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mrv人氣都市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 起點-第九十三章 問題不大,不用慌-bdaeq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
翌日清晨。
当淡淡的第一缕晨曦照进了柳洞寺之中的时候,夏冉就直接推门而出了,走出到了寺院之中。
他呼吸了一口冬天的寒冷空气,环顾了一圈四周院子,发现就和自己记忆之中的一样,柳洞寺的变化几乎可以说是没有……至少表面上没有任何变化,外观建筑该是怎么样的就是怎么样的。
当然,内在的变化可就大了——
大量的符咒,各种各样的术式,互相缠绕在整个寺院的外围。而且神代的魔女似乎颇费心思的梳理了圆藏山的地势风水,改变了大地的灵脉走向,将地下溶洞那直径达一公里接近大圣杯的魔术回路联结起来……
等同于重新设计了圆藏山的这片灵脉地的魔力中枢,并且恰到好处的将它牢牢掌握住,作为自己的魔术工房的核心枢纽。
至于寺院里原本的那些人早在十年前就都被遣散,拿了间桐家的一笔钱就离开了冬木市,什么都不知道。地契文书之类的都掌握在间桐家的手中,也就等于掌握在美狄亚的手中,所以在现代社会的十年间,她可以将柳洞寺改造成自己的魔术要塞。
完全不用担心有什么麻烦和问题,毕竟一切都是合法合理的。
夏冉只是随意的扫视一眼,保守估计判断这片阵地的防御强度是真的能够轻松扛住核爆的打击。如果这一次的圣杯战争还是正常开打的话,那么其他组真的只有被动挨打,却完全没有反抗的份。
只要美狄亚想的话,她才是能够一夜之间结束整个圣杯战争的人,就连金闪闪都会被她直接锤爆,无力回天……
因为Caster在圣杯战争里就是一个讲究后期发育的职阶,除非是强如所罗门的那种,才能够轻易取得胜利,否则的话都需要慢慢发育。
前期谁都打不过,后期谁都打不过,这就是Caster。
然而,美狄亚已经作弊的在两次圣杯战争之间,发展了足足十年的时间。而且绝对不仅仅只限于圆藏山柳洞寺,搞不好整座冬木市每一寸土地都有她的布置来着。
“早上好,Master。”
迪卢木多的声音从山门处传来,双手环抱着,坐在山门之上的他听到了身后的动静,回头就看到了走出到院子里的魔术师,于是打起了招呼。
在昨天晚上回来之后,他的契约就已经被转移到这个魔术师手中了。
不是因为交易什么的,而是因为就连那个神代魔女都重新和她的这位御主签订了契约,将自己重新定义为从者的定位……对此迪卢木多心情有些复杂,不过他很快就接受了现实。
要知道的是,他昨天晚上已经经历过了现实的毒打。尤其是知道那位最古之英雄王在昨天晚上接近凌晨时分,刚刚被保释出来,然后又被抓了进去,一整个晚上都在看守所里度过的事情之后,自然更加识时务起来了。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迪卢木多觉得自己现在这样就挺好的了,完全没有什么可挑剔的。
重生之商海霸业 关越今朝
——果然啊,虽然自己还是幸运E,但是只要不是枪阶,就没有什么可怕的了。
“早上好,迪卢木多,你是守了一夜吗?”夏冉举起手轻轻挥了一下,回应了一句,然后歪了歪头打量了一下这个现在以剑阶职阶现界的英灵,“其实没有什么必要,这场圣杯战争已经没有任何悬念了。”
“……我知道,Master。”
费奥纳骑士团首席勇士扯了扯嘴角,但还是一本正经的点点头:“不过我也没有其他的事情可以做了,既然被召唤出来了,那么总得干活才行,不能够只吃干饭吧,作为从者的尊严也不允许我这么做……”
“啊,说得真好,要是阿尔托莉雅有你这样的觉悟就好了,我就不用头疼了。”夏冉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接着赞赏的向他竖起了大拇指。
这个怎么能比……
迪卢木多装作没有听见,虽然不知道那位骑士王和这个魔术师具体到底是什么关系,但是多多少少也能够猜出一些。
况且昨天晚上在餐厅里,他虽然没有刻意去偷听,但是这群人也完全没有瞒着自己的意思。貌似这个魔术师掌握了第二魔法,能够在不同世界之间到处旅行,光是当前的这个世界就已经过去十年之久。
快穿之时空事务所 种花家的萝卜
而谁又知道他们在其他世界过去了多长时间,又经历了什么事情,互相之间的感情有多深厚,进展到了哪一步……
不过怎么想都好,要是真的觉得他们就是单纯的御主与从者的关系,那才是脑子坏掉了。
“这么说来,迪卢木多你很想找些事情来做了?”这个时候,魔术师慢条斯理的问道。
迪卢木多愣了一下,迟疑着点点头回应:“……是这样没错。”
他有些不妙的预感,但是在这个时候,也只能够硬着头皮开口,毕竟不可能说刚刚才说了那样的话,现在一转头就矢口否认,他身为从者的尊严的确不允许他这么做……只能够说还是太年轻了。
而且被召唤出来的时间也短,还没有被同化,以至于节操值还是满满的。
“那好,既然这样,我就交给你一项任务吧……”夏冉很是满意的点点头,伸手拍了拍这位勇士的肩膀,用一副“拯救世界的重任就交给你了少年”的语气说道。
什么时候上来的……
迪卢木多眼角抽了抽,看了看下方的院子,又看了看不知不觉站在自己身边,伸手拍着自己肩膀的魔术师。他明明一直看着对方,却愣是没有能够发现这个过程是怎么一回事。
根本就是一眨眼的功夫,这个人就已经出现在自己身旁了,犹如是从一开始的时候,他就一直都在这山门上和自己面对面交谈似的。
或許我從未愛過但早已傷痛
“记得昨天晚上的那个Berserker吧?”夏冉自顾自的说道。
“……记得。”迪卢木多心中的不祥预感加剧,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道,“听说那个是赫拉克勒斯,希腊神话之中大名鼎鼎的大力神,他应该是最适合Berserker这个职阶的英灵之一,坦白地说我不是他的对手。”
说着这样的话,魔剑士的脸色却没有多少沮丧,反而是充满了坦然与钦佩的表情。昨天晚上他之所以能够和那位希腊大英雄打得有声有色,你来我往的僵持一段时间,是因为他和美杜莎联手对敌。
百变德鲁伊
还有的就是,双方都在警惕可能会有人在暗中窥伺的问题,没有出尽全力的厮杀,生怕太过投入战斗,一个不小心被暗中的鼠辈偷了家。
“知道就好,那看来不用我给你解释了……现在要交给你的任务是,去找一找Berserker,争取把他的御主抓住,没错,就是那只一米三的萝莉。”
“……”
“……”
“我明白了,Master。”迪卢木多点了点头,犹豫着看向寺院里面,“不过要是只有Rider和我的话,应该是没有足够的胜算的,你是准备让Caster也一起去吗?”
骑士王早就已经明确表态,她是绝对不会参与这一场闹剧的了,那么柳洞寺一方还能够选择派出的就只有那个魔女吧?
可是这样一来,又会不会显得小题大作了一些?
他和Rider两个人联手,加起来对上赫拉克勒斯都还是没有什么胜算的,但要是那个达到魔法之域的魔女亲自出手的话,却又根本不需要他们两个人……
“不是。”夏冉说道,“就你自己去。”
“……”
“……”
不祥的预感化作实质了。
七年悟 杨奎修
——果然啊,虽然自己现在不是枪阶,但说到底还是幸运E,不就只有去死了吗!
“有什么问题吗?”魔术师没有听到回答,轻轻皱眉问道。
“有的,Master……”迪卢木多木然的回答着,他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说些什么好了,“我刚刚就已经说了,我不是赫拉克勒斯的对手,只怕无法胜任这个任务……还是说,Master你已经有了安排?”
他迅速的转动脑筋,突然觉得肯定就是这么一回事。
御主不可能明知道这个情况,还偏要派自己出去送死,这根本就没有意义。所以很有可能就是,这个魔术师给自己准备了什么必胜的手段?
这是很有可能的,因为他身上的两把魔剑之中的一把,就是来自一个德鲁伊法师赠送的,拥有切开一切的刀锋。虽然当初他最终还是落败于巨大的诅咒魔猪的攻击下,但是在剑身被巨型魔猪折断的最后,他还是用剑柄击穿了那魔物的身体。
这就说明了,很多强大到能够被称为先贤先哲先知的魔术师,他们所制作出来的魔术礼装,往往不会比一些诸神赠予的神器要差劲,甚至可能会更强也说不准……而眼前的这个魔术师,就符合这样的情况。
“当然了,对付赫拉克勒斯其实很简单,事实上,不仅仅是对付他很简单,对付其他任何敌人都很简单……我这就交给你在这一次圣杯战争之中,战无不胜,可以击败一切敌人的手段。”
在迪卢木多觉得自己已经看穿一切,期待不已的视线之中,夏冉自信的点头,侃侃而谈。
“诶?不、不用做到这个地步吧,Master?”迪卢木多顿时就是吓了一跳,确认了自己的猜测的同时,也突然觉得心里忐忑起来。
如果御主只是给予他更加强大的武器或者加护,让他能够在基本属性上拉平差距,有和那位希腊大英雄正面一战的机会,那么他还能够接受。因为机会只是机会,能不能把握住还是要看自己的能力。
这样一来的话,就算是最终自己不敌,还是败北而亡,迪卢木多也不会说有什么怨言。
可是自己的御主明显是要给自己横扫一切对手的手段,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悬念,无论是谁都会直接被打败……这样开挂就开大了,完全有违他的观念与坚守,迪卢木多觉得不能接受。
“什么做到这个地步?”魔术师轻轻挑眉,不过也没有理会,只是继续说道:“其实很简单,你都不用自己出手,直接举报他们就可以了。”
“……”
“……”
正想要说些什么的魔剑士沉默了下来:“举报……是什么意思,Master?”
费奥纳骑士团首席勇士此刻有些凌乱,这就是可以在这一次圣杯战争之中,战无不胜,可以击败一切敌人的手段?
“难道不是吗?”夏冉奇怪地反问,这的确是战无不胜的利器啊,现在只是受害者的数量还不够大,被公安执法打击得还不够惨痛,甚至于还没有反应过来,搞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但是这种情况不会永远持续下去,就算是他们搞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也会很快接受事实,在无法对抗无法推翻的情况下,承认并且利用冬木市的律法秩序……那个时候,一群不择手段的老阴逼,绝对是会无师自通的学会举报的。
当然要趁着现在的这段时间,先好好的利用一下这种方法了。
五分钟之后。
迪卢木多背影萧瑟的离开了,看上去很受打击。
夏冉站在山门之上,注视着他的背影逐渐沿着山径离开,消失不见,轻笑的摇了摇头。他知道这个魔剑士并没有听进去自己的话语,估计是绝对不可能会遵照自己给出的方法去做的。
不过没关系,就像是金先生现在的经历一样,一顿毒打不够的话,就来两顿、三顿……
迟早会成为热心市民的,不管他们是真的大彻大悟,痛改前非,变得遵纪守法起来;还是单纯的想要报复社会,想要将自己所感受的痛苦加诸于其他人的身上,这个都不重要,重要的仅仅是结果而已……
“Master?”身后传来少女清脆的声音,“你是什么时候回来柳洞寺的?”
“昨天晚上一点多左右吧……”夏冉轻轻的从山门之上跳下来,向着阿尔托莉雅走去,“不过那时候你已经睡了……真是放松呢,很少看见你有这么松懈的表现。”
嘘,别回头
“反正我现在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啊,不是吗?”骑士王一点儿也不在意的回答道,“就没有必要一直紧绷着了。”
她现在的确久违的感到了一阵轻松,仿佛终年忙碌隔不停的社畜迎来了罕见的长假一般。
不再有什么执念鞭策着她的前行,不再有一个王国在等待她的治理,甚至于下定决心,就连目前的这次的圣杯战争也是要撒手不管了……于是整个人就完全的轻松了下来,感觉到世界竟然是这么的美好。
自己以前到底是为什么要这么强迫自己呢?有些事情根本就管不过来,也不用自己去管才对……
阿尔托莉雅觉得自己一直紧绷的神经,终于得到了好好的休息。
“是这个道理没错……”
魔术师有些欣慰的笑了笑。
……
戮天邪君
……
“哈欠……”
打着哈欠,有着和阿尔托莉雅极其相似的容貌,和一头金发麻花辫的法国少女正在冬木市的街道上走着,她现在很想找个地方去休息一下,睡上一觉。
不过从昨天深夜就一直抗议到现在的肚子也不能够忽略,她的确是需要吃点东西了。所以蕾缇希娅想了想,觉得自己最好还是先去吃顿早餐,再找家旅馆落脚比较好一点。
就连贞德都没有催促她,毕竟这副身体终归还是一个人类少女的身体,不是说靠魔力就可以一直驱动下去的。
“呜……零花钱就要用完了。”
捡点了一下自己的干瘪瘪的钱包,金发少女禁不住的发出悲鸣。
买了机票之后,她就已经没有什么钱剩下来了,现在的这最后的一些钱大概也撑不了几天。
“抱、抱歉……我之后会还给你的,蕾缇希娅。”
某位圣女在少女的心灵之中有些手足无措的说道,她很少遭遇这样的事情,刚刚降临不久,首先就欠了别人一笔钱什么的。
“没、没问题的,贞德小姐你不用担心……”蕾缇希娅连忙强打精神,连连摇头,虽然这情况实在是很窘迫,但是也不是说真的活不下去了。而且她是为了更加崇高的理由而站出来的,怎么能够和圣女讨论让后者还钱的问题。
天使也要愛 布蘭朵
这个时候,她已经看到了前方的一家西餐厅。
看上去装潢有些高档,让她心里稍稍打鼓,不过定了定神之后还是继续向那个方向走过去。
日式料理什么的还是有些吃不惯,而且西餐厅也不会说真的是天价收费,她点些便宜实惠的食物填填肚子就可以了。
同一时间。
在餐厅靠窗的卡座位置上,优雅高贵的黑发少女正在慢条斯理的用餐,白色毛发的巨型狼犬慵懒的趴在她的身旁的过道上,虽然一点儿威胁都没有表露出来,但仍然是让餐厅里的很多人胆战心惊的。
遥远的向日葵
轻轻的放下餐叉,婉若公主的少女平静的看了一眼窗外的城市,轻蔑的笑出声来。
“让人讨厌的杂质鲜血的气味越来越多了呢,也不知这一次盛会来了多少人……”
她叹了口气,眼神不知道是怜悯还是淡漠,接着正准备站起来,却又突然想起了某件事情,身体顿时就是微微一僵。
有些大意了,直接来到冬木市,而没有做任何准备的她……貌似没有这个国家的货币来着……
盛宠商女毒后
虽然并不怎么在意人类,但是高贵的公主殿下无论如何也做不出逃单的事情,于是又坐了回去,神色平静的等待着。
问题不大,不用慌,等自己派出去探查情报的骑士的任意之一回来就可以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