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vsnz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金幣即是正義笔趣-第八百二十九章 痕跡看書-tmxfh

金幣即是正義
小說推薦金幣即是正義
“随后,看护人家里当时有包括小奶霜在内的八个孩子,这些孩子在看到男主人死了之后肯定会大叫大嚷。这对于行凶者来说是一个十分不利的场景。随后,女主人被杀。看起来似乎是女主人发现丈夫被杀,随后立刻将自己的孩子关在壁橱内,然后自己被奸杀,孩子被发现之后也被杀,但实际上可能正相反。”
玛歌打了个哈欠,双手抱在胸前,乐呵呵地笑道:“这还真有意思,忌廉,你倒是说说看?看看你有没有在瞎猜。”
忌廉带着些许抱怨的眼神说道:“瞎猜?你知不知道身为一名盗贼最需要做到的就是敏锐的观察?如果不能够第一时间发现端倪的话,我早就不知道在各种陷阱中死了多少次了。”
玛歌举起手,表示一下投降。
忌廉则是继续说道:“壁橱的位置正对着大门,如果是躲藏的话根本就没有多少时间。毕竟一打开门,杀了男主人之后就能够看到壁橱。而且,想要一口气压制那么多孩子的哭闹,一两个人显然是不足够的,杀人者肯定至少有三人以上。而既然是三人以上,在大白天闯入民居杀人抢人,需要极快的速度!在这种情况下,我不认为还有人有这个闲工夫进行强奸。最多是把人杀了之后直接把裤子扒下来就完事了。”
“再加上酥塔女士说过看到床上流了很多血,那应该是对方把女主人直接杀了之后再拔的裤子,毕竟这样速度快。”
艾罗抬起头,见起司现在正沉默应对,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随即问道:“起司,你有什么想法吗?”
起司现在的眼睛血红,这很正常,现在毕竟已经是晚上,这名血族正处在巅峰状态。他仔仔细细地观察着这份现场图纸,在略微思索片刻之后,突然开口说道:“现场有看到凶器吗?”
众人的视线全都转向酥塔这边,酥塔闭上眼睛略微思索了片刻之后,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我记得……好像有。我进门的时候好像有看到那个丈夫的手边有个什么东西……但是当时我实在是太慌乱了,没有看清楚究竟是什么东西……不过那东西好像的确有沾着血……”
起司轻轻点了点头:“那么那个孩子和那个妻子的身旁,是否有凶器?”
酥塔略微沉吟片刻之后,继续说道:“壁橱旁边好像有一条血迹,一直延伸到卧室……我们当时一直以为是有人杀了母亲之后再来到壁橱前杀了孩子……但是现在想来,那个妻子的身旁好像有一把小剪刀……当时我以为那是用来反抗用的……”
艾罗突然插了一句嘴:“你没有看清丈夫身旁的武器,为什么能够看清母亲身旁的小剪刀?”
酥塔愣了一下,随即说道:“那……那是因为……我看到她的下半身裤子都被扒了,实在是太……可怜了……所以我就走过去……掀起被子盖住了她的下身……这个时候我才看到她的手中握着一把小剪刀……剪刀上都是血……”
听完解释,艾罗转过头望着旁边的起司。只见现在的起司皱着眉头,似乎正在努力思考着什么。众人也是不敢多话,只能默默地等待这名血族说出自己的答案。
良久良久,起司终于算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轻轻地呼出了一口气,说道:“这一家三口应该都不是被杀的。他们真正的死亡原因,可能是被活埋而死。”
这句话一出口,在场的众人全都一脸惊讶!尤其是酥塔,她半张着嘴,过了片刻之后立刻用力摇头!虽然她没有表现出很强烈的抗拒感,但是她脸上的表情也是明显写满了不相信。
玛歌用手拍了一下起司的后背:“喂,说清楚,究竟怎么回事?”
起司则是略显嫌弃地歪过身子,让自己和玛歌保持一定的距离:“说话就说话,能不能不要动手动脚的?还有,别距离我这么近。”
玛歌倒是呵呵了一声,说了一句“怎么?对我有阴影了?”之后,终究还是缩回了手。
等到玛歌退后两步之后,起司继续说道:“虽然这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我只能说我知道的一些事实。”
“在好几年前,大约十年前吧。我和蓝纹那个时候还没有创立公会,还是过着到处接任务填饱肚子的日子。”
“那个时候我记得我们就是接过这样的一个任务,就是寻找几名失踪的儿童。”
“你们要知道,现在这个世道,丢几个孩子其实并不稀奇。一些偏远地区的村庄小镇,甚至是一些中小型规模的城市里面,丢失了孩子简直就和丢钱包一样的容易。其实很多时候,孩子都不是丢了的,而是被父母因为生活穷苦而卖掉的也是不计其数。”
“所以当时,大多数时候这些任务都不会有人愿意去接,因为那些丢失孩子的家庭基本上都属于穷苦人家,给不了几个钱。再加上寻找孩子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人贩子一旦带着孩子远走高飞,你根本就不知道对方会跑到哪里去。与其去寻找孩子,还不如接受一些消灭魔兽或是攻击强盗营地之类的任务更加方便快捷呢。”
“不过嘛……我和蓝纹不同。”
“那个家伙有一颗热心肠,受不了那些丢失孩子的父母的哭求。而我,则是夜之一族。到了晚上我的感官都异常的敏锐。”
“也因此,我们也成功完成了几件寻找孩童的任务。”
在起司正在阐述过去所承接的任务的时候,后面的玛歌突然捂着嘴巴笑了一声:“换言之,就是你的鼻子比狗还灵敏对不对?”
起司瞬间扭过头,那双猩红色的瞳孔里面流露出些许懊恼的色彩。不过玛歌也不怕,十分干脆地摊开双手,展示出一幅“你想来那就来啊!”的姿态。
不过,当她看到起司始终紧紧地盯着她,面色甚至有些因为紧张而泛红之后,这位修女这才吐了吐舌头,笑道:“抱歉,我的意思是说,你的眼睛看的很远。”
给了一个台阶,起司这才回过头来,呼出一口气,继续说道:“但是那一次,我们接到的案子却有些不太一样。”
“那是一个偏远的小村落,村子内总共大概也就只有二三十户人家,不到百口人。”
“我们是从附近一个城镇的警备团那边接到这个任务的,说这个小村落被山贼抢劫消灭,无一人生还,所以寻求愿意去剿灭山贼的冒险者。”
“当时,我和蓝纹也算是十分优秀的冒险者了,尤其是当我们抵达那个村庄之后,发现村庄的现场打斗痕迹非常凌乱,攻击者显然没有什么章法,仅仅是依靠着手中有武器对手无寸铁的村民们展开突袭的情况下,我们两个就决定不再等其他的冒险者,一起前往追杀这些山贼。”
“只是那个时候蓝纹比较谨慎,他执意要求调查完整个村子才动身。但是事后证明,蓝纹的做法是正确的。”
“根据我们当时得到的村民名册显示,村庄内的大部分人的确都被杀害了。甚至还有一些十岁以上的孩子也被屠杀。”
“但蓝纹在仔细核对了名册之后却发现,这个村庄内最起码有三名五岁以下的婴儿,现场却并没有出现他们的尸体。”
“那时候其他共同接了这个任务的冒险者已经出发去村子附近的山头追踪了,为了避免接了任务结果什么钱都赚不到的情况,我就和蓝纹分开了。我去找人,而蓝纹则是继续在村子里面调查。”
起司略微停顿了片刻之后,再次呼出一口气,缓缓说道——
“在附近的山头上,我找到了一个大约十几人的盗贼团伙。然后,我乘着夜色杀了上去。”
“那些盗贼根本就不是什么厉害角色,我偷偷摸摸杀掉他们中差不多一半人的时候,领头的那个盗贼还在和其他的同伙说要找块地来耕种呢。想来应该也就是一些落魄的农民聚集而成的盗贼吧。”
“可是,等到我杀完所有人之后,却根本就没有发现这里有什么小孩子。没有办法,我也只能拿着那些山贼的脑袋回去交差。”
“可就在我和其他一些冒险者共同前往小城镇交了任务之后,蓝纹才匆匆忙忙地赶过来,随后对我说,我杀的虽然的确是一伙山贼,但并不是洗劫那个村子的山贼。并且,他还强烈要求我和他一起去埋葬那些村民的墓穴中掘墓。”
“掘墓对于你们人类来说或许有些心理上的抗拒,但要我来开掘你们人类的坟墓我完全没有任何的抵触情绪。当天晚上,我和蓝纹就一起来到了埋葬地点,将其中的几名棺材打开。然后……”
稍稍停顿之后,起司的表情变得阴沉,就像是回忆起了一些十分不舒服的场面似的——
“我们就看到棺材里面那些原本应该已经死去的人,现在却是一个个地伸长手臂,指甲盖全都翻开,双手全都血肉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