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x9u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人發殺機天地反覆笔趣-第三百四十七章 百年無痕-7i6px

人發殺機天地反覆
小說推薦人發殺機天地反覆
异样的声音响起时,裴楚已然从打坐中睁开了眼,有所感应。
以他如今的修为,虽还远远未曾达到十品转通中普观普察的大神通境界,但周遭但凡有一点风吹草动,几乎也蛮不过他的耳目。
声音传来的方向并非大殿前,而是在大殿旁边的偏殿位置。
裴楚悄然隐没身形,朝着那大殿之内一声又一声的怪响走去。
他这隐身之法,乃是无字书中显现的一门名为“隐身神术”的粗浅法术。
施展此法时需要择净处面向北斗丁罡,叩齿三十六遍,硃书“隐身符”符在纸上,焚灰净水,念咒一遍,取气一口吹于水中,服之授持四十九日,人不能见其形。
又有口诀曰:日落西山暗,身形全不见,聚气助吾身,形容皆自变。
不过,对于如今的裴楚而言,法力到了,又有真灵书符,倒不需那么麻烦,抬手虚化就是一道隐身符,具备隐身神效。
虽还是容易被一些修持双眼神通,或者其他术法的能看破,但寻常人已是难以察觉。
而就在裴楚离开不久,靠在角落处小憩的三名宁西军老卒似也有所感应,睁开了双眼。
三人虽不比裴楚那般身具道术神通,可常年厮杀,枕戈达旦,五感也远胜过常人。
只不过三人并未乱动,反而一个个双手抱着直刀,继续似闭非闭地小憩。
敏锐的五感让几人察觉到了异样,但并未有那种冰冷的杀机,于他们这些老卒而言,这点动静并未放在心里。
而另一边,裴楚隐没了身形之后,一路来到了隔壁的偏殿,无声的脚步微微顿了顿,似在侧耳倾听。
“公子……”
“公子,救我!”
裴楚耳边隐约听到了一声轻柔飘忽的声音响起。
接着又是那仿佛叩门的啪啪之声。
“这地方有邪祟?”
裴楚站在原地轻轻皱了皱眉。
忽而,他看到了一个人影从篝火旁不远站了起来,左顾右盼,似有些好奇,朝着那异动的声音方向走了出去。
“嗯?”
裴楚似有讶异,察觉到那若有若无的话语并非是对他说,只是他六识敏锐,反而听到了这个声音。
他目光落在了那悄然挪动脚步的身影上,不由轻轻摇摇头,少年心性,最是对周遭的任何奇怪事情都会充满好奇。
从地上爬起来,似被那异响和低低的呼喊声所吸引的正是薛勒。
商队落脚在这处破庙,但几百人,自然不可能全部挤在一个大厅,旁边的偏厅干净些的位置,薛勒父子和其他一些商队中人占据休息。
啪啪——
声音在黑暗的夜色里不时响起。
仿佛是人在叩门。
“公子……”
“公子救我!”
跟着又是一声柔柔弱弱的女子的声音仿佛夜风般轻飘传来。
薛勒从门外走了出来后,很快就来到了这破庙大殿后方的一处看上去像是昔年禅房的院落外。
这些禅房破败已久,除了大概的轮廓之外,几乎看不出什么模样,但一些石柱和坍塌的佛像,隐约还能看出一些轮廓痕迹。
而那仿佛如叩门的声音传来的方向,便是禅房外一处坍塌的佛像下面。
天色不算亮,但借着偏殿隐约传来的摇曳火光,依稀还可以看得清晰。
倒塌在地上的佛像头部已经碎裂得不成样子,看不出面貌模样,而此刻,这佛像正轻轻的颤动着,仿佛地底有东西在推动。
“公子!”
“公子——”
佛像下面,柔弱的女声再次响起。
薛勒一手按刀,朝着那声音传来的佛像走了过去。
看他的表情并非像是被迷住,可神色警惕间似又充满了好奇。
“可是你在叫我?”
薛勒微微俯下身,冲着佛像下面问了一句。
佛像下似乎是压着一块石板,不断地有东西轻轻推动着,仿佛想要脱困而出。
“公子救我!”
残破的佛像下,那个柔弱的女声再次响起。
裴楚隐于不远处,望着薛勒站在佛像前,倒不虞他有什么危险。
他已然察觉到了那破碎的佛像下似乎有极重的阴煞之气,显然是鬼魅之流。
只不过有他再次,莫说是一般的怨鬼游魂,就是鬼王之流也难掀起半点风浪。
他对于薛勒的观感极好,少年人既想经历一些怪异事,他也乐于在一旁看个究竟。
“你是要我帮你移开这个佛像么?”
薛勒听到女子的声音再次响起,试探性地再次问了一句。
那仿若叩门推着石板的声音微微顿了顿,突然开口道:“小女子是……是此处怨鬼,还请公子先赐我一件单衣,不然小女子无面目见人。”
“什么?”薛勒听到这句话,脚步猛地倒退。
他心中虽有些许猜测,也曾听父兄辈讲起过一些诡异事,甚至今日白天还见着了沙暴和巨蝎。
可这自承是怨鬼,还是让他颇为诧异。
“公子莫怕,小女子求公子借我一件单衣,我愿当面相告。”
佛像地下的女声再次响起。
“好吧。”
薛勒微微犹豫了一阵,还是点点头,伸手将身上穿着的一件长衣脱了下来。
他对于鬼怪之事,要说害怕是有,但好奇更多。尤其是少年人虽自幼习武,可也听说过一些话本故事。
旁边的裴楚看得越发有趣,他已大概看出来,这佛像下面阴气深重,压着的确实是一怨鬼。
只是,这怨鬼不显形出来害人,反而躲在地底下,求一袭单衣,举动还是颇为让他觉得诧异。
薛勒答应间,已经将身上的长衣脱下,在戈壁荒漠,昼夜温差大,薛勒晚上穿的衣物颇多,即便脱了一件外衣,里间还缠着好几件衣物。
长衣落地,眨眼间从地下冒出一个白色的影子,几乎在薛勒还未能注意到,那从地下蹿上来的飘忽身影就已经将薛勒的长衣穿起。
薛勒双眼有些发直,望着面前穿着长衣的身影,这时才明白对方为何要找他借衣,原来面前这怨鬼竟是不着寸缕,他那脏兮兮的长衣被对方披着,依旧掩盖不了姣好的身段。
“你你……”薛勒一时面红耳赤,微微侧过头,不知该如何言语。
“多谢公子借衣,公子莫怕,小女子白骨衔恩……不敢害人。”
那女鬼盈盈行了一礼,声音带着气氛哀婉哭诉道,“小女子本是宦游家眷,和婢女家人途径此寺,为着寺中僧人强留,我抵死不从,被僧人怒而见杀,时我身上衣物尽褪,遂被裸埋于此,已二三百年。”
“二三百年?”
隐在不远处的裴楚听闻此言,似有些明白了过来。
面前这女鬼身上虽阴气深重,怨气缠绕,然此刻站在薛勒前确实不像是要伤人害人。
不过,裴楚听到着女子的控诉,已是明白了其中经过。
在大周之前,佛门释家昌盛,四处皆有寺庙僧侣。僧人占据大片良田,不事生产。
其中又有许多恶劣的,借着僧人身份,行许多作奸犯科之事。
而这个女鬼显然就是其中的一个受害者。
只是令人没想到的是,光阴流转,已然过去数百年。
女鬼又道:“小女子一直被困在此处,被佛光所慑,无法脱身,此后僧人被逐被杀一空,寺庙破败,小女子不知为何无法脱身离开,依旧被压着禁锢在这地底。直至新近不久,方才挣脱牢笼,能显形与世。”
“那……那你要我做什么?”薛勒眼眶微红,少年心性,听完了面前这女鬼的遭遇,已有些感同身受。
只恨光阴荏苒,已是几百年前之事,且如今大周境内,释家佛门绝迹,不然非得为这女鬼出气不可。
女鬼看着薛勒道:“小女子懵懂数百年,已于世间无牵挂,我一点真灵尽在骸骨之中,还请公子将我骸骨取出,以烈火焚烧。我已经不想再经历这浑噩难捱的岁月光阴。”
“就这些么?”薛勒心中也大感意外。
这件事自然是不难做的,在得到女鬼确认后,没有半点犹豫,就搬开了地面上那坍塌碎裂的佛像,然后又用刀剑撬开了石板,露出了里面一具森然白骨。
女鬼见着那白骨,再次魂体飘散,融入到了那骨骸之中,一件长衣飘然落下。
薛勒将那白骨取出,这番动静已然惊动了商队里不少人,包括薛元魁和裘彪在内等人都围了过来。
众人听完薛勒的话,一时唏嘘不已,数百年前之事,已无法追溯。
便是这处寺庙,如今也坍塌破坏,早已香火散尽。
在众人的合力之下,很快一个偌大的火堆搭建了起来,薛勒父子又将那女鬼的尸骸白骨放入其中,点燃大火。
火光中,众人隐约可见一女子盈盈行礼。
再无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