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bt21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繼承兩萬億》-第二千一百零一章 你,負責售後嗎看書-frjqs

繼承兩萬億
小說推薦繼承兩萬億
在那间书房里,温言、佩罗斯与世界第一家族沃夫戈尔德家族的霍华德先生,进行了一番漫长的密谈。
中途,霍华德离开了约莫一小时,说是送了一下宾客。那也意味着,酒会结束了。
这时间,温言、佩罗斯就在书房中坐等。
在霍华德回来之后,三人又继续交谈,直至深夜。
此番所谈内容,外人无从得知,不过传出去便是骇人听闻,公之于众,足以引起轰动,甚至能盖过米卢特洛斯家族与弗克林家族之间的争战话题。
最终俩人离开庄园的时候,温言是坐佩罗斯的车走的,他自己的车则跟在后面。
在车里,佩罗斯亲自给温言倒了一杯酒,也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他们都需要平复一下。
“于你我而言,这无疑是一场豪赌!”端着酒杯,半晌,佩罗斯才开口,一副推心置腹之相。
随后,他又加了一句意味深长之言,“没有跟你提前说就让你参与进来,这对我个人而言,又是一场豪赌!”
这话,不算危言耸听,对佩罗斯而言,确实如此。
温言若是如白宣语那般一心为公,哪怕有一部分那样的心思,佩罗斯在振北集团,很可能就会处于被动局面。
但其实,佩罗斯敢下这个决心,也自然有他的道理,有他的凭仗。
在长久接触观察温言之后,佩罗斯有属于自己的判断,也坚信自己的判断。
温言喝了一大口酒,缓缓道,“最起码,现在您在我这里没有了什么赌注,我们都是一条线上的蚂蚱!”
这也算是回答了佩罗斯方才的话。
佩罗斯笑了起来,拍拍温言肩膀道,“说蚂蚱太难听了,不是应景之物,应该说合作者、合伙人,未来集团的共同掌舵人!”
温言无声一笑,举了举手中的杯子,算是回应。
佩罗斯也向温言举起了手中酒杯,看着他,目光生辉,随后饮下一大口。
温言却在喝酒的时候神情有片刻凝滞,但随后便恢复如常,眼神变得坚毅起来。
正所谓,开弓没有回头箭,男人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就不要后悔!
随后这一老一少,皆不多言,静静听着这车里顶级音响中回荡的乐章——贝多芬的c小调第五交响曲。
又称,命运交响曲!
……
数日后,北欧,纳典,哥哈摩尔市。
白小升那里迎来了一位客人。
不是旁人,正是有着“金融毒妇”之称的娜迦莎。
此番前来,娜迦莎是来向白小升汇报消息的。
白小升提供给她们家族的那些“合作”,当天家族就全盘接纳,包括条件方面也全部答应。
这一点不需多说。
毕竟,白小升在提供合作之前,早就做好了一切的功课,包括弗克林家族的需求,以及他们能够答应的价码范围。
这就相当于量体裁衣,契合无比,焉能不成。
娜迦莎是来告诉白小升各方面合作进展的,在弗克林家族高度重视下,各方面工作可以说一日千里。
其实,根本就不用娜迦莎来报告情况,白小升早就从“自己人”那里知晓了一切。
不管是白小升自己的公司,商盟伙伴,还是各大华裔家族,都对白小升实时汇报进展。
尤其是商界盟友们,无不对白小升帮他们牵线搭桥,心怀感谢。
当然,最感谢的地方还在于,他们跟弗克林家族的合作,绝不会遭受米卢特洛斯家族的敌意对待。
这一点,实在是太重要了。
没有这个前提,就算肥肉放在眼前,他们也未必敢动分毫。
而这一点,也是上次白小升见米卢特洛斯家族族长洛威亚先生,着重谈的事情。
米卢特洛斯家族也答应,不会对白小升提供给弗克林家族的合作下手,这也是白小升跟他们合作的先提条件。
同样的,白小升也通过娜迦莎,跟弗克林家族达成了此项共识。
此刻,白小升一边听娜迦莎跟自己汇报进度,一边盘算着,要不要把下一批合作稍稍提前,因为现阶段进展实在是顺利。
在白小升看来,只有源源不断提供新生意,才能让两大家族持之以恒,保持着对自己的热忱之心。
是自己“安身立命”的根本。
还有就是,白小升手里各大洲浩瀚如海的商业资源,也迫切需要跟两大家族做生意。
甚至有许多商盟伙伴们眼热别人之际,都在急不可耐的请求,让他尽快安排。
白小升这里,做排期都排到了明年。
白小升也会感慨,来这边之前,他原本的打算是在两族相争的夹缝中求生存求商机,结果现在硬生生让他做成了火爆现状。
而白小升所做的一切,不管对商盟的小伙伴,还是对两大家族,都不收取任何的好处。
当然,那不意味着他是在白忙。
白小升是利用一次次合作,置换出一个个机会,给自己那些企业。
那些无形的机会,足以让他那些企业翻滚着壮大起来。
白小升虽然不收取盟友们的“费用”,但也要求一个条件:就是服从。
绝对服从他的调度安排,他让做的生意必须要保质保量去做,不能有任何差池。
目前为止,不管是华裔大家族,还是独立大企业大集团,都在遵从这一法则。
此刻,娜迦莎说的也差不多了。
“白先生,我这次来,其实还有一个目的,是请你见一个人。”娜迦莎说完要与白小升汇报的情况,话题一转。
白小升目光询问。
娜迦莎一笑道,“我父亲也来了这边,他想见一见你。”
娜迦莎的父亲,弗克林家族族长杰洛斯?
白小升见过了米卢特洛斯家族的洛威亚,自然也想见一见弗克林家族的掌权者,有很多话能与之当面交流,是最好不过的。
“既然杰洛斯先生来了,那我自当拜访。”白小升答应了。
在跟林薇薇、雷迎交代后,白小升随着娜迦莎一道出了酒店,乘车赶赴杰洛斯的落脚地——弗克林家族在这边买的一座庄园。
在那里,白小升见到了杰洛斯,大名鼎鼎的弗克林家族族长。
“白小升先生,久闻大名,总算是见面了。”
杰洛斯面带微笑跟白小升握手,目光中也充满了审视。
就这么个年轻人,敢游走于他们与米卢特洛斯家族之间,不知深藏多少商业资源,提供了一个又一个连他都难以拒绝的大生意!
乍一看,却平平无奇!
杰洛斯先生感慨,脑海中浮现出几日前,在巴菲李特家中见过的温言。
这白小升,似乎比他的年纪还要小一些。
当时那个温言言语中大有挑唆之意,似乎想借着自己之手,来对付这白小升。
真是有趣,明明都是振北集团体系内的高层,一个深藏不露,另一个暗带敌意……
“杰洛斯先生,您好。”白小升也谦逊有礼与杰洛斯打招呼。
一个对视之际,杰洛斯便看出这两个年轻人之间的不同。
这个白小升非常的淡定从容,丝毫没有因自己是弗克林家族族长而有任何的压力。
在白小升身上,还有着一种与年龄不符的气场沉淀……
短短时间,杰洛斯对白小升也越发感兴趣起来。
双方入座,娜迦莎张罗茶点,然后也坐在旁边。
“我听小女说,白小升先生商业人脉广布,视野宽宏。今日有机会相见,很想与你交流一下,问问你对眼下商界的看法。”杰洛斯算是上来就给白小升出了一道考题。
乍看宽泛,实则一两句难以说清。
白小升只是一笑,随口道,“在我看来,外面的局势合作与纷争并存,大趋势还是合作。我们华夏有句话,和气生财,合能生财。我个人特别奉行这一点。”
白小升回答如此简单,杰洛斯看了眼娜迦莎哑然失笑,道,“听你这么一说,好像我们跟米卢特洛斯家族的纷争,倒似乎全然没有必要,甚至逆势而为咯。”
杰洛斯随口就挖了个坑,白小升若说不是,无疑是自己打脸,若说是,那就是当面质疑杰洛斯他们的策略。
不管怎么回答,皆成问题。
娜迦莎也忍不住看向白小升,想听他如何面对诘问。
白小升不慌不忙,一笑道,“杰洛斯先生,我几日前见过了洛威亚先生,也与他聊过一番。”
这句话,顿时让杰洛斯目光微闪,旋即笑道,“哦,没想到洛威亚还先我一步。”
“当时,我们也谈及类似的话题。”白小升继续道,“我的回答是,两大家族之间不管是上一次还是这一次的纷争,都是为了重分你们之间的市场,重切蛋糕。但这,不意味着你们就视对方为死敌,不死不休,恰恰相反,你们之间的争斗纷争,其实是为了长远的合作而进行的。套用一句战争的话:打,是为了更好的和。”
杰洛斯意味深长看着白小升,片刻后笑道,“有趣。”
“外界看到的,是两大族之间彼此攻伐,是在全球范围内的争斗,却没有注意到,许多地区许多领域的市场,卷入这场风波之后,最终都沦为了两大家族囊中之物。而你们每一次的胜负,其实也是在对原有市场跟新生市场的重新划分。”
白小升凝望杰洛斯,“我理解为,两个厮打的庞然大物,在趁机掠夺全世界。”
白小升这番话,着实不客气。
旁边的娜迦莎脸色都微微一变。
别看她父亲杰洛斯一副好脾气的样子,一旦生了气,那是非常可怕的。
白小升当面如此说,难免让杰洛斯不悦……
娜迦莎担心白小升的话会招致不好的结果,到时候双方之间可就难办了。
结果,出乎娜迦莎意料,杰洛斯哈哈大笑起来。
不过笑罢,杰洛斯充盈笑意的眼眸之中,透射两道锋锐目光。
“这番类似的观点,我不是第一次听到。”杰洛斯道,“第一个有相似看法的人,叫白振北。”
这话让白小升一愣。
原来,二爷当初也有跟自己有类似的判断。
在当年,两大家族第一次纷争的时候,二爷的振北集团也乘风而起,也算是占了两大家族的极大便宜。
如果说杰洛斯知晓当年二爷的看法,一定也知道当时振北集团从中获利,那很可能这心里会萌生敌意。
白小升也不由得目光微凝起来。
“不过,都是一些陈年往事,不提也罢。”杰洛斯淡淡一笑,便把过去的一切都遮掩了过去。
大度的不愧为一族之长。
“聊过了宽泛的话题,不如让我们来切实谈一谈生意。”杰洛斯微笑看向白小升道,“根据小升先生为我们提供的那些合作来看,你应该还准备了下一阶段的生意吧,不妨提前说来听听,也让我们有所准备。”
这杰洛斯果然不是寻常人物,竟然能想到这些。
其实多日前那位洛威亚先生,话里也透着这层一次,却远没有这般带着咄咄逼人之意。
白小升一笑,“我跟我的朋友非常愿意与两大家族合作,只不过,有些准备工作完成之前,恕我不能提前跟您说以后的事。”
白小升居然拒绝了杰洛斯的要求。
娜迦莎再度有几分紧张起来。
自己父亲若是一怒,便不是小事。
“白先生真的不愿说?!”杰洛斯似乎有那么一丝不悦了,沉声问道。
“时机未到。”白小升神情平静,肯定道。
杰洛斯笑容敛去,凝视白小升,目光中颇有几分无形压力。
白小升与之对视,不让分毫。
足足有一分钟之久,就连旁边的娜迦莎都有几分度分如年的感觉。
杰洛斯忽然笑了。
不过随后,杰洛斯又似笑非笑道,“白小升先生,这做生意都讲求一个售后服务。那不知你这里可也管售后吗?你此前介绍我们一桩大生意,因为那边的疏忽,让我们承受巨大的可能性损失。”
“这件事,我是不是得找你,要一个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