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jeuc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超級生物兵工廠笔趣-第631章 大通錢莊鑒賞-ad4sr

超級生物兵工廠
小說推薦超級生物兵工廠
虽然柳若馨有些好奇林寒和陆小凤为何会如此,不过她也知道自己不能继续插手这件事了,否则的话,到时候极有可能会引起六扇门的反弹。
叹了口气,柳若馨看着面前的两人开口说道:“你们两个,是不是还有什么瞒着我的?”
林寒点了点头,也将目光看向柳若馨,开口问道:“你想知道?”
柳若馨一愣,不过却摇了摇头,如果她想知道,林寒自然是会告诉她的,不过那样一来,到时候六扇门恐怕就不会善罢甘休了。
不过对于林寒的这一份信任,柳若馨心中也感到几分温暖,瞥了一眼林寒,柳若馨皱着鼻子低声道:“要是让我知道你敢和那个无艳姑娘有什么,当心我到时候把你~送进皇宫了!”
林寒一个激灵,故意做出一副害怕的神情,惹得柳若馨喜笑颜开。
而旁边的陆小凤,则是满脸无奈的看着旁若无人打情骂俏的两人,也是满脸的黑线。
等到林寒和柳若馨闹完了,熬了一.夜的柳若馨才率先回去休息。
而一直等到柳若馨离开,陆小凤才开口问道:“我和司空刚才去查了一下极乐楼的线索,可是不管我们怎么去找,那些踪迹都是在半路失踪了,那不成真的是飞上了天?”
“那怎么可能?”
林寒微微摇头,随后开口解释道:“我们可以先到云间寺去看看,然后再做定夺。”
陆小凤点了点头,又是开口道:“这极乐楼对咱们也是足够重视啊,没想到一句谎言,还真的就让他们变成了现实。
林寒听见此话也开口笑道:“既然对方已经给了咱们机会,如果不把握住,恐怕就更加没有办法去找了!”
“是啊,只要咱们去云间寺走一趟,恐怕到时候就能够找到其他的办法了!”
陆小凤开口赞同道。
接着陆小凤微微停顿了片刻想了想后,便对着林寒开口说道:“林寒兄弟,昨天夜里大家都没有休息,我看还是休息一下,在去云间寺拜佛烧香!”
“好!”
林寒点了点头,不过随后又是疑惑道:“司空摘星呢?怎么不见他来?”
陆小凤嘿嘿一笑,随后压低声音道:“去沐浴更衣了,说是要见c老白准备去换一套新衣服!”
c_林寒哑然。彳司空摘星和老白是朋友,只不过同样的,老白也是司空摘星的偶像,正是因为老白当初的传说和影响,司空摘星才走上了盗仙这条不归路。
以至于现在老白都已经改邪归正了,而司空摘星则还是在江湖中浪荡。
苦笑了一声,林寒也就不再多问,只是让陆小凤先回去休息,他则是留在大堂里看门。
没多久,老白和佟湘玉就走了下来,只不过佟湘玉的脸色却有些不对劲,老白更是满脸苦大仇深的,似乎刚才林寒让老白去送玉坠,并没有起到什么好的效果。
“小寒,老白说这玉坠子是你给他的?”
佟湘玉的声音有些冷。
林寒点了点头,随后开口解释道:“昨天晚上去查案,从一个朋友那里赢过来的!”
佟湘玉则是有些不信,兀自走到桌前,盯着林寒开口道:“你的那位朋友可真是阔绰,这玉佩少说也值万两白银,就这样输给你了?”
林寒点头,低声开口解释着:“天下第二富,掌柜的你说呢?”
“啊?”
佟湘玉也被这名号给吓了一跳。
倒是老白愣了愣神,有些不可置信的开口问道:“你说的花家?”
林寒点头。
老白这才是松了一口气,看着林寒说道:“这家伙,你要是早说是花家的就没事了,害的我解释了老半天,掌柜的还以为我又重操旧业了呢!”
林寒有些无奈的看着佟湘玉,不过他也清楚,这是佟湘玉关心老白,否则的话,也不会这么的在意。
而佟湘玉此刻知道这玉坠确实是林寒送的,也忍不住的开心了起来:“哎呀,我们家小寒可是长大了,竟然送这么贵重的礼物……”
说到这里,佟湘玉笑着笑着突然脸色微变的看着林寒开口道:“小寒啊,以后送东西可不能这样送,这块玉坠我帮你保管着,等你和若馨办婚事的时候,我给你们大操大办一场!”
林寒一愣,不过也瞬间明白了过来。
佟湘玉虽然看起来斤斤计较,平时也喜欢贪一些小便宜,可是在这种事情面前,三观却一直都摆的很正。
再者说,佟湘玉的娘家也算是富甲一方的土豪,这万把两银子,还真的不算什么。
至于佟湘玉提起他和柳若馨的婚事……林寒也只能无言以对了。
毕竟现在可不光是佟湘玉一直说他们两个,老白李大嘴等人也都是摇旗呐喊,到了现在,不光是林寒习惯了,连柳若馨也见怪不怪了。
又是夸了林寒几句,佟湘玉才知道林寒昨晚一.夜没睡,当即就催促林寒早点去休息,而她自己则是乐呵呵的和老白在大堂里收拾店面。
对此,林寒也没有多说什么,回到房间,就倒头睡下。
只不过当林寒睡的正舒服的时候,却忽然感觉鼻子痒痒的。
睁开眼,林寒就看到柳若馨就捏着一撮发丝在搞怪。
“咦,醒了?”
柳若馨轻笑一声,继续不依不饶的捏着头发.骚扰林寒。
而林寒,则是翻了个身,继续呼呼大睡。
“小寒弟弟,该起chuang了!”
柳若馨坐在旁边,把林寒的身子重新扳了过来,开口低声喊道。
只不过她却没想到,此刻翻身过来的林寒,双眼之中哪里还有半点睡眼惺忪的模样,分明是已经醒过来了。
心中一个咯噔,柳若馨就已经预料到林寒要做什么了。
就看见柳若馨刚想起身,却被林寒顺手一拉,就被拉进了怀中。
“想跑?”林寒轻笑。
而柳若馨则是脸颊微红,却出奇的没有去挣扎,反而是轻轻环抱着林寒的腰,贴着林寒的心脏部位,听着林寒那有力的心跳。
看到柳若馨如此,林寒开口低声道:“掌柜的说把玉坠留着让我娶你用!”
“才一万两银子就想娶我?”
柳若馨轻哼了一声。
林寒则是一愣,随后开口笑道:“那你说多少?”
“我觉得至少也要十万两!你的冰玄丝手套,还有你的那些武器和装备,加起来差不多就算个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两吧!”
柳若馨开口轻笑道。
林寒则是心中一动,开口笑问道:“那还差一两呢,我要努力去赚了!”
“不用啊,你勉强能值个一两银子吧,本姑娘就勉为其难的收下你了!”
柳若馨咯咯直笑。
只不过才刚刚笑道一半,笑声就变成了呜呜声。
足足缠.绵了小半个时辰,柳若馨才满脸通红的从林寒房间里逃了出来。
刚出门,就看到在后院中坐着的陆小凤。
“啧啧,林寒兄弟果然是好雅兴啊!”陆小凤开口挪揄。
柳若馨则是瞪了他一眼,才转身离开。
等到林寒神清气爽的走出房门的时候,陆小凤在次开口道:“林寒兄弟,我还以为你不出来了呢!”
林寒早就知道陆小凤在这里等着,不过同样的,林寒也在等着。
只不过却不是等陆小凤,而是等花满楼。
看了一眼陆小凤,林寒也是开口笑道:“陆大侠说笑了,咱们还是快走吧!”
接着,就看见两人离开客栈就直奔城外而去,只不过才刚刚到了京城城门,就看到了在外面百无聊赖等着的司空摘星。
“司空兄,你不是去沐浴更衣要见老白哥吗?”林寒开口问道。
司空摘星却有些无奈的开口道:“还不是你们害的,我一.夜没睡,本来想着睡醒了趁早去见白大哥,结果一不小心就睡过头了……”
“……”
一句话,让林寒和陆小凤都是笑了起来。
“放心吧,等这案子结束了,司空你想什么时候去看就什么时候去看!”
林寒拍了拍他的肩膀,开口安慰道。
几人就这样闲聊着,不过脚下却都不慢。
司空摘星作为盗仙,轻功自然是不用多说,而陆小凤也能够轻松追上司空摘星,而林寒也同样是如此。
也正是因此,三人没走多久,就已经远远的看到了山脚处的云间寺。
“你说这云间寺也是奇怪,明明在地上,怎么会以云间为名?”
陆小凤看着远处的云间寺开口笑问道。
听见陆小凤的问话,旁边的司空摘星却摇头道:“你知道什么,这云间寺之所以由此名称,是因为这里有一口雾泉,据说长年累月的喷云吐雾,最后弄的整个寺庙仿佛在云间一样,所以才会有这个名字!”
听到司空摘星的解释,陆小凤也只是微微一笑。
等到三人接近了寺庙之后,随便看了一眼寺庙门口一处卖佛珠香火的老大娘,陆小凤就径直走了过去,饶有兴致的翻看了起来。
不过林寒却并没有去看那些佛珠,反而是将目光看向了整个云间寺。
到是陆小凤旁边的司空摘星,则是有些好奇的凑到了那个小摊上,不过看了几眼之后,就开口嫌弃道:“都是些普通的佛珠,有什么好看的!”
听见此话的陆小凤却摇了摇头,从怀中取出无艳拿给他们的哪一串佛珠,放在一起稍作比较后,开口说道:“这些佛珠的颜色和大小虽然完全不同,但是其木材却都是相同的,另外,还有串珠子的线,遗迹打结的手法,都是一模一样!”
司空摘星则是一愣,沉思片刻,忽然开口说道:“难道是无艳姑娘想要你们来这里?”
陆小凤点了点头,将目光看向了旁边的老大娘,开口问道:“老婆婆,我的这串佛珠,你可否认得是不是你卖的?”
那老大娘连忙摇头,有些无奈的说道:“年纪大了,在加上每天都卖出不少,记不清楚了!”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这老大娘一眼看到另一人缓缓走向寺庙,脸上却忽然生出了几分笑容,远远的,她就朝着那人挥手道:“哎哟,花公子,您又来了?”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花满楼,此刻的花满楼,朝着老大娘微微行礼,这才是和林寒几人打了声招呼……
“花公子您今天要点什么?”
旁边的老大娘开口问道。
花满楼则是摇着折扇开口笑道:“备点香烛就可以了!”
听到花满楼需要的东西后,老大娘急忙给花满楼去准备了,而旁边的陆小凤此刻0也迎了上来,开口笑道:“花公子,我们又见面了!”
花满楼微微点头,开口笑道:“是啊陆兄,昨晚一别,本以为要很久之后才能见到,没想到竟然这么快!”
陆小凤咧嘴一笑,又是看了眼旁边和花满楼熟络无比的老大娘,这才开口继续问道:4.4“花公子经常过来这里拜佛吗?”
“我只是来看一位朋友而已!”
花满楼摇头,微微停顿了一下后,他又再次开口道:“顺便也是让我自己清醒清醒,因为很多时候,越是钻牛角尖就越是想不明白!”
这意有所指的话,也让陆小凤感到有些惊讶。
他当时和司空摘星去追查那些运送客人到极乐楼的棺材。
可是追到半路,所有的线索却都断了,以至于现在陆小凤也无法肯定对方的具体位置到底是在哪里!
不过此刻旁边的司空摘星听到花满楼的话,却有些惊讶道:“花公子年少多金,怎么还有烦心事?”
花满楼还没回答,陆小凤就再旁边接口道:“那当然了,就算是富甲天下,也还是会有烦心事,如果换成你,每天有个几十万两银子被假银票取走,怎么可能会不心急?”
微微停顿了片刻,陆小凤再次看向花满楼,开口笑道:“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花家七公子?”
这句话,也让司空摘星明显的愣住了。
他们昨天晚上虽然和花满楼同时进入二楼三楼,但是在一口的时候,如果没有花满楼的引荐,恐怕陆小凤和司空摘星等人还真的就是进不去了。
一想到这些,在联想起刚才陆小凤所说的,一个名字瞬间浮现在司空摘星的心中。
“原来花公子是天下第二富豪花如令的儿子?难怪有那么多的钱!”
看到司空摘星惊愕无比,花满楼微微的点了点头,算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此刻的花满楼,依旧是平日里那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非但12如此,他还转向陆小凤,开口笑问道:“没错,我是花家的人,陆大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花满楼的身份,林寒自然是清楚无比的,只不过和原著不同的是,这一次花满楼根本没有去找陆小凤,而是找到了林寒。
而这件事情,林寒并没有告诉陆小凤,也就是说,花满楼的身份完全是陆小凤猜出来的。
此刻听到花满楼的话,陆小凤就开口笑道:“花家是大通钱庄的第二股东,现在银票出了问题,花家自然着急,看来花公子也是奉了家里的命令,特意来调查此事的吧!”
花满楼不置可否,随后才轻笑一声,开口道:“陆兄果然聪明过人!家父花如令一直对此事愁眉不展,我虽然看不到,但是却也想要帮家里做点事情。现在有了陆兄和林寒公子,此事恐怕就更加好办了。”
陆小凤则是看了眼花满楼,又看了眼林寒,却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
他敏锐的察觉到,林寒和花满楼早就认识,只不过却一直都没有声张罢了。
微微思考了片刻,陆小凤脸上带笑的开口问道:“花公子如此自信,难道就认为我们一定会帮你?也许我们破不了案子呢?”
花满楼微微摇头,开口对着陆小凤说道:~q“江湖传言四条眉毛的陆小凤聪明绝顶,而林寒公子更是朝廷六大部门都争抢的人物,如果你们两位都破不了,那恐怕就没有人能够破了此案了!”
·顿了顿,花满楼又继续开口道:“再说了,我们花家能够碰到两位,又何尝不是一种缘分!”
“缘分?”
陆小凤轻笑了一声,却也不在多说。
倒是旁边的司空摘星,此时忍不住的好奇道:“难道花公子也相信缘分?”
“为何不相信?如果没有司空大侠,我又怎么可能和陆兄和林寒公子认识?这如果不是缘分,那又是什么?”花满楼开口微笑着。
而司空摘星则是有些尴尬,说到底,当初是他偷了花满楼的扇坠,才有了后来的事情。
不过在陆小凤看来,花满楼以千金之子的身份出现在夜市之中,原本就是一件极为不寻常的事情。
至于现在花满楼再一次的出现在这云间寺,不管怎么看,似乎都不算是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