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24lv精品言情小說 禁區獵人-第七百九十五章 斷首屠良讀書-eg1gy

禁區獵人
小說推薦禁區獵人
在整个米亚公国,北山伯爵领是公爵府的所在地,也就是首府。
只是跟其他伯爵领,尤其是西岚和南陵两个大的伯爵领相比,北山虽然有一片很不错的河谷,可山地面积更多,平均算下来土地算是贫瘠的,所以人口比较少。
当年米亚公爵之所以定公国首都在北山,主要是军事方面的考量。
因为整个米亚公国的水系在北山和南山之间的河谷一端交汇,这儿可以作为漕运的枢纽。
最强兵王在都市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这个道理搁在哪儿都是一样的,谁控制了漕运也就等于控制了粮草,在对外战争时期这是核心优势。
只可惜老公爵壮志未酬,攻打领国的时候被一位封号高手重创。
更倒霉的是,他拖着重伤之躯回来,好不容易在病榻前把后事交待了这才去世,结果他交待的事儿,也没什么人听。
说好是长女阿尔忒弥斯继位的,结果二儿子涅墨亚把这个位置篡过去了。
然后就在今天,老公爵的长女阿尔忒弥斯,将被绑在火刑柱上,被活活烧死。
这个消息早就散出去了,公国十七个伯爵领路人皆知,所以这天一大早,公国里但凡手头有富裕,能雇得起马车的,基本都在赶路。
烧个人,这事儿在大西洲并不罕见,对付异教徒的常用手段,隔三差五的事儿。
烧女人,那就少一点儿,烧漂亮女人那就更少。
而像阿尔忒弥斯这种贵族层里芳名远播的女子,这是整个大西洲的顶级美女,身份又尊贵,不仅是公国继承人,还差点成为皇帝儿媳妇。
这样的女人烧起来,想必是别有一番滋味的。
而且以她的罪名,那不是简单一把火烧了就完事儿的。
天火大帝 望川秋草
在烧死之前,刽子手必然极尽羞辱之能事,爱看这出的人可不少。
首席前夫,求放過 幽曳雨
在以前的华夏,刽子手算是半个门里人,是有师承的,办事儿知道规矩分寸。
大西洲,尤其是天澜帝国这边,林朔这会儿才知道,风气不太一样。
这儿的法律其实无从谈起,维持社会道德秩序的主要是宗教力量。
所以这儿的刽子手,是海神教的神职人员,有点儿像以前欧洲中世纪宗教裁判所的意思。
他们在行刑的时候,就跟当年苏冬冬的刺客信条刺杀似的,不是按规矩走的流程,而是一场即兴的表演。
为了起到最好的教义宣传效果,杀人行刑那是怎么残暴怎么来,大西洲民风彪悍,越是血腥大伙儿越是爱看。
而且刽子手之间还有竞争,谁杀人杀得漂亮,围观的反响好,这人活儿就多,出场的价码也高。
这次涅墨亚请到的刽子手,是整个天澜帝国在这方面首屈一指的高人,名叫屠良。
这人是业界明星,近十年来,但凡是他主刀的刑场,附近的旅店肯定是三天前就爆满了。
行刑的时候,那更是人山人海,别说刑场附近的位置了,哪怕是附近民居的屋顶都是寸土寸金,不掏钱提前预定,到时候根本站不上去。
今天阿尔忒弥斯领刑的地方,就在北山城镇的镇中心,从林朔目前所在的北山城堡城墙顶上往下看,远是远了点儿,可依然是一目了然的。
这会儿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晚上有事儿晚饭会耽搁,涅墨亚特地在城墙上摆了一个小茶桌备下了酒食,把林朔叫了上来一起喝酒。
这种应酬林朔真不爱去,不过事情到今天就差这最后一哆嗦了,倒也没什么所谓。
于是林朔和涅墨亚两人一边在城墙上喝酒,一边就看着山下的城镇。
涅墨亚显然心情很好,把屠良的事儿跟林朔说了。
“林兄弟。”涅墨亚微微笑道,“你猜猜看,我这次请这位高人过来,出了多少价码?”
林朔对这事儿没什么概念,老老实实摇了摇头。
“这个数。”涅墨亚伸出一个手指头,“一千金币。”
林朔一听不由得,不由得嘬了个牙花子,心想这人真是个败家子。
一千金币,那差不多就是一千多万了,这个价码如今搁在大西洲外面,猎门九大魁首都能请到了。
老贺前阵子就接了不少这个价格的买卖。
在大西洲请个杀人的屠夫,也要这个钱,这上哪儿说理去。
结果林朔这个表情一露出来,涅墨亚赶紧解释:“哎,林兄弟你不懂,我这次算是捡到便宜了。人家那是看在我父亲的面子上才来的。”
“这也叫便宜?”林朔问道。
“你是皇帝暗卫,平时就在宫里待着,不出来走动,所以外面江湖上的事情你不了解。”涅墨亚说道,“屠良这个人可不简单。
整个天澜帝国,封号级的高手不多不少怎么也有个百来位,只有这个屠良,是唯一的平民。
你别看他出身低贱,不过身手那是连我都佩服的。
知道他是怎么成名的吗?”
林朔心里虽然多少有了点儿兴趣,可却没搭茬,知道这人自己会说下去。
涅墨亚脸上有了缅怀之色,说道:“说起来也是巧,当年他的成名之作,我就在现场。
我那时候十多岁,跟着我父亲去帝国都城办事儿,就有幸目睹了那场行刑。
我看林兄弟那会儿估计还没出生呢,所以不知道这事儿,当时那是很轰动的。
罪犯,是南边儿烈日帝国的,名叫查河帖木儿。
这人厉害,当时这人在烈日帝国,跟我父亲在天澜帝国齐名,都是帝国的军事将领,而且也都是所在帝国的十大封号级高手之一。
查河帖木儿会被咱天籁帝国抓住,那是他们君主犯浑,中了咱们的离间计了,把这人卖给咱们了。
可抓是抓住了,要杀不好杀。
这种敌方将领,自然是要枭首示众,并且传首边疆的。
而查河帖木儿是个封号级高手,不仅擅长空手搏击,而且一身横练刀枪不入。
人的脖子硬不过刀刃,可这人偏偏是个例外。
当时刽子手心里都没底,生怕一刀下去刀刃崩出口子来,哪怕这人最后还是杀了,可杀人杀得那么难看,不仅饭碗砸了,皇帝也不会放过出丑的刽子手。
所以这趟活儿,没人敢接。
最后,就是当时还名不见经传的屠良揭了皇榜,主动请缨。
那个查河帖木儿你还别说,是条汉子,人被铁链绑着死到临头,还大笑不止,说咱们的刽子手绝对要不了他的脑袋。
结果屠良上去干净利落的一刀,脑袋都滚在地上了,查河帖木儿那会儿还在笑呢,都不知道刀已经下来了。
从此,屠良算是成名了,皇帝御赐封号,‘断首’屠良。
你看,这是两字封号,比我现在这个‘狮鹫领主’四字封号,还强两个档次呢。”
林朔听完点点头,神情不太满意:“可这次是火刑,他一个擅长砍脑袋的,是不是专业不太对口?”
“嗐,这你就别担心了。”涅墨亚说道,“杀人他是行家,没有不会的手段。不过有一点,他之前确实没杀过女人,这也是我这次出重金请他过来的原因。”
“这是为什么?”林朔不解道。
白夜绝舞曲 轻歌漫舞
“‘断首’屠良第一次杀女人,这个女人还是帝国出名的美女阿尔忒弥斯,林老弟你想想,这事儿是不是会很轰动?”涅墨亚一脸得意,指着城墙下的北山镇说道,“你看这从公国各处赶来的人,为什么来的啊?就是这个消息透出去了。”
林朔叹了口气,说道:“那个阿尔忒弥斯,说到底是公爵大人的姐姐,就算公爵大人为了大业不得不牺牲她,可这么办事儿,是不是有些过了?”
涅墨亚点点头:“林兄弟你不愧是自己人,提醒得很对。
这事儿我这么办当然是有我的考虑,不过三皇子哪儿,回头容易不好交代。
毕竟这是曾经的未婚妻嘛,要是死前还被屠良这种杀人的大师羞辱,然后被大家津津乐道,我估计哪怕我是按照皇命行事,可三皇子心里是不太痛快的。
所以林兄弟你回去的时候带上一些东西,回头替我送给三皇子,就说是我涅墨亚给他赔罪了。
另外皇帝哪儿,林兄弟也得替愚兄我美言几句。
等到我米亚公国舰队一出海,这事儿就算是大功告成。”
林朔听完这番话,心里也是一阵唏嘘。
原本看涅墨亚这副傻样子,林朔心里头对他的杀意其实是不浓的。
林朔本来就不喜欢杀人,只要你涅墨亚是对阿尔忒弥斯留一线,林朔未必会取这人性命。
听到这么一番话,林朔心想这人看来留不住了。
不仅蠢,还丧尽天良。
不过事情进行到这里,多少有些意外。
无敌修仙系统
那个刽子手屠良,是个两字封号的高手。
在大西洲,皇帝给修行人封号,那不是乱给的,有讲究。
其中最大的讲究就是字数。
涅墨亚这样四字封号的领主,皇帝给这个封号主要是笼络人心,而不是真的敬重他身上的修为技艺。
狮鹫领主,其实是一个很敷衍的封号。涅墨亚当时还只是个伯爵,皇帝这个封号给得显然是不走心的。
封号字数越少,这人越强,是大西洲的铁律。
整个天澜帝国,一字封号,也就一个人,那是当今国师。
天澜帝国第一高手,单字封号一个“圣”字。
紧接着的,是十个两字封号的高手,具体有些什么人林朔之前不清楚,现在知道了,其中就包括这个平民出身的“断首”屠良。
那么在今天这桩买卖里,林朔这边是买卖,屠良那边也是买卖。
以己度人,这人在今天必然是对手。
公爵府上下的几个高手,比如涅墨亚、安菲特里忒、伦恩等人,林朔都点过人头了,也做了相应的布置。
而这个断首屠良,则是个忽然出现的强敌。
在之前的安排里,一旦事情失控最后要抢人的话,刽子手是交给魏行山负责解决的。
这一下,老魏可能就有些够呛了。
也不知道这会儿正在楼下偷听的苗成云,能不能领会到这点,替自己把消息传出去。
宝宝军师:爹地,束手就擒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