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su9u寓意深刻小說 蓋世雙諧 三天兩覺-第三十八章 到底誰是魚?相伴-4664t

蓋世雙諧
小說推薦蓋世雙諧
这漕帮安排给忠义门住的宅子,肯定不会太寒碜,即便谈不上奢华吧,至少也是高门大院儿。
郭琮和孙亦谐来到这大宅门前时,那大门无疑已经关了,院儿墙内也是一片寂静。
按说今夜如果他们没有遇到刚才那档子事儿,这会儿应该直接上前去敲门,等守夜的人来应门后,便会打开偏门放他们进去。
但由于他们现在不确定大宅内是否安全,这个操作搞不好会暴露自己,所以两人稍微商量了几句后,便决定翻上墙头偷看一下院儿里的情况先。
尽管孙亦谐没学过什么正经轻功,但凭他的身体素质和内力,要跃上两米高的墙头问题还是不大的,不多时,他就和郭琮并着肩子上了墙。
谁知,他俩刚一冒头,便听得一声厉喝:“什么人!”
话音未落,已有一人提着灯笼踏地而起,一个纵身便来到了墙上。
此人的轻功无疑很高,他不仅是上墙上得极快,还能在那又窄又不平的墙顶上金鸡独立,且站得稳稳当当,就连他手上的灯笼也没有因他这一连串的动作而晃得太厉害。
“诶?师叔?”因为是熟人,又有灯笼借光,所以郭琮一眼便认出这来者是他的师叔吕世远。
吕世远对郭琮的声音自也熟悉,不过他并没有因此就立即放下戒备,毕竟江湖中能模仿他人嗓音的人也是有的,还是小心为上。
“都别乱动。”下一秒,吕世远一边沉声让他俩别动,一边将灯笼朝前伸了伸,待他看清了扒在墙头上的那二人的脸,这才松了口气,并言道,“琮儿你这是干嘛呢?大半夜的有门不走,扒什么墙头啊?”他说到这里,忽又顿了顿,用比那前半句要客气得多的语气道,“还有……孙少侠,你怎么也在此随这小子胡闹啊?”
这吕世远去年陪着郭琮一块儿去参加的少年英雄会,且是裁判之一,孙亦谐和郭琮的那场比试也是由他亲自出面叫停的,所以他对孙亦谐的长相并不陌生。
按说以吕世远的辈分和年纪,即便孙亦谐不是他们忠义门的人,他照样可以用对自己师侄一样的态度去训斥对方,但考虑到当初在天奇帮事件中孙亦谐有恩于他,他便也不好意思跟人家摆什么架子了。
“师叔,你们没事儿吧?”郭琮道,“今晚宅子里有没有什么异常啊?”
“有啊。”吕世远回道。
“啊?真有?”郭琮听到这句又吓一跳。
结果吕世远的下一句就是:“你俩在这儿爬墙不就是异常吗?”他说着,一转身便轻轻跃下了墙头,“还好今儿巡夜的正好有我一个,我又正好在此时巡到这里,要换成别人见你俩这样鬼鬼祟祟的,没准就摸着黑直接就抄家伙砍过来了。”
“呃……”郭琮想了想,自言自语地念道,“这么说宅子这儿没出事儿啊……”
他这句话出了口,吕世远观其神态语气,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什么:“怎么?你们方才是遇到什么事了吗?”
…………
孙亦谐和郭琮之后是怎么进的宅子,怎么跟忠义门的人交代情况的,咱就不往细里说了,反正您各位已知道了忠义门那儿并没有出事就行。
眼下,咱还是先来看黄东来这边。
且说那黄东来,在与孙郭二人分别后,便运起轻功上了房,暗暗跟上了那个被他们审问过的蒙面人。
以黄哥的能耐,想要跟踪一个已经伤了腿的普通杀手,那自是易如反掌。
而那个杀手呢,也是丝毫没有想到刚刚才把自己放走的人还会再来跟踪自己,所以也没有去防备身后。
大约跟了一炷香的功夫,黄东来便随着对方来到了一处院落中。
这是谁家的院儿呢?
不重要,因为那杀手也不知道。
他只是随机挑选了一户院墙较矮的寻常百姓人家,翻墙进去,并准备破门而入。
看到这儿,或许有些位看官还不明白,这杀手怎么突然又去私闯民宅了啊?
其实您换位思考一下就明白了:首先,他是不可能回去找他那些同伙儿的,去了就是严刑拷打加死路一条(虽然孙亦谐分析过这条,但其实他并不完全相信这个杀手此前交代的话,否则也不会放他走,再让黄东来跟踪过来了);其次,他也不可能在这星夜之间带着腿伤逃出城去;那他剩下的路无非就一条——先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
而老百姓的家,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登州城中的百姓千千万,他随便选上一家,进去把人家一家老小全都给宰了,在屋里躲上个一天半天的,顺便处理一下伤势,谁能知道?
暗器造成的伤口本就不大,只要包扎妥当了便不太会再撕裂流血,最快的话只要等到天亮,他就可以换上一套普通百姓的衣服,趁白天混出城去,远走高飞了。
至于被他杀死的那几口人,等到尸体臭了被发现,也无非就是给官府添了一桩无头公案。
那您说这户人家冤不冤呢?当然冤,可那个年头就是如此,说是人命关天,实际上老百姓的命便如那草芥一般,可能仅仅是运气不好,一家人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没了。
所以为什么那些武林大侠们见了恶人一般都是杀之而后快,动辄还“不用跟他们讲什么江湖道义”呢?因为一个人在江湖上混了越久,越会发现这世上该杀的人还是多。
你今天一念之仁放走的人,将来若没有改过,那他再作恶时攒下每一份恶业便都有你的一份儿。
就拿林元诚跟亢海蛟一伙的例子来讲,像这种错误,林元诚既然已犯过一次了,那他日后再遇上类似的情形便要好好考虑再做决定了……这就是成长,也是每个可以活得足够久的大侠都会经历的一课。
好人从恶轻而易举,恶人改过难如登天,这才是人性——如果弃恶从善那么容易的话,那善良和正直这两种品质就未免显得太廉价了。
眼前的这个蒙面杀手,这个收钱害命、杀人如麻之人,会因为孙亦谐一句“好自为之”就转性了?
别说孙亦谐了,就是雷不忌在这儿也不会信啊。
这杀手还没走到那户民居门口呢,就已经想好了:这屋也不大,最多能住两三口人的样子,一会儿我一掌拍开那破门,屋里的大人肯定会有反应,正好我就顺着他们起身儿的动静摸黑过去把人都给拍死,要是屋里有小孩儿的话也一并宰了,免得到时候小娃子大哭大闹……
他正这么想着呢,忽然……
呼——
他的耳边,响起了一阵风声。
紧跟着,他就觉得脖子一凉,好像有一股子寒风顺着他的领子掠过。
再然后,他眼前的景物就开始翻转,并慢慢变得模糊……
直到人头落地时,那杀手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也丝毫没有察觉自己的身后不知何时已多了一道瘦削颀长的人影。
就连在远处一直盯着看的黄东来都没看清这个人影是如何靠近那名杀手、又是如何出手的。
“出来吧。”下一秒,那人影说话了,他的声音虽然不高,但却好似精确制导似的,刚好能传到与他一街之隔的黄东来耳中。
黄东来听到这句,心说:“他应该不是跟我说话吧?我猫这儿好好的,应该没有暴露啊……”
然而,那人影等了几秒,见黄东来没反应,便又补了一句:“黄东来。”
“喔靠……真是叫我啊。”黄东来暗骂一声,同时也忐忑起来,“这都被发现了,看来这人武功极高,我过去怕是要遭重啊……”
黄哥正犹豫着呢,院儿里那位却好像已失去耐心了:“还不动?”
其实黄东来此刻是想动来着,只不过他在思考究竟是该上前应话,还是该扭头逃跑。
“那我来。”那位也是个急性子,没等黄东来想好,他就身形一展,从那杀手的尸体旁飞身而起,一息之间,就已来到了黄东来所伏身的那个屋顶之上。
黄东来惊讶之余,却也是及时起了身,做好了应敌的准备。
“喂喂……兄弟你别乱来啊,咱们有话好说。”黄东来一边把手伸到了怀里的暗器上,一边开口道了这句,以作缓兵之计。
这一刻,因为对方站得近了,黄东来才看清了对方的相貌:却见此人生了张申字长脸,面皮皂白,斜眉细目,鼻高唇厚,整张脸给人的感觉如鹰一般锐气。
其身上的穿着打扮倒没什么好多说的,除了一袭不起眼的灰衣外,比较让人在意的就是他手中的一柄细剑了。
“说什么?”那人应道。
“不如先说说你是谁?”既然对方接了话,那黄东来也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问道。
“关你事?”没想到对方来了句反问。
“呃……”黄东来被呛了这么一句,也没翻脸,而是接着问道,“那你找我干嘛?”
“取你命。”这个答案倒是简明扼要,也毫不拐弯抹角。
“怎么?”黄东来说着,眼神朝远处那个杀手的尸体瞥了眼,“你是那个家伙的同伙儿?”
“并不是。”那人答道。
“等等……难道你是……”此时,黄东来忽然脸色一变,因为他好像已猜到对方是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