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8109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學魔養成系統》-365 這些年值了!-fqime

學魔養成系統
小說推薦學魔養成系統
当李峥和常刻晴在制备下一组样品的时候,史洋和莫念已长舒一口气,完成了“旋转”CT。
虽然只是短短的三分钟,但3.73G的数据已然传输至储存阵列,但此时这还只是一些单纯的高精度图像,要将其解析为三维结构图,仍需软件与算法的帮助。
史洋身后,刘涛看着屏幕上像是一坨黑煤球一样的小分子,不禁探身抬了抬眼镜。
“不错啊……第一次就照这么清楚……”
“我也是惊了……”史洋同样擦了把汗,“玩冷冻电镜的难点主要在于样本晶体制备,只要样品纯度和参数到位,谁都能读出漂亮的结构……可我们这次……好像就随便磨了磨?”
莫念跟着点头道:“确切的说,是将化院常备的孕酮随便磨了磨。”
“等等……”旁边的沈一云一惊,“这个样品不是你们精心准备的?”
莫念摊手:“随随便便从耗材那里取的。”
“这……凭什么啊?”沈一云抓头大叫,“我们组要做个合格的样品可是要搞上十天半个月的,做一堆结晶能有一个好用就不错了。”
“这不一样,根本上就是不一样的。”莫念比划道,“类似你们这种常规的电镜使用策略,依然是处于生物思维内的,按照生物思维,你们认为冷冻电镜天生就是要分析一些少见的、复杂的大分子、蛋白质结构,为了去除干扰,分析出指定的信息,对样品的需求是苛刻的。而我们相反,只想看看简单的小分子结构,随处可见,且纯度极高。”
“可分析小分子结构的金标准,不该是X射线单晶衍射么?”沈一云急切地比划起来,“要搞出合格的晶体同样是难上加难啊。”
“所以我们才要用电镜啊!”史洋兴奋地抓起了沈一云的双肩,“升维了,姐姐!我们这次给化学显微镜升维了,从X光升到了CT了。”
“可……这……”沈一云甚至忽略了史洋没洗手这件事,只呆呆说道,“这也太简单了……3分钟?”
此时,制备好下一份样本的李峥已经走了过来。
“应该是10分钟。”李峥看过屏幕后,回身冲刘涛道,“接下来我们要用Adaboost算法筛选出合适的图像进行三维构建。”
“嗝……哦。”刘涛慌得打了个嗝,“来个人,跟我去用外面的工作站做。”
“我我我!”史洋一跃而起,满眼精光地冲李峥点了点头,而后一语不发,推着刘涛出了实验室。
李峥接着坐到了操作台前。
“这一组做140°衍射,每秒旋转0.5°,分辨率为0.8。”李峥提了口气,活动过脖颈后冲旁边呆滞之中的沈一云道,“辛苦指导一下了。”
与此同时,最拉胯的领袖、林茉茗二人组展开了下一组样品的制备,但实际上两个人的眼睛始终都锁定在了电镜本体上。
屠夷寇:得想个办法拆一台……
林茉茗:得想个办法买一台……
正当他们的第三组样品置入电镜的时候,突然就传来了砸玻璃的声音。
史洋在外面张牙舞爪,疯狂招手。
“卧艹……不会吧……”沈一云大惊,下意识瞅了一眼挂钟,“13分钟?”
李峥却只是吹了口前额的头发起身道:“你盯着点,我出去一趟。”
“我也要去看啊!!!”
“下次,下次。”
李峥小跑到门前,刚一开门,史洋的叫嚷声便如一泻千里般涌入了内室。
“甘妮娘的李峥!!这就成了!!!”
一听到这个,里屋人全部忍无可忍,放下了手头的实验就追出去了。
唯有领袖,驻足原地,趁着他们出去看图像的功夫暗暗凑向了电镜本体。
外屋,所有人都凑到了工作站屏幕前,把茫然的刘涛挤到了很后面的地方。
“这他妈也太快、太简单了!!”史洋指着屏幕嚎叫不停,“X光半个月都不一定干好的活儿,电镜10分钟就搞定了!!”
“啊……”沈一云瞪着屏幕上那张像是鼹鼠地道一样的结构图,摘下眼镜使劲揉了揉,又看了一次,“虽然有些潦草……但这个结构……确实是黄体酮没错……”
后方,林茉茗使劲跳了很多下才勉强看到了图,不过依然不敢太高兴,气喘吁吁问道:“这个,这个……真就这么简单?这么简单为什么没人发现?我们是第一个?!”
“暂时是……不过……确实简单过头了。”李峥虽然很满意初次解析出来的结构,但依然皱着眉头,思索过后,终是掏出了手机,同时冲史洋道,“这张图立刻传给周成环,我要申请赶进度了。”
“OK!我直接发邮件,把参数一起发过去。”史洋的小肥手光速微操起来,在三个屏幕三个键盘之间来回腾转。
……
四十分钟后。
当周毅冲进实验室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呆滞的刘涛,一个思索人生的沈一云,一个正在处理数据的李峥,以及一个正在填写实验报告的常刻晴。
大家顾不得跟周毅打招呼,周毅也顾不得跟大家打招呼,只直挺挺冲到屏幕前,抢过鼠标,快速阅览起三次实验的分析图像。
片刻后,周毅猛一回头,险些甩掉眼睛:“刘涛,你亲眼看着这个流程做出来的?”
刘涛愣了好一会儿,才想起点头:“对……对……比其它100%的实验都要简单明朗……”
周毅立刻陷入了震颤,几次想扶正眼镜都失败了,最后干脆扔掉眼镜,一把抱起了李峥。
“我的天啊!!!”周毅死死抓着李峥的脑袋,血瞪着双眼,恨不得要把脑门贴上去,“你他妈怎么想到可以这么搞的!!!”
“灵……灵感到位了……”李峥完全不敢直视周毅,生怕成环,“这个时间还打扰您……主要是考虑到这个实验实在简单过头,即便我们不做,别人做出来也只是时间问题,如果想算进化院的成果,希望您能想办法再给我们争取一些实验室操作时间。”
“争取!!必须争取!!”周毅放下李峥,拿起眼镜,死瞪着玻璃窗内仍在微操的莫念、史洋等人,指着里面说到,“立刻先出一个简单的实验报告,把事情说得大差不差,图贴上去就可以,我拿这个拍院长脸上,给你们抢7X24小时电镜待遇!!”
他话音刚落,旁边工作站前的常刻晴便已抬头:“已经发到您邮箱了,需要打印版的话我立刻去印。”
周毅又一个猛汉扭头,刚戴好的眼镜再次甩飞出去:“这才两个小时!!”
“确切的说,是1小时10分钟左右。”李峥俯身帮周毅捡起了眼镜,“啊……碎了……”
“艹,真麻烦。”周毅拿过眼镜,干脆直接把碎裂的那个镜片捅穿,而后匆匆戴好,一把又将李峥拉起,“走!跟我杀院长家去!!”
话罢,他又转瞪刘涛:“小刘你辛苦一下,今天他们说结束之前你就不要走了。”
“……哦。”
……
实验的顺利程度远超所有人的想像,直到9点40分,李峥坐在化院院长张石磊家客厅的时候,依然有些魔幻。
科研圈,虽然学阀等问题饱受诟病,但有一点是绝对优于其它所有领域的。
那就是领导,他真的懂技术。
至少在硬核理工科领域内,掌管权力的人必须有足够的学术成果,绝不会出现外行领导内行的情况。
张石磊虽然头发不多,其貌不扬,且被日常管理事务缠身,但其学力依然高达2482,学资更是超了周毅一万有余。
一般而言,李峥一旦看到这种数据,就知道事情稳了。
果不其然,张石磊只简单问了几个问题,又与刘涛打了个电话,这便遁入书房,展开了一系列的沟通。
按照周毅的解释,现在的冷冻电镜主要是胡增武的有机光伏团队在用,如果将近期的使用权全部安排给李峥组,必须要对胡增武说明情况,并予以安抚。
胡增武毕竟是一个重大方向的学科带头人,如果他不点头,即便是张石磊也不可能将实验时间硬抢过来。
周毅虽然有决心,但一想到胡增武,也难免有些顾虑。
“哎呀……早知道你当时集训就不要惹他了嘛……”周毅摘下眼镜,擦着空洞的镜框嘟囔起来,“谁知道这种时候会撞上……”
“是啊,这谁知道啊。”李峥摇头一叹,“没事的,周院长,胡教授要是不同意,我们就晚上加班,大不了晚七点到早七点。”
“先不说你们扛不扛得住,那实验室运维人员怕不是要起义了……”
“嗯……我们有个组员可以付他们加班费。”
“哈……哈哈……”
“她是认真的,带资进组就是为了解决这种不可预见的问题。”
“这也有带资进组?”周毅靠在沙发上摇头叹道,“不过这也算是有眼光了吧,如果提前知道你们能有这种成果,还这么快……怕不是半个圈的人都要求着你带资进组了。”
正说着,张石磊走出了书房,满脸讶异。
李峥和周毅连忙起身,从他的脸色来看,这次谈判的结果似乎不太好。
“老胡啊老胡……”张石磊不断摇着头走到茶几前,“怎么就……就一口答应了呢?!”
李峥和周毅同时神色一震。
张石磊却怎么都想不通,冲李峥道:“胡教授本来咬死不同意的,但一听你的名字就松口了,说你是块料子。”
“???”周毅一震,眼镜再次失控,“这是我认识的那个胡增武?”
张石磊跟着问李峥道:“你们是不是有交情?”
“嗯……以前去胡老师实验室帮过忙。”李峥挠头笑道,“胡老师可以的,他也是这块料子。”
张石磊愣了一下,看了眼周毅,二人同时大笑起来。
“那我一定转达给老胡。”
“看来小李的肯定很重要啊。”
再次坐定后,院长夫人也才送上茶水。
李峥本欲赶回实验室去,放两位院长详聊,却又被硬留了下来。
每个年龄,每种立场的人,看到事物总会有不同的反应和思考。
对两个院长来说,眼前两个小时的数据,已经证明了这个实验是必然有大成果的了。
搞定了胡增武后,相比于李峥的争分夺秒,他们已经心照不宣地想到了下一步。
对了个眼神后,张石磊放下了手上的实验报告,看着李峥郑重地点了点桌子:“李峥,按照我和周院长的判断,这个,值一个CNS。”
李峥听到这个,并没有太多的表情。
那肯定是值的啊!
毕竟是系统里的前沿突破内容。
所谓CNS,并不是一个电信运营商,而是三本科学刊物。
《Cell》、《Nature》和《Science》。
对大多数科研人而言,刨去不太实际的诺贝尔外,能出一篇CNS论文,几乎是每个人的最大理想。
换言之,一个发过CNS的人,走到哪里,都配得上称为大佬了。
以此为实力标准,固然有些迂腐,或崇洋的成分。
但很遗憾,这至今仍是最靠谱的标准。
不仅靠谱,而且值钱。
几乎在国内任何入流的院校,只要成功发表一篇CNS论文,都将获得一笔50—100万不等的奖金。
另一点遗憾的是,很多老一辈的科研工作者,因当年有限的条件与资源,虽然研究与贡献很多,但却并没有机会获得这个荣誉。
反倒是很多年轻的科研人员,由于大量资源的投入,以及诸如“冷冻电镜”等前沿工具的入场,得以年少成名。
非说的话,即便是眼前的周毅与张石磊,都未能出现在CNS上。
反倒是胡增武,在有机光伏领域赌出了一片天,追上了时代。
“出名是要趁早……”周毅看着李峥,难以克制地嫉妒起来,“可你小子,这也太他妈的早了……”
作为李峥,他其实已经很克制了,充分学习到大学阶段才开始整这个,还是因为系统对使用障碍者的怜悯。
“要不……”李峥也确实有点承受不了,就此问道,“由周院长来做第一作者吧?”
“啊,不不不,不是这个意思。”周毅连忙缩身摆手,“我几乎没有进行任何指导,能挂在我们化院头上就好了。”
“好了,李峥。”张石磊也跟着抬手压了压,“我们化院不来这套,谁做的研究就是谁的,尤其是周院长,他一直以来就在致力于给青年人才成长空间,你可能还没意识到,周院长几十年如一日把心血洒在竞赛和招生上,正是为了迎接你这种苗子的出现。”
张石磊话罢,高高举起茶杯:“我看现在年轻人那话怎么说来着……周毅,化竞永远的神。”
“永远滴神!”李峥被说得来起劲了,跟着高高举茶杯,“没有周老师,就没有这个实验,敬化竞永远滴神!”
“别……别搞得这么……”周毅勉强举杯,眼眶不觉湿红,“不过……张院长真的是了解我的人……看到你和史洋能成长起来……我这些年,值了!干杯!”
“干杯!”
碰杯过后,张石磊与周毅商量起了下一步策略。
是的,发CNS,是要有策略的……
这些事情李峥也是第一次接触到。
首先,作为CNS的审稿人,他们也是人,并不是样样精通的全才。
尤其是初审的审稿人,并不是什么大佬,他们只负责初步判断论文价值,而最大的依据就是论文的作者,如果作者是成名大佬,也就代表着可以看都不看直接送去复审。
如果是名不见经传的作者,那就要粗粗扫一圈,凭感觉判断是水货还是货真价实,甚至在很多情况下,初审员拿到论文都要先谷歌一圈作者。
虽然这种判断依据比较粗暴,但是好用,大多数谷歌不出什么名堂的人,也确实是发水货论文撞大运的。
情况就是这样,所谓的导师资源,学阀权威,别的不提,单单把名字挂在你的论文上,便已是重量级的支持了。
而眼下李峥组的情况,全员默默无闻,为了增加CNS的成功率,照理说应该让一位成名大佬挂名的。
但李峥本人只接受周毅挂名。
可惜周毅本人在国际上的名望并不突出,他更多的经历都投在了教育上。
因此即便有周毅背书,效果依然有限。
于是,就只能用第二条策略了——
打招呼。
所谓打招呼,就是有头有脸的大佬给审稿人打个电话,告诉他有个论文不错,关注关注。
这便是导师资源,学阀权威的另一个体现。
而当今化院,在国际上最具名望,杀到最前沿的。
又是胡增武。
没办法,赌对方向就是可以应有尽有。
因此,张石磊的意思是,李峥最近尽量多巴结一下胡增武,院里当然也会做工作,但不如他自己巴结这么有效。
关于这点,李峥难免有些排斥。
“不然就在国内发吧……”李峥嘟囔道,“哪里发不是发,提高一下国内学术期刊的水平也是极好的。”
“不不不。”周毅连连摇头,“都说了,出名要趁早,只要你先出名,其它什么事就都好办了。我就告诉你,发一篇CNS出去,你在学校里什么资源都好要,甚至别说你去要,很多人会巴不得给你。就当是为了你未来研究的方便,先来个CNS再说。”
“是的,而且……”张石磊也不含糊,直接说道,“这已经不单单是你的事情了,今年我们化院还没有出过CNS,就当是帮周毅,帮我,帮化院也要做这件事。退一步说,还有50万奖金。”
“既然两位老师都这么坚持,那我尽量努力。”李峥叹道,“不过我还是不会去特意巴结胡老师的,他也不一定喜欢这样。”
“那就走一步看一步吧。”张石磊说着,拍着腿起身道,“既然如此,你就尽快去把成果搞出来吧,我和周毅有时间会帮你审审论文,确保其形式上满足CNS的口味。”
李峥起身作别:“谢谢张院长,既然以此为目的,我们自己也会努力适应CNS的格式和品味。”
客套几句后,周毅便与李峥告辞。
直到走出楼洞,周毅依然意犹未尽。
站在院子里看着月色,迟迟没有上车。
“周院长?”
“没事儿,我再看一会儿。”周毅仰着头道,“沉淀一下,我需要沉淀一下……”
“这个……这次的事情……”李峥仰起头,随他一同看起月亮,“真的应该您来主持的……我一点也不介意,这是您应得的,就算不考虑您搞来的实验资源,仅看您这么多年对年轻学生挥洒的心血,这也值得。”
“闭嘴。”
“……”
“哈哈,吓着了吧,以后可别再这么说了。”
周毅说着扭过头,送上了旺旺的微笑。
“这么多院长、教授,可不都是我这样的人,有的是想横刀夺才的。”
“我知道你野心很大,连提升国内学术期刊水平这种话都说得出来,但你要先出名。”
“只有出名了,你的才华才是你的才华。”
“只有出名了,才会吓退那些觊觎你的人。”
“也只有出名了,你才能不需要委曲求全,不需要寻求我这种人的资源支持,一样能做你想做的研究。”
“对我来说,一篇CNS,无非就是我再去抓竞赛,挖苗子的时候,那些瞧不上我科研水平的人,会不得不低头臣服,我根本不在乎这些。”
“但对你来说,一篇CNS,会让成为眼前夜空中的那轮明月。”
“什么英培,什么化院,什么导师,通通都要以为你准。”
“于我,锦上添花;于你,如虎添翼。”
“所以,必须是你的。”
李峥听得躁动异常。
眼看就要喊出来了。
不哔哔了!
成环,成大环!现在就成!
“好了,什么都不用说。”周毅笑呵呵一甩手,“不要觉得亏欠我,有朝一日,当别人提到你的时候,我能笑吟吟地告诉他,李峥这小子就是我挖出来的,我这不是赚大了么?”
“赚大了,周院长,我们都赚大了!”
“呵呵。”周毅笑道,“但我也确实有那么一点点私心,不是要求,只是一个自私的想法,你是否满足都不影响未来的事情。”
“但说无妨。”
“有可能的话,多让史洋那小子干点,最好能干到第二作者。”周毅摇头道,“我这边研究始终进展有限……总觉得是我耽误他了……”
“哪里的话,本来史洋就是第二作者。”
“那就好。”周毅说着打开车门,“于公于私,我们都说清了,剩下的……就抓紧干吧!”
李峥还能说什么?
瞪眼上车。
“干!!抓紧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