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cyxc精华都市言情 隋末之大夏龍雀 線上看-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新羅王之死看書-9ptmq

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
花郎在新罗国中是一个特殊的存在,这里都新罗封建贵族阶级的青少年团体组织,创立于新罗真兴王三十七年,其目的是组织年轻人们一起进行武艺锻炼,灌输封建道义和宣传爱国主义精神,培养出很多忠君爱国、英勇顽强的武士。这些人在汉朝的时候叫做羽林卫,在大夏,御林军中也是这些人,或是贵族子弟,或者是战死将士的后裔,对皇帝十分忠诚,这些人被皇帝信任,都是作为贴身近卫存在的。
在新罗,花郎不仅仅是武艺高强的战士,在举行盛大仪式时,花郎还要负责演奏乐器,绘画,作诗等。不得不说,花郎组织的出现为新罗培养出众多文武兼备的人才。在新罗数次遭遇危机的时候,花郎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抵御了外敌的入侵,保护了新罗的政权。只是让伊弩里夫没有想到的是,作为金白净最信任的臣子,在这个时候居然背叛了自己。
“朴将军,你们这么做,难道就不怕大夏皇帝找你们麻烦吗?”伊弩里夫气的嘴唇直哆嗦,他扫了周围一眼,只见周围的将士们面色冰冷,双目中闪烁冷漠的光芒,他顿时明白这些人的心思,作为金白净的亲卫,都是花郎出身,都是新罗的贵族之后。
金白净和金德曼的一番操作,让这些人感到不安,大夏皇子的到来,动的不仅仅是血脉,更是骨品制度,更是这些人的权势。朴成秀和他身后的人就是冲着后面来的。
“大夏皇帝还管不到我们新罗身上来,倒是大上等,你是我新罗的大上等,而不是他大夏的大上等,你认为你的对新罗忠诚,大夏就不会换了你吗?”朴成秀俊脸上露出一丝不屑来,冷笑道:“人走茶凉,这是中原汉人说的话,大上等不会不明白这一点吧!大夏需要我们,新罗不管是谁当王,只要不会危害大夏的利益,大夏皇帝是不会管的。大上等,我说的对吗?”
伊弩里夫听了浑身颤抖,他当然明白这里面的道理,但作为金白净的臣子,他没有发现这一点也就算了,现在还害得金白净被杀,这是他绝对想不到的。
“朴将军好口才。”伊弩里夫看着身边的秀景一眼,面色变的冷漠起来,他轻轻的夹着一下战马,冷笑道:“你们都是正确的,但王上是我新罗的王上,对老夫有大恩,哼哼,老夫已经老了,随便一个士兵就能杀死我,老夫别的做不到,但跟随王上赴死还是可以吧!让开!”只见伊弩里夫双目中冷茫闪烁,周围的士兵纷纷让开一条道路。
“父亲。”秀景哪里曾想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就准备将伊弩里夫拦住,哪里知道伊弩里夫手中马鞭狠狠的抽了下去,战马发出一阵嘶鸣,跟着金白净的身影追了上去。
山腰上,金白净浑身是鲜血,周围只有十几名士兵护卫在左右,地面上,还躺着十几具尸体,背上都插着弩箭。在前方不远处,数百黑衣人蒙着面巾,手执利刃,正死死的望着金白净,就好像是看着猎物一样。
“你们是什么人?胆敢刺杀王上,这可是诛九族。”一名侍卫大声吼道,用来掩饰心中的惶恐。
“你愧为新罗王,居然背叛自己的民族,出卖新罗利益,将新罗公主送给大夏皇帝,着实该死。”为首的一个黑衣人冷冰冰的说道。
“原来如此。”金白净听了之后,顿时明白这其中的道理,他双目中冷茫闪烁,手中的宝剑扬了起来,他知道这绝对不是一个人的行动,在这些人的背后,还有新罗的贵族,新罗贵族权势很大,在很早的时候,和王权一起组成了和白会议,和白会议号称“事必与众议,号‘和白’,一人异则罢”。金白净的权势也受到了和白会议的压制。
“王上,老臣来了。”就在这个时候山下传来伊弩里夫的声音,就见伊弩里夫手执宝剑飞奔而来,他面色苍白,雪白的官袍上,隐隐可见血点。
“大上等。”金白净脸上露出欢喜之色,很快就露出凄凉之色,掌控新罗十数年,最后身边不过数十人,文臣武将之中,也只有一个伊弩里夫跟随自己。
“杀。”伊弩里夫看见周围的杀手,哈哈大笑,手中的长剑就迎了上去,他已经受伤,已经必死无疑,索性的是多杀几个人,杀一个也算够本了。
“杀。”金白净见状,也发出一阵哈哈大笑起来,号召身边的近卫杀了上去。
“杀。都杀了。”为首的黑衣人双目中闪烁着一丝阴冷的光芒,仗着手中的长剑杀了过去,双方很快就厮杀在一起,不时可见双方都有人坠落马下。
相比较,金白净还是落在了下风,不过盏茶的时间,金白净和伊弩里夫相互靠着,周围的士兵都已经阵亡,遍地都是银白色盔甲的新罗士兵,还有一些黑衣人。
“大上等,这次可是本王害了你,你若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是大上等。”金白净咳嗽了一声,口中喷出一股鲜血,他不是李煜,厮杀的时候,已经受了重伤,若不是凭借一股力量支撑,早就倒在地上了。
“王上,放心,公主殿下肯定会帮助我们报仇的。”伊弩里夫苦笑道。他面色如同金纸一样,胸口处还有一个硕大的伤口。
“是啊。公主肯定会为我们报仇的。”金白净扫了周围的黑衣人一眼,冷笑道:“你们认为大夏会饶了你们吗?破坏大夏的谋划,大皇帝陛下是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杀。”为首的黑衣人面色阴沉,冲了上去,手中的长剑挥舞,朝两人杀了过去。
很快,两人就淹没在乱兵之中,可怜金白净也算是一位明君,此刻却死在自己人手中。
远在卢龙塞的李煜并不知道新罗的变故,谁也不会想到,新罗王居然会死在自己的手中,原因就是金德曼前来中原服侍李煜。
思结、伏利具、浑、斛萨、阿拔、仆骨、奚、霫、契丹等等部落纷纷云集在卢龙塞城下,这些部落或是带着兵数百,或是千人,各自拥有自己的牙帐,这里面人数较多的是夷男、离保、契丹遥辇部等等,随着李煜的圣旨前来,整个草原一片沸腾。
统叶护可汗兵败之后,暂时西撤,颉利可汗返回了龙城,而其他的部落谁也不敢违背大夏的命令,跟随着薛延陀部的使者来到卢龙塞,朝见天子。
“还真的看不出来,草原上居然有这么多的部落。”书房内,金德曼看着面前的奏折,奏折上写这近百个部落,每个部落上都有注释,部落首领、部落中的勇士数量、牛羊马匹的数量,都看的一清二楚,当然这最大的当然是薛延陀部。
“数百人也算是一个部落,这些部落乱的很。”裴世矩笑眯眯的说道。
“是啊!这些部落在不久之后,就会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不会有什么影响的。”李煜看着面前的部落名字,摇摇头,说道:“听说最近夷男很威风?”
“回陛下的话,旧的势力消除,新的势力出现,夷男希望能够替代颉利可汗,取代突厥人在草原上的地位,以前或许没有这个能耐,但现在不一样,在别人眼中,那些部落只是会认为,夷男的背后是陛下。有我大夏的支持。”刘洎出言说道。
“借着大夏的威风?嘿嘿,这种事情很少吗?耶律涅虎不就是借着大夏的威风,攻入玄菟的吗?还将玄菟杀的干干净净,所有的青壮老弱尽数斩杀,所有的女子都给送入契丹部落了,还给朕送来了一个美女。”李煜不在意的说道。
“在我大夏,野心大的也不知道有多少,可又能如何?在朕面前,一切野心都是虚妄的。”李煜很自信,自己还年轻,还能主掌大夏很多年,在军中的威望很高,虎视天下,无人敢惹,在这种情况,还有人生出其他的心思来,那才叫怪事呢!
“陛下,既然这些部落都来了,是不是召集这些人来觐见天子了。”刘洎有些担心,说道:“陛下,这些人加起来有数万人之多,每天消耗的粮草也不知道有多少。”
“不要这么小气,这个时候损失一些粮草,日后我们也不知道节省多少粮草,减少多少力气,可以挽救多少将士的性命,和这些相比,这点粮草又能算什么呢?”李煜安慰道。
金德曼听了,心中露出一丝骇然。眼前的这个大夏皇帝野心实在是太大了。她心中甚至生出一丝庆幸来,也许用这种办法约束一下李煜才是最正确的。想到这里,她的玉手按在小腹处,经过这些天的耕耘,金德曼总算是怀孕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