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5e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人間苦 甲六一-第1227章 羅漢法相讀書-a1d75

人間苦
小說推薦人間苦
穆恩距离上次见蔡根,也没多久啊。
再说了,上次见面,自己也是挨削的那个。
要不是红雷替自己扛一刀,上次蔡根就把自己给剁了。
这蔡根咋比自己还凶呢?
举钵罗汉也被蔡根的声音所吸引,努力的看了过去,只是所有视线都被死气遮挡,满眼一抹黑。
“侮辱你的,就是你说的蔡根吗?”
有必要吗?
本来就蒙圈的穆恩,被举钵罗汉的话一说,差点没气死。
我用你讲解啊?
我还不知道他在侮辱我啊?
想我冰清玉洁,自带女王范的月宫仙子,啥时候开始混到这个粪堆呢?
无论心态如何崩,穆恩还是老实回答。
“恩,他就是蔡根,跟我一天二地仇,三江四海恨。
我恨不得生吃了他。”
举钵罗汉却没有在意穆恩的反应,长辈的风范摆的很足。
“月奴啊,这我就得说你几句了。
口舌之快,有啥意义吗?
无意义的仇恨,会蒙蔽了你的双眼,让你迷失在情绪的汪洋中辨不清方向,做出不理性的判断,从而走向失败的深渊。
还有…等等。
你的月华咋还没到呢?
啥意思,走丢了啊?”
是啊。
按道理说,自己的月华是瞬发啊。
就算在地下很深,那也该到了啊。
而且,穆恩感觉,自己明明和月亮呼应上了,已经给自己反馈了啊。
好像抽风似的,穆恩再次挥舞双手,发出了几百道月华。
“大舅,可能这里距离地面比较远,月华过来需要一个过程。
没事,再等等,肯定已经在路上了。”
等?
是的,大家都在等。
不只是举钵罗汉在等,就连共工一族也在等。
到底啥是月华啊。
蔡根提醒要小心,但是小心啥啊?
共九妹第一个不想再等下去了,虽然被死气包裹,好像也没受到什么伤害,还有心思让自己等,什么道理?
轮着巨大的蛇尾,就抽向了举钵罗汉形成的黑蛋。
举钵罗汉是第二个不想等的,因为他已经感应到了共九妹的攻击,觉得佛光护体,即使能抵御死气,绝对抵御不了那巨大的蛇尾。
“别在这丢人现眼了,还有脸叫月宫仙子。”
“大舅,再给我一个机会…”
“滚犊子吧,啥也不是,罗汉法相。”
一条巨大的金色手臂,撑开了黑色巨蛋,轮着同样巨大的钵盂,砸向了共九妹的蛇尾。
只是一下,差点没把共九妹的蛇尾打断。
属性克制比较严重,单纯凭借力量,举钵罗汉也不怂。
随着一条手臂的出现,举钵罗汉的罗汉法相,完全展露了身型,三头六臂的巨大法身,站在了举钵罗汉的身前。
蔡根一看这罗汉法相,不断的暗自点头。
确实是正经玩意,堪比庙里的金身佛像,高大威猛不说,还带着圣神的光辉,看一眼就不自觉的心生敬畏,感觉自己很是渺小。
只是看到那六条手臂,以及手里的武器,蔡根笑场了。
不应该是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吗?
六条手臂,每样武器不是应该,不重样吗?
咋还举着六个要饭缸子呢?
这是多爱要饭啊?
恩?
看到这,蔡根突然觉得有点眼熟。
这要饭缸子,咋和灵子母的有点像呢?
如果按上一个把手,不就是灵子母随身携带的搪瓷铁茶缸吗?
这是他们西边发的制式装备吗?
人手一件?
吃饭的家伙事儿?
这个法相因为手多,所以发了六件?
心里吐槽罗汉法相的同时,蔡根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
罗汉啊。
这是自己第二次遇到罗汉了吧?
第一次是在地池,被毛毛挂起来举盆的渡江罗汉。
这个是举钵罗汉,应该算是正经罗汉吧,举东西也应该更专业吧?
毛毛说过,罗汉这样的玩意,只要凑够了五六个,就可以把他从地池里解放出来了。
如果有毛毛常伴左右,自己还怕啥?
只是这罗汉本身就不好碰,而且实力也强横,怎么样才能乖乖的去帮着毛毛举盆呢?
蔡根稍加分析,就有了另辟蹊径的打算。
目前看着法相来说,比那些祖魂还高大威猛,自己八成是不灵。
其实也不用打得过罗汉,只要把罗汉引到长白三,毛毛自己就会动手了吧?
比如,抓住这个穆恩,威胁诸天会,让他们去长白三找自己?
去一个,按住一个,无论是诸天会,还是罗汉堂,全齐活不是?
想着想着,蔡根就笑了。
毛毛要是能出来,平时放在头上装秀发,关键时刻扔出去打架,天大地大,自己还怕啥?
能打,能戴,还能刷碗,居家旅行必备良品啊。
只是,这个脑抽,蔡根还没过瘾,就清醒了。
等等,这个想法很危险,非常不周全。
西边的底蕴在那摆着呢,万一派来的不是诸天会,也不是罗汉堂,整出点菩萨咋整?
毛毛能否顶得住呢?
会不会把毛毛抓罗汉举盆的事情暴露呢?
风险有点大,万一来个楞球,还比毛毛厉害,打跑了毛毛,然后世界毁灭…
算了,还是不要轻易冒险了。
引强敌去毛毛那,不太靠谱,还是自己提升实力以后,帮着毛毛抓罗汉,稳妥一些。
对了,就拿眼前的举钵罗汉下手,谁让他冒头呢。
举钵罗汉肯定不知道,自己的罗汉金身,已经被蔡根惦记上了,在蔡根的心愿清单上,他最好的结局就是帮着毛毛在长白三举盆,也许那就是他的归宿。
控制着罗汉法相,追着共九妹打,毕竟从体型上和实力上都占据着优势,举钵罗汉也想洗刷刚才被围成圈吐的耻辱。
共九妹单挑罗汉法相,肯定是不行,转身就跑,一点也没倔。
而且,由于祖魂太多,有一些伸不上手的,只能依靠吐死气来攻击,就看那罗汉法相,上下其手不说,没多大一会,就浑身漆黑,变了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