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tvd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造化大仙》-第89章.偷漢中-b8iw1

造化大仙
小說推薦造化大仙
这附近,已经死了数千人了,那城墙台阶上,原本被射死的数十人都没了生息,只有一股股从城墙上流下来的鲜血汇聚成小溪,染红了附近所有的一切。
当明军被推得节节后退,就要败下阵来的时候,陌刀手赶到了,他们总共只有二十左右,但是身材高大,天生神力,又修行了炼体功法,人人都有千斤之力。
只见他们上身全部笼罩在甲胄之中,就连头上都有一个头盔,罩住了头顶。
一声“杀”字从头盔之中传出,接着,就看到如雪的刀光从天而降,将面前挡道的士卒从头到脚劈成两半。
一排劈完,定住脚步,让后排的往前,再出刀,就这样,二十人,三排,竟然如一个雪球一般,裹挟着雪白的刀光,不断往前。
那些蒙兀汉军今天本就被接二连三的打击了,尤其是帅旗都失了,士气低落,如今又被这样一顿杀,如何遭得住,纷纷转身后逃。
后面那位姓史的大将还要催促亲兵上来镇压,却被转身的败兵直接乱刀砍死,不管不顾地往后退去,谁敢拦路,都是一刀。
见败势已定,那位大将长叹一声,就准备退入城中,再度组织反扑时,忽然远方传来山呼海啸的欢呼声,细细一看,发现南门那边,有一位明军骑士举着他的史字大旗,在绕城墙驰骋。
一边策马奔驰,一边大吼道:“史默然已死,西城已破,尔等还不赶快投降?降者不杀,顽抗者,杀无赦!”
一边跑,一边吼,那城墙上抵抗的,看到下面那面史字大旗,顿时就没了勇气,不断往后退去,而明军却迅速在城墙上站稳脚跟,原地构建防御体系,并往前逼迫蒙兀汉军。
形势逆转之下,越来越多的汉军没有了士气,不断后退,有些甚至丢下了兵刃,将褂子一脱就往后退去。
而西城墙这边,随着明军上来的越来越多,不再需要陌刀手抵头阵,而是换成十人的小队,不断依照地形清理残敌,而那位史姓大将,已经退入城中,准备执行最后的巷战了。
但是随着西城墙和南城墙的突破,无数明军涌进城来,一起叫道:“跪地投降,缴械不杀,杀一个蒙兀人,赏良田十亩,杀一个百夫长,赏银元百块,俘虏史默然者,赏金元百快。”
所谓的银元金元,就是明廷发行的一两银子和一两金子的钱币,至于不足一元的,都被叫半元,虽然蒙兀人禁制用这些货币,但架不住东西好,携带方便又耐磨,连蒙兀人自己都在用。
甚至河南地区的官府,收税都是要求用铜钱、银元,而不再用北方混乱的货币,对此,蒙兀人虽然知道不妥,但是哪里不妥又说不出来,只得当没看见。
进了城之后,明军却没有急着穿街入巷,而是推来了一辆辆大车,往城中主要道路中撞去。
这是一种类似于武刚车之类的大车,主要用于撞翻蒙兀人在城中的防线,前面有撞角,后面还有步卒掩护。
借着大车掩护,明军迅速推进,对一般的街巷完全不管,只是设卡堵截有可能从街巷中出来的袭击。
而其主要方向,就是占据两横两纵的主要街道,及四个城门和街道附近的高楼、官署,尽快完成对城池的占领,而放下对残敌的清理。
如此策略之下,很快,西城和南城的局势就被控制了,尽管小街小巷中还有许多人顽抗,黑夜中,明军也没兴趣与他们巷战,只是占据宽阔的主街,封堵其余街道,肃清官署中的残敌。
而见到此情况,那位史默然哀叹一声,将手下亲军集合起来,命令他们通知各地方军,让他们从北城撤出城池,所谓的巷战,只能成为泡影。
对于他们的撤退,明军也没有追击,再往北,就是金帐军活动的区域,贸然追出去,被打了埋伏,反而不美。
慢慢地,随着天亮的到来,明军开始招降全城的残军,恢复城池秩序,扑灭大火,真正行使统治者的职责。
至于继续向前,马珏是绝没有那个意思的,本来,攻击唐州城就很勉强,尤其是围城之战都只能围三面,还有一面都不能合围,再往北,就是深入了金帐军活动的区域了,他可不想以步卒对抗蒙兀人最精锐的骑兵。
目前,他的想法就是,在唐州城整修,修缮城防,预防接下来可能的各种情况,包括唐州城被围,而他们是守卫者的情况。
他的想法也不是继续向北,而是向西,蔓延到蔡州前线,合两处大营之力,围攻蔡州,再次攻下这座城池。
当他把自己的想法送给蔡州的李庭芝和金陵后,两方来了两道一样的命令,不必加入围攻蔡州的战斗中,而是做出向洛阳方向进发的假象,给蒙兀人压力。
同时,加强唐州的城防,随时准备被围城。
拿到这两个命令,他翻来覆去看了很久,又将吴成叫来,给他看了,问道:“吴成,你认为金陵和前线是什么意思?”
吴成盯着地图看了半晌,又用手比了比从唐州到洛阳,看了看从蜀地到汉中,再到关中的路线,朝他比了比,道:“恐怕我们的目的,就是调动敌军,让他们将力量不断移动到这里,而忽视其他的地方,比如这里,再比如那里。”
说着,他指了指青岛城和济南府。
马珏点点头,道:“不错,即使蒙兀人看出来了怎么样?如果他们不调集大军应付,整个淮河战线的进攻瞬间就可以由虚转实,到时,他们中原都没了。”
“不错,所以我们需要既要做出动作,又不能真的深入,怎么办?”
“堡垒!”两人异口同声,哈哈大笑道。
沿途修筑堡垒,蒙兀人不理,那么这堡垒就会化为铁链,将汉水流域分割成东西两块,到时,汉水以西就可以顺利被我们拿下,甚至关中都难以幸免。
这是两人共同的想法,但是修筑堡垒,为了防止金帐军袭击,他们还是需要武陵军来防住金帐军。
于是,三日后,一万武陵军进驻唐州城北,并开始驱逐金帐军的游骑,而明军工匠士卒则开始以唐州城为中心,广修军堡,准备往北推进战线。
当忽必烈收到这个情报时,正在与史默然讨论这次城池失守的原因,对这位史天泽族弟的失败,他并未过于斥责,一来,他有心理准备,二来,此战失败,不能归咎于主帅。
当他听说明军竟然将人装在铁球中,直接用投石机投进来时,也是一怔,没想到他们竟然如此大胆而冒险。
当他又听说明军用那种火油烧了中军附近的士卒,又射断了帅旗时,进城后只管大街不管小巷的战法时,叹为观止。
他道:“我父祖与那位陈天真君为敌,却不知道他的底细,直到有那么多真君投靠了我们之后,我才了解到,此人之智,待由天授。”
“后来,我们收买了许多人,才弄到了这卷《辰漏经》,卿不妨看一看,我给许衡、郝经、吴文统等人都看过,他们对陈天此人的智慧,既佩服又痛恨。”
忽必烈拿着一本誊抄而来的书籍,道:“他们说,陈天此人的思想,离经叛道,是一个墨翟似的人物,对平民有慈悲心,喜欢各种器物,即使不去修道,也会成为这样一位卓有成就的大家。”
“臣听说三百年前,未修道之前,他是一位乞丐,或许如此,他对那些泥腿子有同情心吧。不过如此不是正好,我等将他的出身宣扬出去,难道那些读书人容得下一位修士一个乞丐出身的墨翟也似的人物夺取天下?”
“这恐怕比杀了他们都难吧?我还听说,明廷在占领区屠杀士绅,然后将土地分予那些无地的平民,统治深入到村镇乡里的每一个地方,每一个人,堪比暴秦,那些士绅也绝不会服膺他们的。”
“所以,我们要坚持要宣传,只要所有人知道他们的行事方式,知道他们的暴行,这世上所有的士绅、读书人都不会屈服。”
“自古数千年来,虽然有刘裕、诸葛亮、祖狄北伐,可是,以南统北,从没有成功过,就是他们面对的是羌狄之人,战乱之地,依旧不能成功,何况大王英明神武,携万万之众,必能完成一统天下的大业。”
“不错,史卿说到我心坎里去了。”
“不过,明贼向北,有意洛阳,这是决不能允许的,如果失了洛阳,以明军的水军战力,恐怕黄河以南都会落入其手,到时,恐怕中原人就会认为他们得了天命。”
“所以,你去京兆府,我封你为陕西大总管,替朕看好汉中和关中,不要让明军在这个方向有可趁之机。”
“多谢陛下,臣必万死,以报陛下。”说完,他跪下,磕了好几个响头。
第二日,一大早,他就出了忽必烈设在汴梁的大营,往西去了京兆府长安。
且说明军这边,攻下了唐州之后,附近的邓州唾手可得,蒙兀人不甘心放弃这里,让两淮与襄樊战区在这里会师,连为一体,所以不断增兵。
且唐州不断往北兴修堡垒,做出一副威胁洛阳的态势,蒙兀人不得不紧急维修洛阳城防,增兵洛阳,摆出一副在此死守到底的架势,而金帐军也开始出动,准备在河南与明军决一胜负。
蒙兀人不断往邓州、洛阳调军,让一直在汉中的铁牛看到了机会。
这一日,又一封调令到了兴元府城,命令他们加强从汉中到川蜀的关隘的防御,切断与川蜀的一切联系,封锁关口。
并且,调集三千士卒去往洛阳,守卫洛阳,而且,京兆府将来一位陕西大总管,统管汉中、关中一切事物,让汉中总管去拜谒。
看到这封调令,铁牛大喜,叫过来一众学生兵,指着关中地图道:“我等的机会来了,如今,那位陕西大总管要来,命令汉中总管去拜谒,且调三千军士去洛阳,那么潼关我们就可以有借口经过了。”
“不错,我们可以借着通过潼关,直取了这个雄关,然后关闭潼关,切断关中与中原的联系,到时,我们武陵府就可以拥有川蜀和关中之利,以后无论如何用军,都是我们说了算了,而不用与蒙兀人在中原一城一池地争夺了。”
其中一位开口附和道。
“我们为什么不装作是汉中兵,入洛阳,等合适时机,取了洛阳,直接献城,岂不妙哉?”
“不行,太冒险了,洛阳大军云集,我们三千人去了,只不过九牛一毛,不可能把守城门这等重任交给我们,到时没机会发动不说,还只会被当做炮灰。”
“就算万一成功了,明军也没有计划真的攻击洛阳,到时,我们可就陷入死地了。”
“不进攻洛阳?”
“太远了,没有十足准备,即使拿下了洛阳,也守不住,没用,不如直接拿下潼关。”
“善,就这么办,过潼关时,我借故宴请潼关守将和手下主要将领,到时,时间一到,挟持了他们,我们直入潼关。”
“好!”“好!”“好!”
计议已定,第二日,铁牛就率三千学生兵出发了,而剩下的大约五千潜入进来的明军则开始整顿兴庆府的城防,预防万一事有不谐,还能守住汉中这个桥头堡。
同时,川蜀地区不断往汉中增兵到几个关口之外,等时间一到,就冲入汉中,直趋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