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as1人氣言情小說 劍頌-第六百五十二章 存在於前熱推-tij50

劍頌
小說推薦劍頌
这时候,在这片天地内,最难受与愤怒的,就是冒顿了。
堂堂的大单于,长生之地的天子,撑犁孤涂,居然如此的窝囊!
他的人头,成了两个所谓“天神”的赌注!
“我才是长生之主!!!”
冒顿愤怒的嘶吼,声音传动九天:“不论你是谁,也不论你曾经是否与我部有过渊源!如今,我才是匈奴的主人!”
“你竟然敢拿我的头颅,作为你们的玩物与赌注!”
冒顿的心情剧烈波动,怒气逐渐难以遏制。他已经不再是过去那个,即使旁人需要他的妻子,他也可以拱手相送的隐忍者了。
在降伏大月氏之后,在杀了他的父亲头曼之后,在镇压了整个长生之地的人之后……
他已经蜕变了,整个长生之地,乃至西域都没有人敢违背他的意志!
然而他如今却沦为他人手中玩物!
何等屈辱!
周围的匈奴人如同成为傀儡一般,不再听从他这个大单于的指挥,明明是在保护他,但却是把他当成了猪,羊!
冒顿突然拔剑,一剑斩向一个“亲卫”,然而剑落下去,却斩中空无一般,剑没有杀到任何东西……
亲卫似在极远处,却又在极近处。
亲卫依旧在阵法当中纹丝不动。
冒顿在愣住之后,心中产生了巨大的恐惧。
而此时,祭天金人道:“你应该相信我,但你没有,你是一个雄主,所谓雄主者,当要有猜忌之心。”
“所以你做的是对的,但是你是刺不中这些勇士的,他们现在,肉身就是天地,既存在又不存在,他们现在是‘寥天之一’,要灭他们,那就是打崩天地,而不是针对某一个人。”
“而他们的精神,则是与自然同在,同时在有形的世界与无形的世间对抗着敌人。”
“这是世间的巨壁,是厚重的山。”
“要搬动大山,即使是现实中的圣人都难以做到,最多只能搬动形而不能搬动质,而强于圣人的人物可以搬起,但这种人又有多少呢?”
“纯粹以力量来搬山且不容易,更何况搬动一座精神中的大山?”
“人的精神被山所镇压,那肉体也不过是无用的尸骸罢了。”
祭天金人的话被冒顿听到,冒顿的神色阴沉无比。
他在此时做出决定,他一定要得到类似这种的力量,能肆意操纵,玩弄他人的力量。
如果不想被当做傀儡,那么自己就要做操纵傀儡的人。
这种无法掌握一切的感觉,很可怕,很恐怖。仿佛让冒顿回到了很多年前的那个夜晚,当时他在大月氏当人质………
这时候,白登山上,项籍感觉到了冒顿那愤怒的一剑,天地间的风,仿佛都被那一剑带动起来,远远的传到了自己这里……
不过事实上并没有。
但是这就是察天地之细致的力量。
“感觉到了吗?”
程知远问道:“那是风。”
项籍没有回应,越发忘我,在感觉那一剑,在回想那一剑。
那一剑带动了风。
剑并没有杀中那些匈奴人。
但是风,是否触碰到了呢?
“我想我或许知道如何破阵了,但还需要一些试验。”
项籍深吸口气:“师祖公,我明悟了。”
虽然文不成武不就,但是项籍对于战斗,有一种特殊的敏锐,像是野兽一般,有着冒险的本能。
这一点上,和项燕一摸一样,当年项燕击李信,就是用的分而奇击,从而大破李信,因为李信也是一个爱冒险的人,项燕恰好抓住了李信的性格……
“八百骑……”
项籍看着身边的人,数万大军被困在这里,此次冲出去,只需剩下八百骑?
是对方在放狂言,不认为自己可以活下多少人?
还是对方真的有这种实力?
现在看来,无论怎么比,与天地相合一的匈奴军队,显然比楚军要强大无数倍。
人力可胜天否?
过去天不能言,自然无答案,而如今,天,降世了。
“我将用各位的性命去赌。”
“我们将胜天于此!”
项籍知道,士兵们是听不懂什么天啊人啊的,所以只需要告诉他们怎么打,再用胜天一步这些话,来激励他们的士气,就足够了。
还能和自己在这里的,无不是老卒,他们凶悍,他们已经一无所有。
就像是一柄锋利的剑!
剑最凶猛的攻击,就是刺!
有三千人出来了,他们沉默着,即将去送死。
“我需要继续的看,看这片天地的破绽,山虽然沉重,但是风可以穿过它,或者……凌驾它,绕过它!”
“真正的山,是冒顿,其他的山,都是虚假的……”
“八百骑,是破阵之数!而不应该是乞活之数!”
三千人下山了,分成六队,从六个方向出发,又有六百人驾驭战马出去,他们冲锋向前!
匈奴人此时也冲了出来!
就像是天地挥出了一鞭,鲜血与尸骸开始坠落在大地上,元气开始浮动,而天地间的风,开始吹拂了。
项籍感受着那些风。
心中想着程知远的话。
堕肢体,黜聪明,离形去知,同于大通……
忘其所以记,内不觉其一身……
外不识有天地,然后旷然与变化为体而无不通也……
项籍看着那些楚军士兵不断死去,不断死去。他一句话都不说,就像是化成了一个木头,他尽力把自我摘除出去,即使对他来说很难以做到……
但现在不得不如此做!
天上下起来血雨,楚人的士气在摇摆,而项籍的眼睛则是一直看着那片挥洒血水的土地。
随后,在这一刻。
项籍仿佛看到了一个人!
那是一个已经从世间离开很久的夫子,那是程知远!
程知远也感觉到项籍的目光,不免点了点头。
“你看到了,但是还不够。心不动故。何谓不见?是为形都泯故。”
“你不存在,它也不存在,但是冒顿存在!”
“来!”
就是这一声,犹如天地之间起惊雷,三江震荡,天水倒流!
项籍感觉到了风!
浩瀚的风!
那些死去的人们,在匈奴大军移动的过程中,他们的血气化为了大风!
山的动向,山的破绽!
项籍长啸一声,此时楚军之中,所有骑兵,跃马而起!
祭天金人沉默不语,再看程知远,道:
“大祭酒一言道破山风之变,世人惊矣。”
就见到世间大阵,项籍冲去,如过无人之阵,它为剑锋,所过之处,万象皆只是天地而已!
“万物为风!”
楚军的人们重复着这句话,他们只看着项籍的背影,后面的人看着前面的背影,于是他们都穿过了匈奴大军!
一杆重枪,抵到了冒顿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