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討論-第十二章 事後

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小說推薦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晨光初上。
朝阳从云海中升起,映照在崖顶上。
虽值盛夏,但愈高的地方,温度就愈低。
阵阵山风吹过,更显阴凉。
不过,任以诚和林诗音皆身负高深内功,纵然眼下一丝不挂,也不虞会因此而生病。
昨夜,久别重逢的两人,情到深处,天雷勾动地火,理所当然便是一番颠鸾倒凤。
他们以天为被,以地为床,伴着繁星明月,流云清风,在这孤峰绝顶之上,进行了一场男女之间,最深入、最原始的交流。
浓厚的情欲,直透彼此的灵魂深处,共攀高峰。
其中的美妙滋味儿,实在难以言表,懂得自然都懂。
超级宠物系统
任以诚率先睁开了眼睛,是久违的神清气爽,林诗音背靠在他怀中,睡得正香。
初经人事,一夜酣战,消耗了林诗音不少的体力。
任以诚轻轻抬起放在她胸膛上的右手,准备起身更衣。
毕竟,天已经亮了。
波!
两人从最亲密的状态分离开来。
“唔……”
林诗音似有所感,皱了皱眉头,也睁开了眼睛。
迷迷糊糊的看着正在更衣的任以诚,她‘啊’的惊叫一声,坐了起来,手忙脚乱的抓起身旁的衣衫挡在身前,脸蛋儿瞬间红的像个熟透了的苹果。
“这个时候还害羞,不嫌太迟了吗?”任以诚不禁调侃起来。
“转过去,不许看。”
林诗音嗔怒的横了他一眼,想要将衣服穿好,哪知刚一抬手,便感觉浑身酸软,仿佛要散架一般。
两条腿更隐隐作痛,全然使不上半分气力。
“还是我来帮你吧。”任以诚强忍着笑意,接过了她手中的衣物。
林诗音见状,不由恼羞成怒,不满道:“你还笑……”
身体的异样,让她不由回想起了昨夜疯狂。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竟在一时冲动之下,就这么幕天席地的跟任以诚做起了那荒唐事。
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把礼义廉耻全都抛在了脑后。
思忖间,林诗音原本正怒视任以诚的双眸,已不自觉的避开了对方的视线。
重生之凤还朝
这实在是太羞人了。
姒 錦
“那我保证下次一定温柔些。”任以诚帮她穿好衣服,又顺带帮忙梳理好了头发。
自从做过一阵子女人后,这些事情他早已是手到擒来。
武 煉 巔峰 sodu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你还敢说…哼!”
林诗音琼鼻微皱,心下又暗自埋怨起了任以诚。
平素里明明那么温柔体贴的一个人,怎地一做起那事儿来却变得如此粗鲁?
凶猛的就像只看见了猎物的饿狼一样,丝毫不懂得怜香惜玉。
“好了,咱们先回应府,我的马车还留在那里,顺便去完成之前的承诺。”
任以诚扶着林诗音站起身来,地上铺着他们办事时用来垫背的外袍,现在遍布褶皱,已然没法穿了。
任以诚自是不会再要了。
不料,林诗音却很认真的把袍子给叠好了,一脸羞赧之色的抱在怀中,似是要把它留下。
袍子是白色的。
上面赫然有朵似梅花般鲜艳的血迹,看上去很是刺眼。
流光破空。
很快,两人再度回到了应府门前。
里面不见了昨日的喧闹,看来宾客都已经散了。
在他们现身的同时,门口的家丁也急匆匆的跑回了府里。
任以诚将林诗音送上马车。
接着,便听到脚步声传来,旋即就见应天兴带着应无愁,飞也似的迎了出来。
“弟子拜见两位祖师爷。”
豪门千金霸气擒夫 勉队妃子
父子二人‘扑通’一声,齐齐跪了下来,纳头便拜。
任以诚坦然受了他们的大礼,淡淡道:“你这当爹的煞费苦心,我知道你的用意。
也罢,看在这一声祖师爷的份上,我就圆了你的心愿,小子,过来。”
应无愁应声起身上前。
任以诚轻轻一指点在了他眉心之上,就见一团碧色光芒没入了他的额头。
“你既然矢志学剑,我便传你这二十一式圣灵剑法,若有朝一日你能自行悟出第二十二式,前途必不可限量。”
应无愁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脑海中正有无数人影在演练剑招,已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
“多谢祖师爷,多谢……”应天兴脸上老泪纵横,激动的连连道谢。
任以诚道:“我且问你,叶孤城之后是何去向?”
应天兴道:“昨日叶城主醒来后,第一件事便是请陆小凤给西门吹雪传话,九月十五的决斗择日再战,他要回去闭关。
西门吹雪已经失踪多时,江湖上若还有人能找到他,就只会是陆小凤。
跟您一起来的薛冰姑娘,也随着陆小凤一起走了,她让我转告两位祖师爷,不必为她担心。”
任以诚摸了摸鼻子,不由心生错愕。
他没想到自己居然把叶孤城给打自闭了。
如今,紫禁之巅的决战取消了,那南王府谋朝篡位的计划,岂非也要随之付诸东流?
得到想要的消息后,任以诚拒绝了应天兴的挽留,带着林诗音离开了应府,由始至终连门都没进。
他们之间的缘分,就仅限于应无愁磕的那一个头。
应天兴虽是不舍,却也无可奈何。
幽灵马车扬长而去。
“诗音,想去哪里?”
“……我想去看看表哥和阿飞,我们的事情应该告诉他们一声才是,希望九泉之下,他们会祝福我们。”
“理应如此,你不用担心,他们一定会的。”
应府恢复了平静,武林中却掀起了巨大的风浪。
任以诚和林诗音再现江湖,百年传奇,一剑破飞仙。
这消息像长了翅膀似的,迅速传扬开来。
当日在应府的人,见识了任以诚出手的威势后,直言他们两人恐怕已经修成了陆地神仙,长生不老。
不然,又怎会存活至今,还能青春常驻。
按照计划,任以诚带着林诗音先后去了阿飞和李寻欢的坟前扫墓。
江湖上的传言,对于他们来说犹如浮云,没有任何意义。
这是任以诚曾经来过的世界,他已不用再操心该如何离开,这里的高手纵然再强,也决计强不过帝释天。
利用这难得空闲的时间,他陪着林诗音走遍了每一处曾经走过的地方。
但有些事情,该发生还是会发生。
就算没了叶孤城的帮助,南王府依旧野心勃勃,但他们依旧还是失败了。
因为有陆小凤,他爱管闲事,他也比大部分人都聪明,很多事情都瞒不住他。
所以南王府一败涂地。
遥远的昆仑绝顶‘大光明境’中的大天龙洞内。
一名须发皆白,浑身散发着不凡威仪的黑袍老者,靠坐在一张巨大的宝座上,嘴里发出急促而沉重的呼吸声,仿佛随时都会断气的模样。
宝座的下方,有两排蓝衣侍卫,面对面的站得笔直。
在这些人的中间,有三名穿着墨绿绣花长袍,头戴白玉黄金高冠的老者躬身而立。
“孤松,枯竹,寒梅,宝儿他还没有消息吗?”
左首的老者,孤松道:“启禀教主,属下已派出六路人马,相信很快就会有少主的消息。”
黑袍老者咳了两声,虚弱道:“太晚了,太晚了,我只怕是见不得宝儿最后一面了。”
枯竹拱手道:“教主多虑了。”
黑袍老者勉力挺直腰身,肃然道:“你们记住,一定要…要找到宝儿,保护好罗刹牌。”
孤松、枯竹、寒梅相互对视了一样,郑重道:“属下谨记在心。”
“报——少主人来信了。”
洞外,一名蓝衣人手持信封急奔而来。
“快呈上来。”
孤松接过信封,向黑袍老者走去,两人相距大约两丈,走到一半时,那名送信的蓝衣人突然纵身跃起,振臂一式‘大鹏展翅’疾向王座飞掠而去。
众人的注意力都被少主的信所吸引,一时不防,待反应过来时,那人已逼至黑袍老者身前三尺。
寒芒一闪。
那人手中多出了一柄森寒短匕,直取胸膛,出手又快又狠。
铛!
金铁交击声突然响起。
匕首竟硬生生被黑袍老者握在了手中,再难寸进一步。
赫见他的手不知何时已变了个模样。
看起来竟似完全没有经络血脉,在阳光映照下,光滑细腻的皮肤,闪烁着如金属一般的光泽。
这只手不像是骨骼血肉组成,看起来就像是一种奇特的金属。
不是黄金,却比黄金更贵重!
不是钢铁,却比钢铁更坚硬!
蓝衣人骇然变色。
‘砰’的一声,他只觉虎口巨震,匕首已被折断,人亦被震飞出去。
然而,他却是虽惊不乱,脚下一顿稳住身形,双掌运足十成功力,悍然再向黑袍老者攻去。
啪!
黑袍老者单掌挥出,两人真力应声碰撞,随即他猛然一声厉喝,劲力陡增。
蓝衣人蓦地一声惨叫,整个身体竟四分五裂,立时毙命当场。
“教主恕罪,这刺客的武功路数是黑虎堂的人,一定是飞天玉虎派来的。”
孤松一脸惶恐,其余众人也已然跪倒在地,垂首认罪。
“飞天玉虎,噗……”
黑袍老者面露恨色,忽然一口鲜血喷出,身形当即萎顿了下去。
孤松三人见状大惊,急忙上前。
“去…去中原,找……任以诚。”
黑袍老者断断续续的吐出了这几个,话刚说完便面露惨色,已然咽气身亡。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