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北朝求生實錄》-第1118章 伐無道,誅暴齊(1)鑒賞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北朝求生实录
长安西城一座僻静的小院落里,原北齐长山王高演,正在院子的树荫下跟唐邕下棋。命运真是喜欢造化弄人,当初,唐邕想扶持自己的私生子高隆基在晋阳上位,最大的对手和障碍,就是高演本人。
而现在,两人却不得不“忘却”从前的不快,然后抱团取暖。早知如此,当初何必斗得你死我活呢?白白让高伯逸捡了便宜。
想想,也真是挺可笑的。
这个道理,是在他们二人近期经常下棋的时候才领悟出来的。所谓当局者迷,人困在局里面的时候,往往会钻牛角尖。只有超然于棋局之外,才能领悟斗争的精髓。
“道和(唐邕表字),当初我们若是不争,是不是不会落到今日这般田地?”
已经名义上“出家”,但却并未剃度的高演低声问道。
这话可谓是点到了唐邕的痛处。
“殿下,此事,就不必再提了吧,人总是要朝前看才是。”
虽然没有明说,可是唐邕也表达出了自己的意见,那就是:别特么说这些没用的!
“本王一直在想,如果当初我们没有争得那么不可开交,那么,或许会有一线机会。”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但我觉得,最后可能会把齐国打坏,而我们却没有得到最后的胜利。”
听到这话,唐邕愣住了。
千算万算,他愣是没想到,高演的意志,居然消沉到这样的地步了。
“殿下,何必如此颓唐?此番周国讨伐高伯逸,绝对是动真格的,虽然是火中取栗,我们也未尝没有机会啊。”
连他自己都说了“火中取栗”,可见此番跟周国皇帝宇文邕合作,说是与虎谋皮,还算是抬举高演了。
应该叫身不由己才对。
只有强者才能决定弱者的命运。无论是在这个时代,还是在千百年后的未来,还是在地球另一边的阿妹你看。
同样的道理,熟悉的味道,你强你享福,他弱他该死。
对于宇文邕来说,高演等人,是绝对的弱者,手里并无一兵一卒。所以,他们只能任人摆布。
除了死亡以外,没有任何办法去抗衡这样的力量。
“叔父,周国皇帝来了。”
刚刚习武完毕的高延宗,汗都来不及擦,就来给高演通报。他面色不是很好,大概是因为高演之前答应了宇文邕的条件。
所以高延宗觉得高演现在是背叛了齐国,背叛了祖宗。
当然,这样想也无可厚非。高演认为自己忍辱负重也没错。毕竟,当年汪精卫还觉得自己是“曲线救国”呢。
各人有各人的道理,唯独未来可以回答今日的疑问。
“我们一起去迎接一下吧。”
高演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说道。
形势比人强,如果是从前,谁来见谁,那还不一定呢?可是现在呢,一个被软禁的阶下囚有什么好说的?
高演和唐邕一齐来到门口迎接,就看到宇文邕身边站着一个穿着皮甲的小将,年龄不大,但神情非常倨傲,看都不看自己一眼。
鼻孔恨不得都要长到天上了。
“此人叫贺若弼,贺若敦之子,乃是周国皇帝的心腹爱将。”
唐邕用微不可察的声音,在高演耳边悄然说道。
原来如此!
北周近年来军中武将更新换代很快,这得益于西魏/北周的“大将军”制度。
查阅史书的时候,经常能看到北周或者隋朝的大臣,都有“大将军”的封号,看上去威风凛凛的。
实际上,这个“大将军”,只是个最基本的“准入门槛”。也就是说,假如你是“大将军”,又受到皇帝宠信,授予兵符的话,那么,“大将军”就是名副其实的大将军。
统帅千军万马。
然而,如果你有“大将军”的封号,但是皇帝已经不信任你了,不要说得到兵符,甚至都面都不愿意见你。
那么,“大将军”的职位虽然不会被撤销,但是,也就仅此而已了。不知道多少大臣抱着这个没什么鸟用的职位入坟墓。
一句话,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
现在宇文邕说那些老将们“不行”,那么,他们就只有抱着“大将军”的名头在一边看着宇文邕提拔的新锐将来登上舞台,什么也做不了。
至少明面上如此。
高演和唐邕在北周也呆了一段时间,算是看出些门道来了。
“二位在长安住的还习惯么?”
院落门前,宇文邕笑着问道。
这不过是客套而已,他哪里会关心高演住的习不习惯?如果不习惯,那就强迫自己习惯!
“这里非常好。”
高演简单的回复了五个字,甚至连宇文邕的称谓都不想说。
“嗯。”
宇文邕轻轻皱眉,高演心中的膈应,他当然能感觉出来。不过没关系,对待有利用价值的落难者,他不介意大度一点,这只是个姿态而已。
“你们就让陛下矗在门口么?别忘了你们的身份,你们是阶下囚!”
宇文邕都没有说话,他身边的贺若弼反而对着高演呵斥了几句。
这话气得高演和唐邕的面色都是青一阵白一阵的。宇文邕心中一阵暗爽,表面上却不悦的瞪了贺若弼一眼说道:“让你来是保护朕的,这里哪里有你说话的份?
要是再插嘴,军法伺候!”
说是这样说,实际上还不是板子高高举起,轻轻放下?
果不其然,听到这话,贺若弼不忿的瞪了高演等人一眼,乖乖的退后几步,让出身边的位置。
看这样子,似乎根本就不在乎宇文邕怎么说。或者说,他已经明白了,宇文邕对他刚才的“放肆”表现,表面上很生气,说不定心中一阵阵痛快。
“去里面谈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宇文邕淡然说道,身上的气势,可以说不怒自威。
毕竟身份在那里摆着呢。
宇文邕亲政之后,绝对是当得起“励精图治”四个字的,这一点哪怕是高演,也不得不佩服。
众人来到简陋的书房里,贺若弼如同门神一样守在门口,宇文邕大概对他特别信任,也不在乎他听到什么隐秘一样。
“夏粮已经快要成熟了,等收割完毕之后,朕,打算伐齐。
当然,是以扶持你回邺城的名义。”
宇文邕的话,虽然并不算是很令人意外,但还是让高演和唐邕吃了一惊。
其实,这一天迟早会来的,高演和唐邕对此也是早有预料。只不过,这一天的时间点,比预想的要来得快。
唐邕原以为要到秋收时节过了以后,宇文邕才会来找他们,没想到,对方居然如此急切。
“陛下日理万机,居然还记得我们,实在是让唐某受宠若惊。”
唐邕不卑不亢的说道。
“高洋之子高隆基,现在还在高伯逸手里。这次,我们或许能将他救出来。”
宇文邕若有深意的看了唐邕一眼,不动声色说道。
高隆基?
高演几乎都要忘记这个人了,他很奇怪为什么宇文邕现在会提起高洋的儿子。高洋对高伯逸有恩,听说高洋所有的子嗣,高伯逸都没有对付。
别说杀掉了,就连残害都不曾有过。
在这一点上,起码能说明,高伯逸还算是个有底线的人。高演虽然是站在敌人的角度去看,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这也是他觉得自己和唐邕可能干不过高伯逸的原因。
对方并不是那种为了权力不顾一切,没有底线的穷凶极恶之辈,却依旧能爬到现在的位置,这说明了什么?
这说明对方的阳谋玩得实在是不错,否则,一旦阴谋败露,那么他爬的多快就掉得多惨。
然而高演却发现,唐邕的面色有点不自然,好像对高隆基的命运十分在意的样子。这个小插曲,并未引起高演的警惕,他并未往某些方面去想。
“所以呢,周主,你打算怎么做?”
南北朝时,书面上,北周称北齐的皇帝为“齐主”,而北齐称呼北周的皇帝为“周主”,没有谁会说是“陛下”的。
高演这么说,当然是死要面子活受罪。还好宇文邕并不想在这件事情上跟高演纠缠,实在是没有半点意思。
“我想,请唐先生写一篇檄文,内容嘛,那就是齐国的叛逆高伯逸,妄图屠戮高氏一族,颠覆齐国政权,罪不可赦。
与此同时,他还与太后,也就是**李祖娥通X,生下野种高潜,企图玩春申君黄歇的把戏,自己发号施令。
是可忍,孰不可忍。
长山王乃是齐国贵胄,岂能容高伯逸这样的宵小作乱?伐无道,诛暴齐,乃是天理所在,任何人都是义不容辞!”
宇文邕说得义愤填膺,要是不知道根底的人,还真以为他要为北齐抛头颅洒热血了!
然而高演和唐邕在一旁听得面面相觑,几乎要傻掉。
这厮他喵的还真敢说啊!
唐邕不是不敢写檄文,他都跟高伯逸撕破脸了,好怕个毛啊。只不过有些东西且不论是真是假,写出来有些侮辱智商。
或者说,那种栽赃的痕迹,实在是太过于明显了。
难道就不能吃相稍微好看点么?
偏要把那些“很X很暴力”的东西写进去?
一时间,唐邕居然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宇文邕这个问题。
“怎么,唐先生觉得很为难么?唉,我也知道,确实是有些为难了,那应该怎么办呢?”
宇文邕假惺惺的说道。
难,或者不难,那都是唐邕与高演的事情,而不是他宇文邕的事情。至于为什么要唐邕以高演的名义发檄文,因为高演是高欢嫡子!
只有这个身份,才有所谓的号召力。而宇文邕,或者周国发所谓的檄文,只会贻笑大方,让别人认为是周国吃相太难看了!
这,恐怕就是高演等人存在的唯一意义了。
要不然,留着这两人作甚?
说完,他目光灼灼的看着唐邕与高演,特别是与唐邕目光相汇的时候,宇文邕还轻轻的敲击了一下桌案。
唐邕这才“恍然大悟”。他跟段妃的事情,恐怕宇文邕这里,早就已经有确凿证据了,更不要说高隆基了。
正因为知道这个,所以宇文邕对自己才是有恃无恐。毕竟,如果高演知道高隆基是自己的儿子,那么,这位内心极为骄傲的北齐王爷,很有可能根本不会跟自己合作!
这一点非常确定。
夜天子
“在下明白了,不知道,陛下希望什么时候出兵呢?”
唐邕不动声色的问道。
“军国大事,我自然是知道。只不过,制定具体计划的人,并不是我。所以,这些事情,我也不是特别清楚。
以后有机会的话,我派人来通知你们一声吧。”
宇文邕毫不在意的说道。
其实言外之意只有一句话:你们还不配知道!
“如此,那就依照周主所说吧。高延宗,送客!”
高演面色不虞的说道。
他话音刚落,贺若弼就从门口的位置冲上前来,单手捏着高演的肩膀,似乎下一秒,就可以直接捏碎对方的喉咙,表现得异常无理。
“刚在陛下面前放肆,我看你们是活得不耐烦了!”
贺若弼闷哼着说道。
“退下!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
宇文邕平静的对贺若弼说道。
后者听到宇文邕的呵斥,慢慢的退出书房,随后关上房门,依旧守在门外。
“啊,贺若将军打仗是很勇猛的,不过就是性子急躁了一点,二位,你们不介意吧?”
宇文邕皮笑肉不笑的问道。
要问介意不介意,高演和唐邕当然很介意!
这种感觉,就像是两个不熟悉的同事在小区里面偶然遇到了,结果一个牵着的狗,不知道为什么,发了狂一样对着另外一个人狂吠!
另一个人心里能舒服呢?
不舒服是一定的,这种感觉,就像是高演和唐邕此刻的心情一样。
然而形势比人强。
现在这个时候,你感觉不爽了,也要忍着。如果忍无可忍,那就打自己一拳,重新再忍。
打自己一拳,总比被别人打死要好。道理你不理解有什么关系呢,现实总会让你完全理解的。只是那个时候,自己早已遍体鳞伤。
“不介意的,贺若少将军忠勇可嘉。”
唐邕言不由衷的打了一句圆场,脸上的肌肉都是僵硬的。
“如此,朕就不打扰了,告辞。”
宇文邕施施然的离开了,等他走后,高演和唐邕二人,都是面色铁青!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