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xzma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一九八一年-第六百一十九章:阻擊索羅斯熱推-l4pio

一九八一年
小說推薦一九八一年
“暴跌往往会被政府重视,会出手救市,可以加杠杆疯狂做多,但是加杠杆做空保不准就会被盯上。”黄瀚解释道。
“嗯!有道理,国家在救市,资本在大肆做空,弄不好就会被处罚。
但是我们可以留少量资金做空,只要发现政府救市立刻收手,反手做多不就成了。”
“行!你愿意试试就试试,我建议撤出八成盈利,剩下的加杠杆做空,免得资金量太大了惹人注意。
做空的时间节点放到十月份最后一个星期的星期一,当天能够加多少倍杠杆,给加足了。”
“你怎么连具体时间都设定了?这不科学呀!”
没法解释,干脆不解释,继续“老卵”。黄瀚道:
“跟赌博的人别谈科学,记住了,玩过这一把咱们就暂时不玩了,以后在股市里搞价值投资,选择几个成长性长期向好的股票做长线。”
黄瀚的另类和神奇秦淑洁有些习惯了,她点头道:“嗯!我听你的。”
玩过这一把暂时不玩了是因为黄瀚知道美国股市在这一次股灾过后又基本上是稳步上扬。
而且这一次股灾拿上一次比较,对实体经济的杀伤力小多了,没多久就走出了哀鸿遍地的阴影。
股市没有大起大落,纵然黄瀚有先见之明也没法投机赚快钱,因为他不可能记得个股的具体走势,做不到高抛低吸。
只能进行价值投资,以后看准了如苹果公司这种整体向上的股票不断买进就不会少赚。
从资本市场赚快钱以后还是要玩的,否则对不起穿越者拥有的先知,只不过不是在美国玩。
要等到亚洲金融危机爆发的前一段时间果断下手,那时的黄瀚肯定大不同了。
九七年,黄瀚二十七岁,可以动用的资本该有多少,美国、香港的公司该有多大?
小学、初中、高中的同学们都应该有了几年工作经验,大学同学应该有很多,黄瀚当然尽可能用知根知底,晓得个性、人品的同学们为自己工作。
有钱、有势、有人,哪能坐看索罗斯赚快钱,至少要分一杯羹。
能不能搞他一把,让他偷鸡不成蚀把米,要看看那时究竟有多大实力,能不能大到得到国家层面的支持。
别看索罗斯可以调动的资本多,他很牛逼是不假,但是也没牛逼到撬动中国。
如果黄瀚那时牛逼到能够带领国家队阻击索罗斯。
先陪着他做多,然后抢先做空往外跑,有国家支持,说不定能把这个资本大鳄的现金流“狙杀”在东南亚,让他血本无归。
这种人其实也是赌徒,不同的是他赢了是个大赢家,所以被吹捧得上了天。
如果他输了结果是什么?恐怕真的有可能被亏得血淋淋的资本家联手追杀。
后来黄瀚笑了,社会主义的中国恐怕绝无可能参与这种游戏,自己只不过是一厢情愿罢了。
第二天上午,黄瀚照例去体育场跑步、打拳,学习小组的同学们也是如此。
体育场的条件好了,来这里晨练的城区居民有好几百,多的时候上千,其中就有李建国。
李建国自从当上食品公司一把手后,晨练时都会跟黄瀚偶遇,是黄瀚以前没注意他,还是李建国刻意为之黄瀚不去动那个脑筋。
这回又遇到了不是互相打个招呼,黄瀚喊住了他,道:“叔叔,我正好有事情找你,我们去那一边聊一聊。”
“好!我也想和你谈谈呢!”
“最近干得咋样?”
“还行,门店都承包出去了,香肠的生产已经抓了上去。
我跑了“全力企业”、“惠农集团”、“阳光集团”、“江河船舶集团”等等大单位,已经签了几十万销售合同。”
“原本你们生产的香肠就是三水县春节送礼、发福利的首选,你亲自跑,能够保证质量,人家当然给面子!”
“他们其实是因为知道你给我出了金点子才暂代食品公司一把手,是给你面子!”
这话不是拍马屁,黄瀚是三水县智囊,他的建议能够左右县里的决策,所有的干部都心知肚明。
最关键的是黄瀚的建议回回正确,能够让黄瀚瞧上眼的干部都青云直上。
甚至于一个小集体单位不起眼的二级账会计,仅仅是黄瀚看中了她的人品,认为这个人淡泊名利乐于助人。
这个会计就被幸运之神眷顾了,调动进了县政府财务科,成为了筹备处总账会计,现在兼职“恩养堂”敬老院财务科长。
前一段日子三水县在流传一段佳话。
故事的主人翁不是黄瀚,而是聂淑宁,内容当然是八一年的初夏,电影院西门外的路灯下,一个慈眉善目的妇女给了一个穷孩子微不足道的帮助……
民间流传着太多某某大家闺秀帮助了落难的公子,然后公子金榜题名后涌泉相报的话本。
听过韩信报恩漂母这段故事的老百姓恐怕超过一半。
聂淑宁的故事简直是好人有好报的现实版,不知道多少人叹息,为何那时不去电影院门口买茶叶蛋呢?
因此黄瀚识人,知恩图报的名声广为流传。
反正年底需要买副食品发福利、拜访协作单位,买食品公司的香肠又不违反原则。
举手之劳就能帮到李建国,说不定就能跟黄瀚结个善缘,何乐不为?
因此李建国亲自推销的成绩大大好于预期,更加坚定了他带领食品公司干部职工打个翻身仗的信心。
黄瀚泼冷水道:“货拿不出手,仅仅靠面子有个毛用。”
“放心吧,我能够保证质量和口味,不会让你丢面子!”
“嗯!这就对了,你们这些做副食品的就应该把质量要求永远放在第一位。你这段时间有没有跑养猪专业户,有没有和卫生检疫站联系呀!”
“肯定啊!简直是立竿见影,我们公司生猪的屠宰量比上个月增加百分之三十,下个月的情况还会更好。”
“嗯!看来情况蛮好的。你干得不错!准备一下,八点钟去‘事竟成宾馆’二一二房间找秦淑洁女士。
她是‘华美风’的资方代表,对合资生产‘火腿肠’的建议很感兴趣,已经带来了相关资料,你们好好谈谈。”
“啊?人家都来了,这么快?”李建国顿时喜形于色。
“时间就是金钱,资本家都是逐利的,哪有可能拖拖拉拉?
你们要注意,一定要适应人家的办事节奏,国营单位的拖拉作风要不得!建议你拿到相关资料立刻着手修建厂房,争取半年内投产。”
“嗯!嗯!修建厂房的资金我们公司拿得出,可是万一合资的事儿谈不拢怎么办?”
“双方都有合作意愿,哪有可能谈不拢?况且秦淑洁女士的能量大着呢,她手里掌握的资方又不是一家,你只要能够打动她,事儿就算成了。”
“放心吧,我肯定热情接待。”
“重要的不是接待,要展现你们的合作诚意,不要过于斤斤计较。资本家都是无利不起早的!”
“我明白,我们太迫切需要进口设备,只要能够带来设备和技术,万事好商量!”
“有你这个表态更加好谈,预祝你们成功。我跑步去了。”
“黄瀚,等等我,你再跟我谈谈呗!我心里打鼓呢!”
“做到不亢不卑落落大方就行了。你要对我们三水县的投资环境有信心。”
“你能不能说得再具体点?”
在李建国心里合资太高大上了,他真的心里没底,就差请黄瀚帮着谈判了。
他哪里知道,合资的事儿就是黄瀚做主,谈判时哪怕他跟个二百五差不多,这件事儿也办得成。
黄瀚见李建国追着自己,跑得上气不接下气,道:
“八点钟就要去见人家外商,你难道不需要做些准备,跟其他干部交流一下?”
“哎呦喂!只有一个多小时了,对不住,我得赶紧回去。”
李建国急急忙忙跑了,跑得满头满脸都是汗。
也在晨练,跟黄馨、杜佳等等女同学跑在一起的李梅瞧见了,连忙喊道:“爸爸,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好事,来了外国资本家跟我们食品公司谈合资公司的事儿。”李建国说得很大声,故意让晨练的人听到。
“呀!这么大的事儿啊!”李梅也跑着追李建国去了。
黄瀚看了看跑到身边来的钱爱国,道:“待会儿回家遇得到你爸爸吗?”
“遇到,他现在只要不出差都是准备好了早饭等我回家一起吃。”
“你让他关心一下食品公司的合资谈判,最好由他来帮着把关。”
“合资谈判?你又准备把这种好事算到我爸爸头上?”
黄瀚调侃道:“谁让你是三水县名闻遐迩的钱三哥呢!”
“哈哈哈,大哥,够意思,我这就回家跟爸爸说去。”
也在旁边听着的成文阁问道:“你又帮着我们县拉来了外商啊?”
“不是我,是沈晓蓉小姨,你见过的。”
“沈晓蓉小姨我认识,她好像都是听你的。”
“哟!你总共没见过她几次,怎么会有这种感觉?”黄瀚奇怪道。
“呵呵,是从她跟你说话时的态度瞧出来的。”
“不简单啊!成文阁,你其实比绝大多数同学都聪明,至少你的观察力敏锐。”
被黄瀚夸了,成文阁还有点不好意思,他习惯性挠挠头,又露出“阿甘”的神情。
黄瀚道:“有些事你心里明白就行了。”
“我懂,我不会乱说话。”
“你是我最信任的人,以后帮着我干大事。”
“嗯!嗯!我最愿意一直跟着你,不管做什么。”成文阁乐坏了,又道:
“我其实一直在想,不再上学了,以后怎么办呢?现在好了,啥也用不着想了,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黄瀚调侃道:“卖茶叶蛋行不行?”
“行啊!蛮有意思的,如果我们俩来卖,排队等着买的群众恐怕能够排一二里!一天下来恐怕也能赚不少呢!”
“啊?”没想到成文阁思维跟绝大多数人不一样,他居然是这么理解黄瀚的调侃。
“哈哈哈……”黄瀚实在忍不住笑喷了。
萧蔷、张春梅、陆瑶、王慧玲等等女生跑在前面,不是她们跑得快,而是黄瀚、成文阁多跑了一圈又将要遇上她们。
听到黄瀚在大笑,萧蔷立马回过身问道:“你们聊什么开心的事?笑得这么大声!”
“成文阁说,萧蔷同学健康活泼心地善良,我听着觉得高兴!”
“去去去,成文阁不可能这么不着调!”看来萧蔷蛮了解成文阁。
见黄瀚不肯说,萧蔷跑到成文阁身边软磨硬泡,不一会儿就听见萧蔷的笑声传来……
上午九点钟,食品公司李建国以下十几个干部和轻工业公司的七八个领导陪着秦淑洁参观。
中午,县领导钱国栋、许慕光亲自作陪。
按理说秦昆仑和宋解放、陈义华都应该到场,不仅仅是看秦淑洁资方代言人的身份,更多是因为秦淑洁是沈建华的小姨子。
但是三水县领导真的有点忙,秦昆仑去了省里,宋解放去了首都,陈义华要值班,县委哪能倾巢出动,总得留一个能做主的处理突发事件。
这年头没有手机,没有传呼机,全部靠固定电话联络。
值班领导是不可以离开县委大院的,否则上级领导打电话来,连接电话的领导都找不到,麻烦大了。
双方的合作意愿如此强烈,事儿当然好谈,正月初七食品公司就会开始建设厂房,秦淑洁表态,最迟六月中旬,所有的设备都能到货安装。
初步达成共识后,双方草签了备忘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