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20g8妙趣橫生小說 尋唐 愛下-第一千一百零八章:效忠誰的問題熱推-ak905

尋唐
小說推薦尋唐
习武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李泽自己从小也是习武的。不过他习武不是为了上阵杀敌,而是为了强身健体,莫生病。在这个没有抗生素的时代,一场感冒,说不定就以采人命的。可即便是如此的低要求,那小时候苦也没有少吃。
如今李澹习武,比李泽吃的苦头就更多了。多年以前李泽从石壮哪里弄来的方子,可是从三岁开始,就让李澹泡着。李澹的身子骨,也的确打熬得相当的不错,再加上这么些年来,一直有名师教导着,比起李泽当年可是要强得太多。
不过柳如烟的要求也更高。
在李泽看来,李澹练得这个程度已经可以了,可柳如烟偏偏希望自己的儿子是个百人敌,千人敌,所以平时安排的对练,可都是实打实的。
柳如烟自己下不去手,便让李澎来动手,自己在一边盯着,李澎要是放水,她便揍李澎。可怜的李澎也是堂堂的三品武将,李泽亲卫统领,面对着一个十二岁的半大小子,又要收着劲不能真打伤了对方,还要让对方感受到那种真正的杀伐风险,倒也真是难为了他。
“我也要去!”李宁三两下将碗里的粥扒干净,“小蝉姑姑说今天来教我执飞矛的。”
“去,去!”柳如烟挥挥手,李宁立即跟在李澹的身后,一溜烟儿地跑走了。
一般人都以为李泽家里必然是仆从如云,实际上,李泽如今居住的府邸之中,除了侍卫多了一些之外,真正在后院里服侍他们一家子的还真没有多少。抛开侍卫不算,照顾他们起居的,一共不到十个人。
“宁儿其实没有必要学这些打打杀杀的事情。”李泽一边喝着茶漱口,一边道。
柳如烟扁了扁嘴:“又是夏荷给你吹枕头风了吧?告诉她,没门儿。李家女儿,进门要看得懂帐本掌得了家,吟得了诗赋做得了文章,出门也要骑得了战马舞得动刀。”
“那要不要再学学刺绣什么的?”李泽似笑非笑地看着柳如烟。眼看着柳如烟的眉毛竖了起来,赶紧摆手道:“刺绣啥的,也没什么大的用处,”
屋里只剩下了李泽与柳如烟两个人。
柳如烟这才道:“曹信本来以为这个经济发展委员会的主席非他莫属,但现在看起来,只怕是有些危险了。”
“倒也不见得,鹿死谁手,尚未可知!”李泽道。
“你当真不管?”柳如烟道:“前几天李泌来我这儿,还跟我说起了他公公为了能当上这个主席,还劝曹彰暂时退让一步,不参与这个纪律检查委员会的选举,直接放弃了。”
李泽笑而不答。
看着李泽的模样,柳如烟突然也有所明悟,“你并不中意曹信?”
李泽道:“曹信做了多年的吏部尚书,吏部向来是第一大部,如果论资排辈的话,他的确该更进一步。但他年纪大了,本身就过于稳重,现在更是小心翼翼,这与当下我们锐意进取的精神不符。不过,他要是选赢了,我也会尊重这个结果。”
柳如烟沉思了一会儿:“其实你已经给他暗示了,让曹彰成为纪律检查委员会的主席,其实就是让他放弃的意思是不是?但很显然,他没有明白。”
“他不是没有明白,只是有些不服气罢了。”李泽笑道:“现在我摆明了是袖手不理这回事的,由着他们两方去较劲,他更是不愿意输给徐想了。”
“徐想太年轻了!”柳如烟摇头道。
“我比他更年轻!”李泽不屑地道:“年轻从来不是问题,问题在于他能不能办好事。徐想这个人,敢想,敢干,有冲劲,手腕也厉害,倒还真是一个不错的人选,说起来,韩琦与薛平的眼光不错。”
“一想起这件事是他们两个起的头,我心里就不得劲儿!”柳如烟翻了一个白眼道:“我实话告诉你,投票那天,我会选曹信!你选谁?”
“你猜?”李泽大笑着站了起来,背负着双手,摇摇摆摆地走出了饭厅,今天他忙着呢,要去见回到长安的武将。
所有的武将就不一一见面谈了,而是一股脑儿地召集起来,一起说话。
军队的事情,相对于李泽来说,更加的简单,更加的容易处理。
十二卫的主将,齐唰唰地都回到了长安。每一卫之中又有大约五十名代表,基本上覆盖了十二卫的高、中、低层三级将领。
六百余人坐在大厅之中,大厅里却安静得似乎连根针掉在地上也能听得清,如尤勇,王思礼这样的老将,都坐得笔直。
当李泽走进大厅的时候,哗啦一声响,所有人齐唰唰地站了起来,同时叉手行礼。
“见过李相!”
整齐划一的声音,似乎要刺破大厅的穹顶。
看着这些人,李泽也颇有些激动,他很清楚,大唐能有今天,与在座的这些人的浴血奋战是分不开的,新的大唐,正是因为有了这样一支勇往直前,战无不胜的军队,才走到了今天。
换而言之,他李泽的今天,也是这些人顶起来的。
而大唐的以后,也需要这样的一支铁军来保卫。
“坐!”李泽双手向下按了按,看着众人齐唰唰地又坐了下去。这才走到了一个木台之上,在上面的一把椅子上坐了下来。
双眼缓缓地从第一排看到最后一排,眼神所过之处,所有官兵们无一不更加昂首挺胸,让自己显得更加挺拔。
“诸位,你们是大唐的脊梁,正是有了你们,大唐才有今天,正是有了你们,我们才统一了北方,收复了西域,拿下了辽东,震住了吐蕃。虽然天下还未一统,但那只是时间问题了,现在,作为军人,我们可以自豪地说,我们已经重现了盛唐之辉煌并且尤有过之。”李泽的声音低沉:“为了今天,我们一共战死了五万八千四百六十五名袍泽,十一万三千六百四十二名兄弟伤残。他们的生命和鲜血,造就了今日辉煌的大唐。”
听到这些数字,大厅里的呼吸沉重了一些。
“我不想说感谢!因为身为一名军人,这就是我们的职责。”李泽接着道:“保家,卫国,你们是站在大唐子民身前的挡风墙,只要你们还在,那就应当义无反顾地站在他们的前面。”
“为万世开太平!”大厅里,响起了军官们的呐喊之声。
李泽站了起来,走到了军官们的中间,道:“今天坐在这里的,不仅是大唐的军人,更是义兴社的社员,相信你们每一个人都能牢记义兴社的宗旨,但我也相信,你们不见得真正理会了这里面的含义。”
所有军官目不转睛地盯着李泽,有些不太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李泽的脚步停了下来,道:“所以,今天,我把大家召集在这里,就是想与你们说说,军队是什么?”
“军队是什么?军队是暴力机关。他最大的作用是什么?是保家卫国,是抵御外侮,是捍卫国家荣誉和利益!”李泽郎声道。“哪么,国家是什么?国家就是人民。就是你们身后千千万万的大唐子民。军队是对外的,如果一支军队将他的刀枪对准了他们曾经保护的子民,那么,他们也就不能称其为军队了。”
“过去几十年,大唐为什么乱?因为地方割剧,这些节度使们仗着手里有军队,镇压百姓,彼此攻伐,为了自己那么一丁点利益,而置国家与人民而不顾,所以,我们丢了西域,丢了辽东,吐蕃可以长驱直入,异族可以耀武扬威。”
“而现在,我们为什么能做到国泰民安,因为我们的军队,终于找准了位置,找到了真正的敌人。”
“说到这里,我想要问大家一句,军队,该效忠于谁呢?”李泽目光炯炯地看着数百名军官。
大厅里的呼吸声顿时急促起来。
好半晌,一个声音骤然响起:“我们军队,誓死效忠李相!”
一言即出,立时就引起了轰然响应。
李泽微笑着双手下压,等待着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他才静静地道:“错了。你们要效忠的不是我李泽,而是这个国家,这个国家的所有人民以及代表所有人民利益的义兴社。”
最前排的高级军官们垂下了头,不敢与李泽对视,但越是后面的低级军官,反而越是毫不畏惧地盯着李泽的目光。
“因为李泽是会死的。李泽死了,你们效忠谁?效忠我的儿子?”李泽笑着反问道。“他何德何能,能让你们效忠呢?就因为他是我的儿子吗?”
“所以诸位,军队的效忠对象,永远不能是某一个人,而是我刚刚所说的国家,民族,具体到现实之中,那么就是效忠大唐,效忠代表着大唐千万子民利益的义兴社。你们是国家的军队,是人民的军队,唯独不能是某一个人的军队。这一点,我希望大家牢计,现在不懂的,记在心里,去慢慢地琢磨,体会。去好好地再读几遍国家论,民族论,不仅仅是会读了,会背了,更重要的,是真懂了。”
大厅里,所有人都沉默着。
“接下来,我来给大家讲讲,为什么要这样!”李泽走回到了高台之上,看着这些受到极大冲击的军官们,冷静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