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0m3w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唐殘-第1018章 分兵救朔方(中閲讀-fpot3

唐殘
小說推薦唐殘
而在长相敦厚的张居言身边,一名风尘仆仆而做农人打扮的探报队官,亦是在语气沉重的汇报到:
“正将,这中原之地的蝗害可是自开春之后,就未尝停息过,所过州县俨然草木畜马皆秃。”
“如今许多城邑之外依然是饥民载道而饿殍伏野。更不妙的是此时就算抢种青苗也难以得活了。”
“是以城内城外百姓,俨然是人间地狱的两重天了。。各地守军和土团亦是严防死守外来人。。”
“拿着刀枪往外驱赶算是有良心的,还有直接劫夺过路流民的,事后就将那赤突突的尸骸,往旱沟里一堆。。”
“若不是我辈始终提了个小心,只怕暨此三番被人盯上不得脱身了。便是如此也伤了好几个兄弟,也差点儿回不来了。。”
“只是咱们分头一路向东行去,始终未能取得与那朱留守本部取得联络,眼见得都畿道各地都乱了,真真假假消息乱飞。。”
“今天有人说他在荥阳、明日赶过去又有人传乃是在汴城;然后赶到汴城之后,却又差点而迎头撞上了那蔡贼的人马。。”
“更有人传说他已然身故在军中,因此麾下各部皆已自行其是,而围绕着洛都含嘉仓的存粮相互争战和攻杀不休。。。”
“因此兄弟们这些天奔走下来,始终未能有机会靠近洛都,就被拦阻在了各处关隘处;也无法联络上都畿军中那些还算亲熟的部旧。。”
说到这里,这名中原老义军出身的探报队官顿了顿又道:
“倒是向东面前去的那些兄弟有所回报;据说他们沿着五丈河一路而上穿过滑、濮各地,成功抵达了郓州境内的大野泽近岸。。”
“只是当地亦是在各方乱战不已,更兼蝗灾过境后的赤土千里,已然看不到任何的耕稼之事,村邑市镇也是多有破败成墟的,游走与荒野的野狗比活人还多。。”
“而光是猬集在大野泽两岸藩镇的旗号就有数个,探报健儿们无法靠近和进入郓城,只能远远窥探一二,确认被围的州城上尚且挂的是天平军的旗帜。。”
“真是辛苦你了。。”
张居言却是一边勉励着一边暗自重重叹了一口气。
他是濮州临濮(今山东鄄城西南)人,也是最早跟随王仙芝起事的同郡人士;家里是世代务农的小康殷实之家,若不是连年灾荒和加征,让他被逃亡的农户连坐之下真的过不下去了,又何必放弃田土里的衣食营生呢。
虽然难免心忧和挂念家乡,但是眼下他能做的事情也不多了。在这里稳定住汝州境内大部的局面,同时接收、甄选和转运那些如潮一般逃奔过来的流民、难民;同时还要抵抗和清理那些走投无路或是铤而走险的各般武装;
同时也要与正在淮水南岸布防和设垒,防堵住渡水南下难民潮和流窜武装的朱存所部;形成相应的配合和呼应之势;确保平定未久的新地盘的恢复生产和基础建设,不至于受到太大的影响和冲击,已然是他力所能及的极限了。
为此他不得不打破常规,开始从地方收拢和整编中的武装中挑选精壮人手,来填充各处坞堡和关市改造而成的戍垒、据点;
从流民中甄选劳役来进行扑灭和遏制虫害,然后将解脱出来的数个本阵营头,作为应急和待机的救火队,四下迎击犯界的流窜武装。
但是从现状来看,他引兵进入河南地界的主要任务之一(接应和支援倾向本方的都畿道和天平军势力,并且伺机牵制住部分外在威胁和压力),已然失败了一小半了。
而剩下的任务,包括寻机打击和遏制蔡贼势力,防范蝗灾扩散等等,则需要足够的时间来布置和推进。这样的话,在三川相继平定之后,他就没法赶得上接下来的关内攻略了;这无疑是一件让人遗憾的事情。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上说,他只要在这里努力的深耕和经营下去,为将来做好足够铺垫和准备;一旦太平军需要平定中原/关东之际,作为相应独当一面的领军大将和最为熟悉当地情况的方面主帅,却又是舍他取谁呢?
这时候,就在他观阵的高台下跑来一名将校,大声的通报到:
“正将,在宋州境内的氓炀山一带,发现了蔡贼的踪迹了。。旗号为所属孙儒麾下的土团白条军。。。”
——我是分割线——
而在关内道与山南西道临界,大散岭半坡上的关城内,因为连续好几日夜不能寐和寝食不安而变得形容形容潦倒的高仁厚,也终于等来了翘首以盼的第一支援军;身穿两档铠而头戴夹耳帽和圆瓣盔,高举着飞云白马旗帜的(秦州)天雄军。
虽然站在墙头上放眼望去,这支自北面而来的天雄军依稀只有千余人左右;但是总算是大大振奋了一番大散关内,新旧八千余人马的士气和军心。因此,关内的守军已然迫不及待的开门相迎。
然而下一刻,关城另一头的贼军阵营中,却是再度响起了震天的金鼓声和山摇地动的大声呼啸;让高仁厚不得不放弃与来援军马的交涉,而连忙带着亲兵转头回去阵前督战和指挥一二,不然他生怕那些士气稍有好转的士卒,再度生出更多纰漏来。
然而,就在高仁厚赶到了大散关南面城头上,亲眼看着沿着大散岭曲折的山间谷道,缓缓推进而来的那些挡牌和炮车;还有成群结队持铳短矛、举牌跨刀,在细密的鼓点声中,如同灰色洪流一般淹过山势峡道的太平军阵列;
下一刻,他们一边与前来接洽的关内将吏七嘴八舌交涉着,一边却是不经意的四散开来,而相继靠近到了关墙下方;然后,突然在一阵尖锐的哨子声中,一鼓作气蜂拥上了关城的北墙和门楼,将那些目瞪口呆或是不明所以的守军,猝不及防的纷纷砍杀成一片血流成河。
不久之后,随着那些仓促回援的身影,被相继击倒在杂乱无章的坊市之间,又有数道彩色的焰箭,从北关的城门楼升上了天空,而爆发出清脆的响声来;。。
于是,仅仅在小半天的战斗之后;随着来自大昌关内内,带队冒险越过太白山麓伪装奇袭的别将王行空,与负责先攻的李罕之在城头交汇的那一刻。
正式宣告着这座关内四要的千古雄关,就此在内外夹击、抚背受敌的山崩水泄之势下,就此沦陷和易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