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e7s人氣都市小說 我有超體U盤 起點-401-開顱手術熱推-4hnxw

我有超體U盤
小說推薦我有超體U盤
一个月后。
生命科学城中心医院一楼ICU病房内。
一名面色死灰,瘦到脱相的老者被缓缓从ICU病房内推出,朝手术室推去。
而在手术室的旁边,除了三名护士外,还有四名神色各异的家属跟在身侧,其中为首的是一名六十来岁的老者,而旁边似乎是老者的家属。
这些人神情严肃的看着三名护士将病患推走,他们也亦步亦趋的跟上,直至跟到了一间无菌手术室外。
“你们不能进去。”
跟到这里之后,其中一名护士制止了众人,“里面的环境是无菌的,你们进入后会令患者受到感染。”
“可是我爷爷在里面。”
一名三十来岁,留着鸡冠头,穿着牛仔装戴着鼻环的男子摊了摊手,他扭过头,突然看到手术室旁边还有一道门,其中一名护士走进去后,露出了门内竟然有一道能观看到手术室的观察窗,顿时大声道,“嘿,你们这是做什么?”
“怎么了布鲁诺?”
老者转头对男子问道。
“父亲,他们在手术室旁有观察室,我看到一个护士走进去了!”
鼻环男大声叫了起来,同时就想去推观察室的大门,结果却被门口两名神情僵硬的保安拦住了。
“嘿,伙计,动手术的是我爷爷,你们凭什么不让我进?”
鼻环男一边拨开对方的双手,一边质问道。
可是,两名保安打扮的男子并没有任何解释。
“请问是这样吗?”
老者顿时看向阻拦自己的那名护士,“我父亲沃森的手术,我们可以进去观察吗?”
“这……”
护士顿时迟疑了一下,随即为难道,“今天可是钱先生在里面观摩手术的,算了……我去请示一下好了。”
随即她也走了进去。
半分钟后,护士再次走了出来,她朝三人点了点头,“钱先生允许各位进入,还请各位保持安静。”
“什么狗屁钱先生……”
被称为布鲁诺的鼻环男低声嘀咕了一句,随即却被一旁的老者制止住了,“布鲁诺,这里可不是你那个芝加哥三流飞车党帮会里面,说话要多注意一些。”
说着,几人在护士的邀请下进入了观察室。
老者走进来之后,第一眼看到的,便是自己左侧一道光洁明亮的落地窗,而落地窗的另一边便是手术室,在落地窗的显现下,整个手术室的一切毫无遮拦的映入了观察室众人的眼帘。
而在观察室内,则摆放着两张长条沙发,以及一台茶几,此时沙发上正有三人分别而坐,似乎是在交谈着什么。
当老者看清其中一名大约四十来岁的白人男子时,突然瞪大了眼睛,露出惊愕之色,“费利克斯叔叔……是你吗?”
那名四十多岁的白人男子闻言抬起头,看到眼前白发苍苍的老者后顿时会心一笑,“原来是小沃森啊,我们有将近二十年没见了吧?”
“真的是您……”
老者满脸激动,他连忙拉着一旁的布鲁诺走上前来,“感谢您的照拂,如果不是您,我父亲也不会来到生命科学城治病,这里的医疗费用实在太高了……这个是我的子嗣布鲁诺。”
“我记得上次见布鲁诺的时候,他还是个十来岁的孩子,一眨眼也这么大了。”
费利克斯点了点头,一脸慈祥。
顿时,观察室内便出现了这样怪异的一幕——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竟然对一名四十来岁的中年人恭敬无比,作晚辈状,而且一旁的众人也没有丝毫诧异的神情,似乎这一切本该如此。
这就是“衰老逆转治疗”项目出世后,人类文明的一大变化了,外貌已不再是判断年龄的第一因素。
“费利克斯先生……”
到了此时,布鲁诺也终于谨慎起来,他虽然是一名不学无术的混混,可是曼斯特家族的大名还是听说过的,明明只是一个新兴的家族,实力却能媲美那些老牌财团,听说就连芝加哥最强飞车党也和这个家族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你好,布鲁诺。”
费利克斯点了点头,似乎想到了什么,刚准备介绍坐在自己身旁的一名年轻人,可是对方却只是摆了摆手。
于是,费利克斯便只得介绍起了自己对面的人,“这位是生命科学城的负责人,同时也是布莱克沃奇公司的非洲区CEO,钱文欢钱先生。”
“久仰大名,我在电视上见过您。”
老者露出惊喜的神色,主动上前和钱文欢握了握手,丝毫不介意对方是一名三十岁不到的青年,可是他却在不经意间扫过坐在费利克斯旁边的那名年轻人。
虽然那名年轻人看起来是三人中最年轻的一个,可是久经人事的老者却一眼看出,在三人之中,青年却是地位最高之人。
“难道说,这个人就是……”
内心一个念头一闪而过,老者心中一凛,可是既然对方制止了费利克斯的介绍,他也没有点破对方的身份,只是在和钱文欢握完手之后,善意的朝那名青年点了点头。
那名青年也是微微一笑,算作回应。
接下来,费利克斯热情的让众人也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开始随意寒暄着,直至隔壁手术室的准备工作彻底完毕,众人才不约而同的看向落地窗后。
只见手术室内,十几名医护人员纷纷到场,同时,他们将已经昏迷了一个月之久的詹姆斯·沃森连接到心电图、BIS机等维生仪器上,然后给詹姆斯·沃森注射了麻醉剂,令詹姆斯·沃森彻底陷入了深度睡眠状态。
接着,其中一名护士拿着剃刀走上前来,这名护士的刀工十分精湛,不过数分钟时间,詹姆斯·沃森刚刚才长出一点头发,伤痕累累的脑袋便再次被剃成了大光头,然后又是一番消毒。
在剃完头之后,另外几名护士一起上前,将詹姆斯·沃森身下的手术台一阵操作,不一会儿,手术台竟然变成了一副半躺型的座椅,而詹姆斯·沃森也从平躺的状态变成了坐姿。
接着,又有两名护士拿来了手术架,搭建在詹姆斯·沃森的头顶,箍住了他的头部,只露出有着好几道手术伤口的天灵盖部位,然后搭上手术台布。
至此,詹姆斯·沃森的天灵盖便再无遮拦的暴露在医生以及隔壁观察室众人的面前。
之前的伤口,是处理大脑创伤时缝合起来的,严格来说这次是第二次开颅手术,只见医生直接沿着之前的缝合位置一点点切开头皮,然后一名医生在用电凝钳止血后,一把掀开头皮,将头皮耷拉到面部。
顿时,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出现了,詹姆斯·沃森的整个面部,都被自己翻开的头皮挡了起来,只露出顶上那块裂了好几道痕迹、有多处骨折和修补迹象,透着血丝的颅骨……
“准备开颅,止血钳、去甲肾上腺素准备!”
“看好BIS机,防止受术者有意识有苏醒迹象……”
听到手术室扩音器里传来主治医生的命令声,观察室内的众人不约而同的停止交谈,其中钱文欢和费利克斯甚至站了起来,走到落地窗前,似乎是不想错过这一切。
只见在詹姆斯·沃森露出皮下的颅骨层,医生开始用钻头旋开之前钉下的接合器,将大半块颅骨仿佛积木般揭了下来。
颅骨之下,是一片白花花的硬脑膜层,随着医生再次将缓缓蠕动着的脑膜层切开,至此,那颗已经受创的大脑彻底暴露在所有人的面前。
在看到那颗伤痕累累的大脑后,不止是詹姆斯·沃森的家属,就连钱文欢和费利克斯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虽然之前早就经过处理,可是此时这颗大脑依然仿佛被狗啃过般少了好几块区域,呈现出一种不规则的形状。
这些少掉的区域都是被子弹破坏的,只能在之前的手术中进行切除,令詹姆斯·沃森的大脑像是一块喜欢漂移的豆腐车中的豆腐,彻底没有了原本圆润的形状。
这种模样竟然还不死,真是够命大的……
这是此时所有人的内心真实想法。
不过这群医生却没有丝毫意外,显然在之前做CT等影像时早就知道了詹姆斯·沃森此时的状态,“大脑结构已确认,未发现感染及恶化迹象,可以进行植入手术……NSR植入仪准备!”
随着主刀医生一声令下,原本被摆在角落,仿佛头罩一样的设备被推了过来。
这件设备被推来后,其中的头罩随着医生的操控,直接罩在了詹姆斯·沃森的头顶,随后就是一排激光迅速扫过,将詹姆斯·沃森的大脑里里外外扫了一遍,随即转瞬熄灭。
这是做什么,激光测绘吗?
许多人都疑惑地看向钱文欢,殊不知钱文欢也是一脸懵逼,这台仪器他也是第一次见,不过很显然,自己的老板动用了整个工业园区的顶尖工程师,为的似乎就是这台设备,这台名为“NSR植入仪”的设备……
可是还没等众人品味这一切,紧接着,在头罩的上方一种类似缝纫机一样的东西缓缓下降,一点点接近着詹姆斯·沃森的大脑。
如果视力好一些,还能看到而在缝纫机的端口处,有着一枚指甲盖大小的芯片。
接下来,就好像是修补衣帽一样,这台缝纫机一样的设备,直接以一种极快的频率,不断在詹姆斯·沃森的大脑上上上下下,而且摆动的幅度极为微小,如果不是仔细看,甚至看不到这台仪器在不断地上下摆动着。
“这是在做什么?”
布鲁斯有些疑惑的看向自己的父亲。
“很显然,这是在修复詹姆斯·沃森的大脑。”
费利克斯摊了摊手,随即他看向一旁也站在落地窗前的中洲青年,“我说的对吗,陈晨阁下?”
那名一直沉默的中洲青年正是陈晨,此时他面对众人的疑惑点了点头,“是的,这是一种使用特殊AI芯片代替缺损大脑部位的技术,通过纳米级电极连接大脑的部分神经,让芯片彻底成为大脑的一部分,这有助于修复大脑的受损功能。”
“神乎其技!”
沃森的子嗣——老者闻言露出震撼之色,他和自己的父亲一样都是生物专业的科研人员,虽然比不上自己父亲在这方面的成就,但也不遑多让。
因此在场的人中,也只有他才会明白,这种技术到底意味着什么……
这是一种足以颠覆神经学的技术!
“好了,接下来这一幕会持续十个小时以上。”
陈晨转身朝门外走去,“我要是你们,就先在外面等待着,直至这些芯片全部植入沃森的大脑为止。”
“为什么会需要这么久?”
布鲁斯下意识问道,可是陈晨却并没有回答,而是直接离开了观察室。
“布鲁斯,陈晨阁下说的已经很清楚了。”
老者立即皱眉看向自己那不学无术的儿子,防止自己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儿子惹出事端,只得解释道,“大脑的神经元你知道有多少吗?数以百万计都不足以形容,而之前陈晨阁下提起了纳米电极,也就是说,那么一枚指甲盖大小的芯片上,可能有几千几万根纳米尺度的电极。”
“而这个设备每次摆动,都等于是将一根电极插进大脑,连接一处神经元,这是一个十分精细的活,就算它每秒钟摆动十次,也才能插十根电极,所以你懂为什么需要十几个小时了吧?”
布鲁斯还想说什么,可是却被自己父亲严厉的眼神瞪了回去。
而手术室内,原本一众护士和医生也纷纷退出了这里,只留下两名护士看护着,以防中途出现什么差错。
随着大部分人离开,手术室的灯光也啪嗒一声暗了下来,原本明晃晃、看不到任何影子的手术室彻底陷入了一片昏暗,只剩下詹姆斯·沃森头顶的仪器依然在孜孜不倦的运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