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420h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獵妖高校 起點-第一百四十二章 魅惑(上)推薦-juess

獵妖高校
小說推薦獵妖高校
“所以说,你今天找我,是想让我帮你抓住那只小狗?”
当郑清在苏施君的办公室再次看到那条灰色的身影后,他终于放弃了幻想,和盘托出自己的‘小麻烦’,希望获得女巫的帮助。
苏施君坐在办公桌后,叠着双腿,抱着胳膊,眼神不善的看着面前的公费生:“那么刚刚那些有关波塞冬的事情……”
“不不不,波塞冬才是我来这里的原因……而且是主要原因。”郑清立刻赌咒发誓,自己今天真的是为下学期波塞冬旁听大学课程一事而来——狗子只是个小麻烦,如果不是它刚刚又出现在自己面前,自己差不多都要忘掉了。
多说了几句誓言后,连他自己都有些相信那是事实了。
办公室的主人哼了一声,轻轻放过这个话题。
“波塞冬上学的事情,我们后面慢慢再讨论……先处理你的小麻烦吧……你说第一次看见那只狗子是在猫果树下?”
郑清立刻点点头。
苏施君重新拿起桌上那支被她拗弯的羽毛笔,捋着上面凌乱的羽毛:“哪里的猫果树?我怎么不记得学府里种着猫果树?”
郑清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
女巫错以为他说的是一株真正的‘猫果’树。
他不得不从头开始解释——从自己服用变形药剂,变成猫后成为猫群之主,然后猫群占据了一株‘老橡木’充当根据地,因为猫咪喜欢团成个球蹲在橡木枝头,仿佛一颗颗毛果子,因此那棵树被他称为‘猫果树’。
苏施君这才恍然:“竟然是这么一株‘猫果树’……但你为什么没有变成狐狸?”
郑清头点到一半,猛然察觉不对。
“啊?”他一脸茫然的抬起头,感觉自己有点追不上跟女巫聊天时的节奏。明明在讨论那条狗子的事情诶,跟自己变形后的模样有什么关系吗?
“没有变成……可能……大概是因为……”他期期艾艾,疯狂的转动脑筋,想要找出一个恰当的理由:“因为我家以前养过猫,对猫比较熟悉?”
这个解释刚刚出口他就后悔了。
因为某只狐狸曾经在他家借宿过一阵子,知道他家是个什么情况。
“你家不是不许养宠物吗?”苏施君扬起眉,却又很快放下,语气一如既往的骄傲:“算了,算了……你就算变成一只臭虫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也只是顺口问一下罢了。”
郑清抹了一把额头,心底感到了十分的疲惫。
他跟那条狗子斗智斗勇一整天,都没有这种辛苦的感觉。某个瞬间,他也有点后悔来这间办公室——只不过是条小狗,又没真的把他怎么样,完全可以给先生飞纸鹤,或者干脆请黄哥出面,虽然有点麻烦,却也绝不至于落入现在这种尴尬的境地。
“臭虫容易被人踩死。”他喃喃着,小声回答了办公室主人的话。
“你之前说过,那条小狗曾经从老姚的眼皮子底下逃走……而且它刚刚出现在我的办公室,竟然没有引起我的注意力。”苏施君微微挺直身子,向前倾了倾,露出姣好的线条:“……能从顶尖大巫师面前逃走的狗子,肯定不是一般的狗子……我也很好奇,它到底是个什么品种。你现在有什么线索了吗?”
郑清错开目光,竭力避开办公桌后女巫散发出的魅力,然后盯着那盆绿萝,仿佛那条狗子还会从花盆后面钻出来似的:
“博士……就是萧笑,我的一位同学,他对魔法生物很熟悉,能够辨认出《巫师大百科全书》上所有罗列出的魔法生物……他之前也研究过那条小狗,当时因为那只狗出现在猫果树,又学猫叫,我感到有点奇怪,所以找他帮忙……那条小狗当时只是有一点点奇怪,还没有现在这么奇怪。”
一番话说的啰里啰嗦、颠三倒四,郑清自己都听的满头大汗。
但苏施君却似乎已经习惯了别人的这种表现,一手捏着羽毛笔,在羊皮纸上点来点去,另一手托着下巴,听的津津有味:“……也就是说,那条小狗最初并不会随随便便玩儿消失,或者当狗皮膏药黏着某个人?”
“不会……吧。”郑清有些不确定的看了女巫一眼,随即在心底闷哼一声,立刻别过目光。
因为女巫身子向前倾的缘故,那件宽大的蝙蝠衫有些紧绷在她的身上。夏天的衣物往往以轻薄为主,郑清眼神又不差,很容易便看到了那层紧绷的薄纱下内衣凸起的线条与痕迹。
对一位血气方刚的男巫来说,这就很要命了。
“会就会,不会就不会……加个‘吧’字是什么意思?”女巫好听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似乎带了几分恼火,却又完全没有办法让人生气。
“我的意思是……我也不太清楚。”郑清呆呆的盯着那盆绿萝,心底迫切希望它能在一秒钟后开出一朵花来,嘴里喃喃着回答道:“那条小狗当初在树上的时候,也只是学猫叫……没见它跟踪其他人、或者猫,也没见它动不动就消失。”
直到它后来咬了自己一口。
郑清在心底补充着,却没把这句话告诉苏施君。因为这会带来一大串麻烦。而且不会降低处理那条狗子的难易程度。
“你之前招惹过某些犬类魔法生物吗?”苏施君换了另一个问题。
“没有……”郑清果断摇了摇头,然后在摇第三下的时候,他迟疑了几秒,摇着的脑袋划了一道弧线,摇到胸口,变成了点头:“……吧。”
苏施君真的要被气笑了。
“吧?嗯?”她稍稍提高声音,手中的羽毛笔尖把羊皮纸戳的噗噗作响:“招没招过其他狗子你不知道吗?还是说,跟招女生似的,你也弄不清自己到底招了多少女巫?”
这话就有点诛心了。
郑清连忙开口,有些狼狈的解释道:“不是,我的意思是……在学校,除了这只狗子,我没惹过其他犬类的魔法生物……但是去年寒假回家,在家附近曾经被一头流浪狗妖魔袭击过……就那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