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681m精品小說 穿越尋俠記 愛下-第五四一章 天上也沒有不散的宴席熱推-3lfa4

穿越尋俠記
小說推薦穿越尋俠記
能够打中诸天万界任何一个角落里的人,只要你记得他的真实相貌,打则必中!
这项技能可是太逆天了!李智云这句话把会场上所有主宾的目光都吸引过来了,那些原本认为李智云送首饰只是为了哄老太太开心的人们也都不禁动容。
李智云也是在逆向操作膨胀永恒之枪的时候才发现这杆枪的射程竟然是无限遥远!难怪北欧神仙把它捧得那么高不可攀,其实是有道理的!
“竟然这么厉害啊?”王母也忍不住惊叹出声,这可比老君的金刚镯厉害多了!
老君的金刚镯已经是相当逆天的法宝,能够从仙界打到凡间,而且能够准确命中,然而这枚戒指居然号称能打诸天万界,岂不是要比老君的金刚镯还厉害千百倍?
王母激动得都流出了眼泪,这辈子历经数万年,从一名豆蔻少女到嫁人生子,再到丧夫守寡直至今天,曾经收到过无数珍稀礼物,但还是第一次收到如此贵重如此逆天的法宝,而且送给自己法宝的这个人又是一个原本素味平生的英俊少年,这简直就像梦幻一样!
她已经不想再问还有没有“最后”或者“第三”了,有首先和其次这两样已经足够了,这法宝绝对是无价法宝,甚至是混沌至宝!
泪水滚落的同时,她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就问:“智云,你说你又不图财,也不求官,还不贪美色,那你到底图个什么呢?还有就是,这戒指既然如此珍贵,你怎么就舍得送给我了?你难道不想自己留着用么?”
王母娘娘的问题也是众人想要知道的问题,这个宇宙中从来都没出现过李智云这样的人物,不论是凡人还是神仙,也不论是男女老幼,都是秉承着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生存法则,奉行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处世哲学。
那么李智云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众人想不出,实在是想不出。
李智云也被这个问题给问住了。是啊,我到底是图什么呢?
法宝或者神兵这件事其实很好解释,因为自己已经从河图洛书中悟出了借助身外之物的人永远都不可能踏上真正的巅峰这个道理。
太上老君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老君貌似得道高人,其实却是境界不够。他太过执着于法宝和丹药,始终认为法宝和丹药才是辅助凡人乃至仙人快速成长的重要道具,却不知这个观念是错误的。
用法宝和丹药培养起来的武者或仙人都是拔苗助长的失败品,就如同后世现代使用激素催肥的家畜和家禽,从内在、从根子上就已经废了。
真正步入高深境界的应该是鸿钧道祖那样的人物,鸿钧已经懂得了法宝和丹药的害处,所以不论曾经拥有过多么厉害的法宝都会“大气”地传给弟子,从弟子的角度看去他这个当师父的简直是胜过父母,但其实却是他不想被这些身外之物妨碍了修行!
而如同元始天尊、以及元始天尊座下的十二金仙也像鸿钧一样大方、把法宝传给了杨戬、杨任、哪吒、雷震子等三代弟子,则是在有意效仿祖师鸿钧的“高风亮节”,并非懂得了法宝对修炼者的害处。
只不过他们经过这样效仿之后毕竟也收获了益处,只是他们自己不知道罢了,唯有太上老君始终执迷不悟,还在八卦炉边刻苦钻研,企图炼制更高级、威力效果更大的法宝或丹药出来,这就是境界不够了。
相比之下,如来佛祖的境界反而高于老君不少,因为如来佛祖的法宝非常之少,仅有的几样也是自己亲手制作的空间法宝,比如空间戒指,并且不是用来辅助修炼,所以对他的修为并无害处。
正是因为悟出了这个道理,李智云才会叮嘱先前在仙界收到的弟子江华,告诉江华一切身外之物都将导致你这辈子无法站在真正的巅峰,身外之物用的越多,将来的成就距离巅峰就会越远。
所以他才会对永恒之枪改成的戒指毫无留恋,这其实是境界使然,即使不对王母说出实情,至少他自己是知道原因何在的。
但是除了法宝神兵之外,自己既不贪图钱财、也不贪图官职、又不迷恋女人,那么自己的追求是什么呢?仅仅是寻找根本不存在的仁侠么?
到了今天这个时候,他已经可以负责任地说,符合寻侠系统定义的仁侠一个都没有。至少他是没有看见这样的仁侠,而在之前的经历中见过的几个颇具仁侠之风的人物,比如狄知逊,比如秦琼,比如平行世界后世现代的冷清,他们这些人所具备的侠义色彩也是有着局限性的。
他们并不比北宋的萧峰、南宋的郭靖以及明朝的令狐冲更具侠格。
如果单纯比较每个人念力接收区里面的侠义值,那么现在自己已经是无可争议的古往今来的宇宙第一,但是这样就能证明自己已经是个标准的仁侠了么?差远了!
至少李智云认为自己距离标准的仁侠还差得很远。
但是如果要说像他一样不贪图钱财、官位和女色,甚至是从来都不是为了自己活着的人绝无仅有,那也不是。
李智云认为这世上至少有一个人达到过这个境界,而且这个人还通过身体力行带动了他身边的人乃至他那个时代的一代人,几乎绝大多数都做到了不贪图钱财、不贪婪女色,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即使是当官也是为了给人民当牛做马。
这个人就是华国古往今来唯一的伟人,伟大领袖***!为了拯救华夏人民于水深火热,为了能让人民当家做主过上幸福生活,他奉献了他伟大的一生,而且真正做到了率领国民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令豺狼虎豹不敢轻犯。
然而这件事也没有必要给眼前这些人去解释,也没法解释,因为时光还没有流转到那个时代,而且在那个时代过后,世间仿佛又回归了“正轨”,人们的思想又变成了眼前这些人一样,怎么解释呢?
想来想去,李智云只能用一句话来回答王母娘娘的提问: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他没有说出这句话来,以免伤及王母的自尊,只是转向骊山老母说道:“我这人做人有个习惯,就是言出必践。但是在先前对你承诺的那件事上却没有做到,所以现在我打算再去一次结界。把结界之心给你拿回来!”
他相信骊山老母的为人,因为骊山老母在听说他出现在西提集之后并没有跟随天兵天将去西提集捉拿他,这就说明骊山老母没有说谎,人家是真的不在乎那点念力。
对于这样的一个人,自己做过的承诺又怎能不兑现呢?虽说当初自己和苏倩倩试图进入结界有被骊山老母逼迫的味道,但是现在不是已经揭过了么?所以该兑现的事情还是得兑现。
不料骊山老母却坚决反对道:“你不能去!你现在已经是仙人了,那里是神仙的禁地,要么进不去,要么进去必死!”
众人闻言尽皆点头赞同,有更清楚结界底细的人就说道:“且不说这结界仙人进去必死,只说它的准确位置在何处?根本没人知道!”
随即又有人赞同道;“何止是仙人进去必死?我看只要是个人进去都活不了!没错,先前是有人说过结界的位置,也有人传播过进入结界的方法,但是真正找到一些符合条件的凡人进去了,却是一个活着回来的都没有!”
还有人说道:“别的也不用说,就说那灭法门吧,横行仙界多少年了?咱们有办法对付他们吗?没有!后来有人说灭法门其实就是躲在结界里的,这怎么剿灭?连找都找不到他们!”
李智云听了这些话也没往心里去,因为他在这件事情上比这些仙人了解得更多更详细,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就问骊山老母:“你先前也让别人去过结界吧?有没有一个姓霍的?叫霍金。”
骊山老母闻言眼神就变得迷离起来,似是陷入了回忆,嘴里喃喃说道:“我派去的人可多了,有姓……还有姓牛的……姓艾的,姓霍的倒是……啊!”
她“啊”了一声,同时眼睛一亮,说道:“是有一个姓霍的,是霍去病的弟弟,他叫霍光!我想起来了,嗯,当时霍光已经六十岁了,而且病入膏肓,我不派他去他也活不了几天,怎么,你见过他了?那说明你们都进了结界了?”
李智云苦笑道:“我没见过他,他没进入结界,我也没进去,不过我和他一样,都被结界的界壁空间挤了出来,落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他到了那个地方立即就死了,却赶上另一世的他刚刚出生,所以他给那孩子改了姓氏叫做霍金。”
旁边众人见李智云和骊山老母只在进入结界这件事上说个没完,便即兴趣缺缺,都忙着互相敬酒交友去了,李智云这张桌子旁边就只剩下了王母娘娘以及骊山老母以及嫦娥三人。
结界对于仙人们来说毫无吸引力,如果不是为了报复灭法门,人们甚至根本不会在意有关这个地方的任何话题。也就只有骊山老母不知从哪里道听途说来的消息,说结界里面有结界之心可以复活她的重孙子秦始皇,所以才矢志不渝地找人进入结界。
李智云只是忽然想起了霍金,才这么问了骊山老母一句,不料却听她说起霍金竟然是汉朝的霍光,随即又想起刚刚骊山老母说过她派去的那些人的姓氏里面有牛的,姓艾的,就忍不住又问:“你派去的姓牛的叫什么名字?是不是叫牛顿?”
这次骊山老母回答的很快,显然是印象很深,“那倒不是,姓牛的是魏国的牛金,被司马懿灌了毒酒,临死前我把他救了,却只能延续七天性命,索性让他去了结界。”
李智云心说莫非牛金也跟霍光一样,被挤到了英国?然后在死掉之前把记忆传给了那个世界里的他,改姓叫牛顿?可是为何牛顿没得渐冻症、也就是肌肉萎缩性侧索硬化症呢?难道是司马懿的毒酒提前起到了以毒攻毒的作用?
于是又问:“那姓艾的又叫什么?”
骊山老母这次想了半天才说道,“那是西汉初年派去的人,那一年我派去了几十个人,都不是什么有家室有背景的人物,他们的名字我实在是想不起来了。”
李智云听了以后就忍不住笑了,如果姓艾的过去变成了爱因斯坦,那骊山老母可就太牛了,比北清大学的教授还牛一百倍。
北清大学的教授培养一个出国不回来的华夏学子还得用好几年的时间给他们洗脑,让他们抛弃爱国思想呢,人家骊山老母却是送过去直接就变成外国的世界级顶尖科学家,这教育水准简直是没谁了。
李智云这么一笑,把王母娘娘和骊山老母都笑得一头雾水,不约而同地问他:“你笑什么?”
李智云笑道:“我笑你送过去的其他人都变成了学霸,无需使用武功就能傲世全球,就只有我一个被你送过去了却变成了学渣,遇事只能动粗。”
“什么是学霸?”
“什么是学渣?”
两个老太太同时询问,李智云无奈道:“学霸就是有学问的人,学渣就是不学无术的人,给你们举个例子来说吧,在天庭里,比干就是学霸,连阿斯加德的语言他都会说,可见其是何等的博学多才。”
“那学渣呢?谁是学渣?”王母娘娘好奇心极强。
李智云就更无奈了,说谁不学无术才好呢?你这不是让我得罪人吗?想了半天,终于决定把这个恶名推给猪八戒那个倒霉蛋,说道:“天蓬元帅猪刚鬣就是学渣。”
嫦娥听了之后就忍不住愤愤不平地说了一句;“那家伙就是不学无术,还想趁着醉酒非礼我,活该被贬下界。”
话音未落,忽听天上传来喜鹊鸣叫连连,众人抬头看时,却见一座鹊桥横架在夜空之中,均知此乃牛郎织女相聚之时。
李智云忽然就来了兴致,手指天空鹊桥吟道: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好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