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 定河山討論-第五百二十一章 療傷之法閲讀

定河山
小說推薦定河山定河山
说罢,桂林郡王亲自抱起这个玉罐,回到了自己的卧房之中。将玉罐放到自己的床头上后,眼神之中突然显露一丝疯狂的道:“本王女人虽多,可你是第一个能进入本王卧房的女人,也是唯一一个能在本王身边就寝的女人。本王这么疼爱你,你为何非要如此对待本王?”
“当年,就算本王暂时不能给你正妃的位置。可这个皇后位置,本王早早便给你留了下来。太子位置,也早早便定了你生的儿子。难道母仪天下不好吗?非要对那个穷书生念念不忘?你可知道,本王为了你当初挨的那一记耳光,这十余年来,再没有进入过王妃院子一步。”
只是这番话说完之后,这位突然变得有些疯狂的桂林郡王,却突然又冷静了下来。躺在床榻上,将那个白玉罐子紧紧搂在怀中。犹如搂着一个女人一般道:“若是我们儿子还活着多好,我一定会将他培养成为最出色皇帝。又何必,为了那么一个牌位似的蠢货而伤脑筋?”
满王府的人,都不知道此时被桂林郡王,抱在怀中的这个玉罐之中,究竟装的是什么。他们唯一知道的是,这个玉罐桂林郡王几乎从不离身。便是睡觉的时候,也要搂着才能安睡。日常,不是放在书房他的书案旁,便是放在他卧榻之上。别说丫鬟,就是王妃也不得碰一下。
只是这个由价值万金的和田白玉,雕成的遍体通透龙凤图案。桂林郡王每晚,要搂在怀中才能入眠的玉罐之中,装的究竟是什么,此时受了内伤,全靠一口气硬撑着,勉强才挣扎返回自己英王府的黄琼,自然是不会操心的,也不会有心去调查,更已经没有心思去调查。
因为担心怕惊动已经临盆在即的何瑶,黄琼直接从段锦院子一侧翻进了自己的府中。而在进入段锦院子的时候,实在有些支持不住的黄琼,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当听到院子内异动,只披着一件披风便赶出来的段锦,在看到一身夜行衣的黄琼时,黄琼脸色已经是面如红枣。
见到黄琼这个样子,段锦急忙将黄琼扶进了自己的屋子。等到将黄琼放到床上的时候,黄琼虽说没有陷入昏迷,但气息已经相当的混乱。急忙打发人去请李大夫之后,段锦几步走到床前,一把抓住黄琼的手给他把起了脉。身为武学高手,医术段锦也多少会一些。
虽说在医术上她也不过是一般,但至少要比普通人强得多。黄琼受的是内伤,这一点在段锦看到他第一眼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本身就是武学高手的段锦,在这方面还要超过一般,不懂武功的普通大夫。只是给黄琼把脉的时候,段锦皱起眉头一直都没有松开过。
以她并不算高明医术来看,黄琼这次伤的很重,不仅內腑受了伤,同时也经脉也伤的不轻。而黄琼受了如此重的伤,但脸色却是呈异样燥红,身为武学高手的段锦,自然明白是因为什么。这明显是中了一种至阳至刚掌法,内息上出了问题。
这种伤势,并非是单靠药石能够诊治的。自己倒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想到这里,段锦轻轻抚摸了一下,此时自己还很平坦的肚子。她之所以犹豫,是因为眼下的她已经有了身子,虽说只有一个多月,轻易是不敢动内力的,否则很容易动了胎气。
这个时候动了胎气,这个孩子就很难再保得住了。但看了看床上,面色越来越红的黄琼,气息越来越混乱。段锦咬了咬牙,将黄琼一把扶起来靠在床上。自己则盘腿坐下,缓缓的伸出手掌,抓住黄琼的手,想要以自己的内功修为,至少帮着黄琼缓解一下痛苦。
而此时的黄琼,虽说感觉到浑身经脉异常疼痛,甚至有种随时要暴烈感觉,但神志却还是清醒的。段锦一伸手,便知道这个女人要做什么的黄琼,坚决摇了摇头。李大夫曾经说过,段锦武功的确是自己身边女子之中最高的,但身子却因为先天一些原因,有一些特殊性。
相对于何瑶来说,在怀孕的时候更要注意一些,绝对不能动了胎气。一旦动了胎气,出现滑胎的情况,以后再想怀孕恐怕就很难了。而这段时间,与怀孕期间除了中期有些嗜睡,甚至连孕吐都很少有的何瑶相比,身体底子还要好于何瑶的段锦,反应极其强烈。
吐的那叫一个昏天黑地,几乎是吃什么吐什么。这才一个多月,人就瘦了整整一圈。段锦要用自己的内力,帮着自己调整稳定混乱的内息,很容易动胎气的。所以,哪怕在痛苦,黄琼也坚决的拒绝了。他不想自己心爱的女人,遭受到任何的风险,哪怕一点点都不行。
无论段锦如何哀求,黄琼却是死活都不同意。好在僵持没有多少时间,急匆匆赶过来的李大夫,替他们解了难题。在给黄琼号过脉,并用针灸暂时替他压制住痛苦。在针灸完毕后,李大夫顾不得累的浑身大汗,急忙提笔写了一张药方让人去煎药。
这药物王府内药房就有,倒不必大半夜的还得去外面抓。只是在煎药的人离开后,李大夫才微微皱了皱眉头,对着段锦道:“段夫人,王爷这个伤势是受了至刚至阳的掌法。內腑的伤势,倒是不足为道。以在下的针灸,再辅以药物治疗,三两天便可以痊愈。”
国师之道
“现在问题是王爷的经脉出的问题,必须要尽快解决。那股附在他经脉上的内息,要尽快的消除。否则,王爷用不了半个月,便要经脉爆裂而亡。恕在下直言,您的心思在下理解。但以您的内力修为的确不低,但您给他调理不行,因为那样只会适得其反。”
“您的内力是刚柔并济,如果给王爷调息非但起不到作用,还会近一步加重王爷的伤势。现在为今之计,只能找几个极阴体质的人,而且一定要女子才行。用这些女子体内的阴气,一点点的将王爷体内,那股至阳至刚的内息消除掉,这样才可以保证王爷安全无恙。”
从自己药箱内掏出一本书交给段锦后,李大夫沉吟一下,色有些为难的道:“不过,这身体极阴女子不好找。咱们府中,也只有刘夫人是这个体质。这种疗伤方式很特殊,需要两个人不穿衣衫贴身接触,在必要时甚至可能还需要行房。”
“刘夫人若是一个云英未嫁的女子,倒还好说一些。事后,王爷大不了收为侍妾。可这刘夫人已经身为人妇,就算是刘虎眼下已经是废人一个,可毕竟是有夫之妇,恐怕她不会同意。以王爷的伤势来看,单靠一个刘夫人恐怕也不够。想要稳妥一些,需要三个人是最好的。”
“而且这三个人,以会武功为佳,功力越深越好。这本书是在下,前些日子偶然在一老友的书房之中得到的。他不懂武学,只是拿来当做普通医书看。实则这里面,主要讲的都是习武之人,各种内伤的治疗方法。这个法子,也是在下从这本医书中看到的。”
听罢李大夫的治疗方法,段锦皱了皱好看眉毛。这个法子倒也是一个法子,只要能治好黄琼,多几个女子倒是无所谓可关键是,这极阴体质女人不好找。虽说自己也知道黄琼身边的女人之中,也有这种极阴体质的人。可除了吴紫玉之外,现在却都不在府中。
不知道吴紫玉与黄琼特殊关系的李大夫,眼中最大问题其实并不是什么问题。但若是放在往日,吴紫玉一个人也可以勉强救急。但手中便握着诸女侍寝序列的段锦,却是知道这几日正是月信来的日子。这种方式也许需要行房,吴紫玉根本就承受不了。
而其他那两个,袁宝儿一家人都不知道去向,找都没有地方去找。桂林郡王府的别院,自己又根本进不去,便是想要找司徒唤霜都没有办法去找。想到这里,段锦皱起的眉头越皱深,微微叹息一下后道:“李先生,除了这个法子,还有没有其他的办法?”
看着段锦一脸为难的表情,也知道极阴女子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别说临时抱佛脚的现在,就是搁在平日里面,都是很难遇到,更别说一下子要找到三个人,也许甚至是更多才行。只是除了这个法子,一时之间李大夫也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
现在自己虽说采取了针灸,暂时勉强将伤势控制住了。但这只是控制黄琼的伤势一时,根本解决不了问题。看着躺在床榻上的黄琼,脸上异样潮红越来越重,气息也是越来越混乱,李大夫也摇了摇头道:“段夫人,除了这个办法,一时之间在下也没有其他法子。”
“就算在下回去翻医书,可王爷却是等不及了。不过,如果夫人实在为难,人选在下可以提供俩个。但不知道,段夫人能不能说得动那两个人。前些日子,在下奉何夫人之命,为蜀王家眷诊治,发现蜀王妃与蜀王的一个侍妾,都是极阴体质的人。”
“极阴体质的女人,因为这个体质,所以一般都很难受孕。这也是蜀王妃,与蜀王成亲这么多年,始终膝下无子的原因。刘夫人那里是特例,刘虎虽说那个短小了一些,可刘虎本身就是阳刚体质。他本身修炼的又是至刚至阳武学,所以刘夫人才能诞下子嗣。”
“否则,刘夫人一样无法生育。蜀王,未必就有这个体质了。如果您能劝动这二人,王爷也就还有救。不过,蜀王妃不会武功,蜀王的那个侍妾,武功也不算高,这样还需要至少在找一个才行。否则,在下担心会中途而废,到时候对王爷伤害只能更大。”
听罢李大夫推荐的人选,段锦咬了咬牙道:“既然有人选,那就没有问题。别说蜀王妃现在不过是一个寡居在英王府,就算不是又如何?只要能救王爷,就算天王老子公主,我也不在乎。对了,我身边还有两个大理国贡进来的女子,应该也会一些武功,也有劳李大夫看看。”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