过凶戾,他从徐东口中问出人质的状况后,立马跑到通山县城,杀了李小箐,还用她的血在墙上留下“放人”两个字,李家在短时间内,竟没有提起将他所有同伴都抓回来的勇气。
此时四人碰头,宁忌不多说话,而是在外头找了一辆大车板,套成简陋的马车,他让陆文柯与王江坐在车上,令王秀娘赶车,自己给陆文柯稍作伤势处理后,骑上一匹马,一行四人迅速离开汤家集,朝南行进。
到得这日夜里,确定离开了通山地界很远,他们在一处村落里找了房子住下。宁忌并不愿意与众人多谈这件事,他一路之上都是人畜无害的小大夫,到得此时展露獠牙成了大侠,对外固然毫无畏惧,但对已经要分道扬镳的这几个人,年纪仅仅十五岁的少年,却多少觉得有些赧然,态度转变之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按照安排,接下来的时间里,秀娘姐将会在这里照顾另外两人,王江的身体状况并不乐观,但陆文柯早晚会好起来,这边距离这“大有可为”的家乡洪州,也已经不算远了。他对王秀娘说:“若这次过后,陆文柯对你不好,他就不算人了。到时候你可以到成都那边去找华夏军,华夏军都是好人。”
这话虽然未必对,却也是他能为对方想出来的唯一出路。
他们一道吃过了相聚的最后一顿晚饭,陆文柯此时才哭泣起来,他咬牙切齿地说起了在通山县遭遇的一切,说起了在李家黑牢当中看到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地狱景状,他对宁忌说道:“小龙,若是你有力量……”
宁忌想了一阵,道:“陆大哥,这不是……该轮到你来做的事情了吗?”
陆文柯愣了愣,随后,他缓缓地点了点头,又缓缓地、连续点了两下:“是啊,是啊……”
他道:“是啊。”
宁忌吃过了晚饭,收拾了碗筷。他没有告辞,悄然地离开了这边,他不知道与陆文柯、王秀娘等人还有没有可能再见了,但世道险恶,有些事情,也不能就这样简简单单的完结。
他骑着马,又朝通山县方向回去,这是为了确保后方没有追兵再赶过来,而在他的心中,也惦记着陆文柯说的那种惨剧。他随后在李家附近呆了一天的时间,仔细观察和思考了一番,确定冲进去杀光所有人的想法终究不现实、而且按照父亲过去的说法,很可能又会有另一拨恶人出现之后,选择折入了通山县。
时间是七月二十五这天的夜晚,他潜入了通山县县令的家中,放倒了几名家中护卫,趁着对方与妾室玩乐之时,进去一刀捅开了对方的肚子。
名叫黄闻道的县令捂着肚子在地上蠕动,宁忌拿了一只大毛笔,将他拖到墙边,沾了鲜血在墙上写字。
他歪歪扭扭地写道:
“还有些事,仍有在通山作恶的,我回头再来杀一遍。——龙傲天”
写完之后,觉得“还有些事”这四个字未免有些丢了气势,但已经写了,也就没有办法。而由于是第一次用这种毛笔在墙上写字,落款也写得难看,傲字写成三瓣,过去写得还不错的“龍”字也不成形状,极为丢人。
“早知道应该让你来帮我写。你写得挺好。”
他看看弥留之际、目光已经涣散的黄闻道,又看看周围墙上挂着的字画。自惭形秽地叹了一口气。
挺远的村庄里,照看了父亲与陆文柯的王秀娘坐在书生的床边打了一会儿盹。王秀娘面上的伤痕已变得浅了些,陆文柯握着她的手,静静地看着她。在人们的身上与心上,有一些伤势会渐渐淡去,有一些会永远留下。他不再说“大有可为”的口头禅了。
名叫范恒、陈俊生的书生们,这一刻正在不同的地方,仰望星空。我们并不知道他们在哪里。
天空中的夜色黑得像墨,星火微茫,有的似乎随时要熄灭下去,也有的会眨动它们的眼睛,执拗地亮着。
阳光会来的。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