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ktd6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大明之雄霸海外 起點-第1978節 沒有投降的將軍!推薦-5m837

大明之雄霸海外
小說推薦大明之雄霸海外
缺少盾牌和护具保护的叶尔羌人在箭雨的攻击下死伤惨重,倒下来的人又被后面拥来的人践踏,雪上加霜!
更可恨的是那些充当皇协军的叶尔羌人毫不留情地擎起大弓,向着自己的同族射去了无情的箭雨。
嗖嗖嗖的箭啸声之后就是箭枝入肉的沉闷声和惨叫声,箭力非同小可,不管有甲无甲,射过去就是一个个的血洞。
皇协军与叶尔羌人面对面的战斗,双方伤亡互损,结果就彻底地不死不休了。
叶尔羌人虽然把皇协军给打退,但皇协军退而不乱,加上他们的弓箭,貌似是叶尔羌人死伤得更多些。
此情此景,让帖木尔几乎吐血。
他认出了那些弓箭是他从国都莎车城里带出来的好弓,计划充当后备,待先前的弓箭用得七七八八时,再派上用场,予敌以杀伤,振奋已军士气。
没想到被那些叛徒用来对付自己人,可恨哪!
看那些叛徒为异族战斗的热情劲儿,捉到他们的话,我要活剐了他们!
帖木尔阴郁地想着,无比痛恨那些叛徒。
叛徒不仅仅增强了敌人的力量,还在已方造成混乱,降低已军士气,后果非常严重。
他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敌人一下子就能够激发起那些叛徒的战斗意志,让他们死战不退呢?
这个正是贺晓天的杰作了!
作为政治军官,他负责转化俘虏思想,组建皇协军,正是他的拿手好戏。
少不得让皇协军交纳投名状,本来杀人是最好的投名状,如果没这么多人杀,那么诅咒发誓也是好的。
贺晓天有意从俘虏中找出的都是小部族的、年轻人来加入皇协军,小部族经营困难,没有大部族的自豪与傲气,年轻人的可塑性高,容易收买,不象老兵油子见惯世面,你给他们东西他们还会转几个弯来想。
最关键的是钱要到位,承诺过的东西一定要实现。
由于速破麦盖提城,城内大量的军资落入我手,包括了五十万枚的银币,差不多相当于中华银元或西班牙鹰元。
为保国家,叶尔羌汗国也是不惜血本,汗国也铸币,其银币正面铭文为察合台文,或有图纹或有汗王的名字。背面注明铸造地“扎尔普雅尔看特”,即叶尔羌打造,形体多异,图纹粗犷俗雅,具有浓郁的西域部落民族气息。
贺晓天与嘎勒丹拜和察罕两位长官商量过后,给皇协军每个士兵发十个银元,小军官翻倍,百夫长是五十个银元,千夫长二百个银元,名义就是归顺大明朝廷后,朝廷发下来的赏格,叫做新附饷。
“皇帝不差饿兵,当兵吃粮,打仗卖命,该给你们的钱,一个铜板都不少你们的!”贺晓天说着,宣读了对皇协军的待遇,当然比不上大明的正规军,但比叶尔羌正规军要好上不少。
于是,成员绝大多数是年轻人的皇协军被打动了!
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人,还是头一回摸到银币呢!
加上给他们良好的装备,麦盖提城内的装备,明军与蒙古人看不上,就分派给皇协军装备上,一点都不吝啬,表明了对皇协军性命的重视,而不是拿他们当炮灰。
“君以国士待我,我必国士报之。”贺晓天的作法来自于今上,颜常武为人处事,极为豪爽大气,花钱非常大方,不仅令收获了他麾下文臣猛将和军吏百姓的心,就连皇协军也都对他崇拜。
事实上,麦盖提城内归顺的这批皇协军,几乎成为了大明粉,背叛的人很少。
……
叶尔羌人追杀着皇协军到了斜坡下,皇协军退开,换上的是蒙古骑兵,他们根本不会叶尔羌人面对面硬P,就只是放箭,放箭!
叶尔羌人遭遇了一边倒的射杀,他们的弓箭反击得无力,岂是蒙古骑兵的对手。
“蓬蓬蓬……”弓弦有力地响着,箭如雨下,叶尔羌人象被收割的麦子一样倒下,几乎每一声响声就让一个叶尔羌人丧命或者受伤。
转眼之间,在斜坡下方的地面上就倒下了二千多人在地上惨嚎哀叫着,死掉的人则寂然无声矣。
于是叶尔羌人混乱了,踌躇了,不敢冲了,哪怕是军官督促着他们也是脚步迟缓。
这更糟糕,弓箭可不等人,不冲不退的后果是死的人更多了。
斜坡下的人死伤殆尽,蒙古骑兵冲上前去,向着正在斜坡上的人放箭,死伤者甚众,由于前面的人不敢前进,后面的叶尔羌人继续涌来,死伤的人就那么直直地站在了队伍中,前后左右的人都不知道身边的人已经挂掉,一股股浓郁的血腥气扬溢了斜坡,流淌的鲜血把斜坡都给染红了。
后来,当地人就把此处叫做“血坡!”
帖木尔呼呼地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恨不得天上降下神雷,把那些该死的蒙古骑兵给砸死去!
他的想法就象以前与两中华军队交战的各路好汉,对华人真的是深恶痛绝,因为华人不是英雄好汉!
他们只会使用远程火力,不敢与对手展开面对面的交战,太没胆量了!
可恶!
蒙古骑兵轮翻上前射箭,就连皇协军也加入了射箭,叶尔羌人的数量不少,就算是最差劲的弓箭手在此也成了百发百中的神箭手。
前进不得,后退不能,叶尔羌人境遇无比悲惨!
“冲啊!”帖木尔爆发了,白发苍苍的老将军挥刀上前,戟指怒喝,后面的叶尔羌人无比悲愤紧紧跟上,这一刻,他们全都是勇士!
可惜,步行的勇士追不上四条腿的无胆蒙古人,蒙古人根本不与之战,光会猥琐地放箭,见敌过来时就跑掉。
帖木尔冲着冲着,突然间,一箭射来,射中了他的战马,马匹惨嘶一声,就势跪下!
帖木尔明白了它的意思,从马鞍上下来,回首一望,呀,身边只得几名亲兵,后面再无其他人,遍地都是叶尔羌死尸和伤员!
那几个亲兵,也多数带伤,刚才就是亲兵们以死相护,为他挡箭,但多被射杀!
蒙古骑兵停止发箭,逼上前来,有人用叶尔羌语招降,要他投降。
帖木尔惨笑道:“叶尔羌汗国没有投降的将军!”
那人也不拖泥带水,直截了当地道:“我等以军人的最高荣誉为将军送行,祝将军一路走好!”
蒙古骑兵中一个高举手臂的军官的手臂落下,蒙古兵千箭齐发,射向帖木尔,他立成刺猬!
将军战死沙场,马席裹尸,就是军人的的最高荣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