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081w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貞觀憨婿 大眼小金魚-第180章鏡子看書-ggwhk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
第180章
李世民很激动,也很高兴,所以晚饭的时候。还多喝了两杯酒,想着自己和父皇终于有缓和了,现在世家当中还在流传字自己不孝,这个皇位是弑兄逼父来的,
虽然事实是这样,但是李世民还是希望李渊能够出来帮自己说几句话,这样,流言就要少很多,而且,自己也确实是希望李渊不要那么恨自己,自己争夺皇位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阶段了,不提前动手,死的就是自己一家。
而在韦浩那边,韦浩也是继续和李渊打牌,打完了以后,就是吃烤肉,接下来的几天,长孙皇后也是每天过去打半天,和李渊说说话,甚至送点东西过去,李渊也会接受,到了韦浩休息的时候,韦浩想要回去,李渊就要跟着了。
“我说老爷子,这些人都会打牌了,我还和他们说了,输了算我的,你就让我回去休息几天不成吗?我也有事情的!”韦浩那个无奈啊,李渊就是想要天天跟着自己。
“不成,去你家打一样的,你小子没在啊,老夫睡觉都睡不好,反正老夫不管,老夫就是要跟着你!”李渊看着韦浩说道。
“不是,那这样我先回去一天,明天晚上我就过来还不成吗?你知道吗,我天天和你打牌,我两个媳妇我都没有怎么去看过,搞不好,现在我两个媳妇都对我有意见了,老爷子,咱们能别这么坑人吗?”韦浩很无奈的对着李渊说道,
李渊听到了,想想也是啊于是对着韦浩说道:“这样,白天你去可以,晚上你要到大安宫来睡觉,这样我就不跟了,韦浩啊,你不知道,老夫只要有你在身边,睡觉都安稳,真的!”
韦浩很无语的看着李渊,无奈的点了点头说道:“行吧,你们继续玩着,我还要办事去!”
“成,记得啊,要是不来,老夫就去你家,再说了,韦浩你来这里多好,天天晚上吃烤肉,那都不要钱的!”李渊现在也学的和韦浩一样了,什么话都说。
“成,我知道了!你先玩着!”韦浩很无奈的说着,接着就吃了大安宫,在路上,又被一个校尉堵住了,说是陛下找。
“我的天啊,他们父子两个是不让人活啊,我不干了。”韦浩此刻相当郁闷,才出大安宫,又要去立政殿,这不是没事折腾自己吗?
不过,韦浩还是来到了立政殿,到了立政殿,李世民很高兴啊,拉着韦浩就坐下,高兴的对着韦浩说道:“这个事情,你小子办的不错,你母后非常高兴,不过,现在有一个任务交给你啊,什么时候让朕和父皇说话,朕就重重有赏。”
“岳父,我不要行不行?”韦浩一脸苦笑的看着李世民说道,李世民愣了一下,这小子什么意思?不要?
“岳父啊,你瞧瞧我,现在困的不行,老爷子精神好啊,他一天谁两三个时辰就够了,我不行啊,我早上起来要和我师傅练武,然后就是陪他打牌,一大就是到子时,天没亮我就起来,中午还不让睡觉,岳父啊,你说我容易吗?再这样被老爷子折腾下去,我怀疑我会疯掉的!”韦浩看着李世民抱怨了起来。
“啊?这个,父皇的精神状态这么好,他之前不是睡觉睡不好吗?”李世民震惊的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岳父,你别提这个行不行?今天我是要休息的吧,我说我要回去,老爷子不让啊,说是要跟着我一块回去,说没有我,他睡不踏实,我就奇怪了,我又不是门神,我还能辟邪不成,现在他要求我,白天可以出去,晚上是一定要到大安宫去睡觉,岳父啊,你说,我到底要这样当值多少天?人家当值是当四天休三天,我呢,我天天当值!”韦浩继续对着李世民抱怨的说道。
“这,这个岳父就没有办法了,父皇喜欢你,你就辛苦点吧。”李世民此刻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他怎么敢下令,让韦浩不要去,万一到时候李渊再次寻死觅活的,那自己还不要被他给整的疯掉,
韦浩听到了李世民着这么说,不由的翻了一个白眼。
“你就多受累一点,不过岳父的话,你要记得啊,抓紧的时间!”李世民对着韦浩说道,
韦浩无奈的点了点头。
“行吧,回去好好休息去!”李世民此刻也不敢逼着韦浩了,没办法逼了,再逼他担心韦浩真的不干了,现在好不容易看到了点希望。
韦浩离开皇宫后,就直奔家里,到了家里,躺在软塌上面好好的睡上一觉,到了吃午饭的时候,韦浩才起来,然后前往客厅那边看看。
到了客厅,韦富荣就看着韦浩,而王氏则是拉着韦浩的手说道:“儿啊,在宫里面当值很累吧,实在不行,就和陛下说说,咱们不去了?”
“瞎说什么呢?怎么能不去,就要让他忙点。”韦富荣马上训斥着王氏说道。
“爹,我不是你亲生的吧?”韦浩翻了一个白眼说道。
“你个兔崽子!”韦富荣说着就站了起来要拖鞋了。
“爹,你,你也太狠了,我在宫里面当值多累啊,回来你也不知道说句安慰的话。还说要我忙点,真是的我怎么摊上这么个爹?”韦浩抱怨说道,他知道,韦富荣肯定打不了,自己母亲在这里呢。这不,王氏正瞪着韦富荣呢。
“哼,你小子,累点怎么了,年轻人还怕累,再说了,别以为老夫不知道,你现在是去陪那个太上皇了。天天陪着他玩,还好意思说累。”韦富荣坐下来,盯着韦浩说道。
“不是,你听谁说的啊?”韦浩很好奇,宫里面的事情,韦富荣居然知道,他还有这样的门路?
“族长都说了,昨天,族长来我们府上说,说了你的事情,另外就是,嗯,就是对你安排崔诚的事情很不满。”韦富荣坐在那里,对着韦浩说道。
“什么玩意?”韦浩一下没听明白,盯着韦富荣看着。
“崔诚不是安排在长安县当县丞吧,这个职务,之前很多人在盯着,不单单我们韦家在盯着,就是其他的世家也在盯着,崔诚是清河崔氏的人,他们也在安排其他人,准备争这个位置,谁知道半路杀出你来,还把这个职位给了崔诚,
家主知道了,就不满了,他们说哪里想到你有这样的本事,要是知道,就推举人到你这边来,让你去给陛下推举去!哼!”韦富荣坐在那里,对着韦浩说着。
“卧槽,我哪里知道那些事情,谁和我说过他们要去当的吗,还对我不满?崔诚是姐夫的大哥,我能帮上忙我不帮啊?”韦浩看着韦富荣说道,这个事情,自己压根就没有想那么多。
“嗯,我也和他说解释了,他倒是没有说什么,就是说,下次要推荐官员的时候,和他说说,另外,有空的话,就去他家坐坐,还有就是家族的那些子弟,很想认识你,尤其是朝堂为官的那些人,他们都想要和你混个脸熟,上次你办订婚宴他们过来,但是也没有能够和你说上话,现在他们倒是想要和你谈谈了。估计是知道了,现在陛下非常信任你。”韦富荣看着韦浩说着。
“拉倒吧,我可没有空,我现在忙的死,好了,中午饭准备好了没有,准备好了,我还要吃饭呢,晚上还要进宫去。”韦浩很无奈的说着,自己现在真不愿意去想那些事情。
“啊,还要进宫,你不是才回来吗?”韦富荣吃惊的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韦浩叹气了一声,开口说道:“有什么办法有事情啊,你不是希望你儿子当官吗?现在你儿子也算是一个官了,多忙你看到了吧?真是的!”
韦富荣被韦浩怼的没话说。
“行,来人啊,快点准备上饭菜!”王氏也是在旁边喊着,心疼自己的儿子,
吃完午饭后,韦浩就前往瓷器工坊那边,看到自己交待的那些东西都准备好了,韦浩就检查一下,发现没有问题,于是韦浩就开始准备烧了,让那些工人把之前从河里面挑的那些石头,全部倒进那个窑里面,接着让他们开始点火,
韦浩也是弄来了一下煤炭,现在的人,还不习惯用煤炭,也不知道这个东西的如何用才好烧,但是韦浩知道啊,点火后,韦浩就交代工人们,看着火,不能让火熄灭了,要时不时的往里面加上煤炭,
弄好了后,韦浩就回到了府邸,草草的吃完饭,就前往大安宫当中,到了大安宫,李渊此刻还在战斗呢。
“饭都没有吃吗?”韦浩吃惊的看着他们问了起来。
“吃过了,正好,你来!”陈大力听到了韦浩声音,马上开口说道,而李泰居然又来了,很快,一个士兵就让开了自己的位置。
“老爷子,赢了不少?”韦浩笑着看着李渊说道。
“哼,老夫现在可不怕你,今天晚上,可要好好收拾你。”李渊得意的对着韦浩说道。
“老爷子下午赢了不少,皇后娘娘和韦贵妃来了。手气不好,全让老爷子赢了过去。”陈大力开口说道。
“诶,我就奇怪啊,为何我是天天输啊,我都记得你们的牌,我怎么还输?”李泰坐在那里,很费解的看着韦浩说道,
李泰的记忆确实是好,但是他有一个毛病,哪怕是拆牌也不点炮,但是这样没得胡啊,别人点炮他也是需要给钱的,所以他不输都奇怪了。
“切,就你这样打牌,打十年都输,还怕我吃你的牌,扣在手上,我们都胡牌了,你手上都没有你听牌。”韦浩笑了一下,对着李泰说道。
“难道这样打不对么,我明明猜中了你们手上的牌,不给你们吃碰,还有错了?”李泰郁闷的对着韦浩问道。
“有得就有失,你这样仅仅算计,一手好牌都打烂了,还能胡牌?”李渊此刻也是把话接了过去,开口说道。
“我要是给你们吃了,你们不就胡的更快吗?”李泰还是争辩的说道。
“那你也听牌了,最后谁知道谁先点炮自摸的?”韦浩瞪了李泰一眼说道。
“也是哦,行!”李泰点了点头,想要按照韦浩说的打,
但是他根本就放不开,就是不想给别人吃和碰,这个是性格,谁也改变不了,
晚上,继续吃野味,现在基本上一天吃只动物,甚至好几只,不单单是韦浩他们吃,就是那些守在这里的士兵们,也吃,反正打到了大的猎物,韦浩他们也吃不完,那些士兵岂能放过?
这天,韦浩又休息了,就前往瓷器工坊那边,主要是想要看看有没有烧好那些玻璃。到了瓷器工坊那边,韦浩打开窑一看,发现差不多了,就开始弄那些玻璃,而李丽质好像也知道韦浩在这里要弄新的东西,得知韦浩到了瓷器工坊那边,也过来看着。发现韦浩正在对那些熔浆进行处理。
“你在干嘛啊?”李丽质远远的看着韦浩问着,主要是那里的温度太高了。
“嘿嘿,不告诉你,到时候你就知道了。”韦浩笑着对着李丽质说道,韦浩还真不想告诉她。
“哼,不就镜子吗?我知道!”李丽质冷哼了一声,笑着说道,他猜韦浩肯定是在做这个。
“不许对外说啊,我可不想用这个赚钱。”韦浩对着李丽质说道。
“为何?”李丽质不解的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太累,我现在可是忙不过来,等我忙过来了,我再弄,现在不弄。”韦浩随便找了一个借口,李丽质点了点头,这个也是韦浩的性格,
不过玻璃的冷却,可是需要很长时间,李丽质看了一会,就回去了,一直到了下午,那些玻璃才弄好,韦浩把那些玻璃弄到了一个小库房里面,就一米见方的玻璃,足足有五十多块,
但是现在需要把银给渡上去,这个可是需要用到硝酸银,但是这个硝酸银可不好弄,关键还是硝酸,韦浩可是费了很大的功夫才制造出了一些,
到了屋里面后,韦浩就开始用工具把那些玻璃固定好,然后开始镀银了,韦浩在工坊待了一晚上,这个还是给李渊请假了,自己是真的有事情,晚上都不在家里,李渊这才同意韦浩不回宫。
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韦浩才把那些玻璃全部渡成了银镜。接着韦浩就开始拿着是胡商那边好不容易的砖石,开始切割,第一次镀银,还是有很多地方没有弄好,需要切割成小块才行,要不然中间有一个点也不好看,而且有的玻璃本身也是有瑕疵的,也是需要切割好,
全部弄好了以后,韦浩就有麻布把那些镜子装好,这才让那些工人给自己装上马车,运回去,告诉那些工人,前往要小心,不能太快了,怕震碎了那些镜子,运回家后,韦浩专门用了一个房间,去放这些镜子,
现在还没有功夫去装框,昨天晚上一个晚上没睡觉,韦浩都困的不行,到了家里,草草的吃完饭,韦浩就躺在软塌上面睡觉了,
这一觉就是快到天黑了,没办法,韦浩也只能前往大安宫当中,李渊现在也是在休息,看着别人打,现在韦浩不允许他一天打那么长时间,每天,只能打三个时辰,超过了三个时辰,必须下桌,走动走动。
“你小子怎么才来,干嘛去了?”李渊看到了韦浩过来,就对着韦浩问了起来。“有事情啊,哎,我容易吗我?”韦浩看着李渊郁闷的说道。
“老夫昨天晚上,就是在客厅睡觉的,让那些士兵在这里打牌,我就在旁边睡觉,还不错!”李渊看着韦浩笑着说道,
韦浩点了点头,
第二天,韦浩继续回去,开始让那些工匠做框子,同时还设计了一个梳妆台,让家里的木匠去做,这个是送给李丽质和李思媛的。接下来的几天,韦浩白天都出去,晚上才到大安宫来当值。
“这小子,天天白天出去,晚上回来,干嘛了?”李世民在立政殿用膳的时候,对着李丽质问了起来。
“不知道,现在他也不去瓷器工坊,装窑的话,都是我去看了,他把那些关键的步骤都教给我了,而纸张工坊那边,现在也是处于休息状态,不过一直在收购那些灌木和杂草!”李丽质坐在那里摇头说道,自己等了好几天韦浩的镜子,他也没有给自己送过来,估计是还没有做好,
加上韦浩给李丽质交代了,让她不要去外面说,李丽质当然是听韦浩的。
而在李靖府上,李德謇也是在李靖的书房里面。
“爹,这个韦憨子是什么意思?到现在,都没有来我们府上一趟,是不是瞧不起妹妹?”李德謇坐在那里,有点担心的说道。
“应该没有,这段时间,韦浩忙的不行,天天要陪着太上皇,连皇宫都出不了。”李靖听到了,迟疑了一下,接着摇头说道。
“他白天也出来啊,就不知道到府上来一趟,我看妹妹好像有点担心。”李德謇看着李靖说了起来。
“嗯!”李靖嗯了一声,心里也是担忧,这个小子是不是忘记了这里还有一个未过门的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