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hb4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承包大明 南希北慶-第七百三十九章 無技術,不資本閲讀-n11cu

承包大明
小說推薦承包大明
在张士富等江南富商被重创之后,他们的印刷作坊也难以维持下去。
各大学府也无力再出学报。
因为大量的学生流失,以及不少读书人都回家去了,报刊生意可也是不好做啊。
财大气粗的郭淡自然也就顺势收购他们印刷作坊,再一次垄断整个开封府的印刷行业。
很快,一诺学府很快就出版了一期久未发行的一诺学报。
并且免费赠予各个酒楼、茶肆。
文章的名字就叫做《真金不怕火炼》,由李贽亲自执笔。
整篇文章对于各大学府是只字不提,里面都是在阐述危机到来时,一诺学府的老师坚守岗位,不为所动,而一诺学府的学生也是在努力读书,两耳不闻窗外事。
这就是求学。
纯粹的教育,跟金钱什么的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这就是一诺学府的精神。
任何危机都无法击垮这样的学府,因为任何危机都无法磨灭一颗求学之心,无法阻挡追求真理的步伐。
总结下来,就是开封府所有中学府就只有一块金子,那就是—-一诺学府。
这篇文章一出来,顿时骂声四起。
你们要不要点碧莲,心里没数么?
你们一诺学府之所以安然无恙,不就是因为郭淡有几个钱么?
你特么真是睁着眼说瞎话啊!
而一诺学府马上就又发表一篇文章。
《肤浅》
里面大肆讽刺那些酸溜溜得声音,什么时候,金钱成为衡量学问的唯一标准,学府存亡在于学问,而不是金钱,那都只是次要的。
一诺学府的学生和老师也都奋起反击,我们的学报夸夸我们,关你们屁事。
你们至于酸得跟柠檬似得么。
他们都非常马后炮的表示即便一诺学府当时不帮助他们,他们也会坚持留在一诺学府求学,而不是跟某些学院的学生一样,眼看形势不妙,就选择跑路。
这两篇文章一出,顿时激起一诺学府师生的荣耀感。
我们一诺学府就是第一学府。
而就在这时,一诺学府对外宣布,将大规模扩招,以及各种奖励措施,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天才计划”,表示要全国性招生,要将天下英才全部招至一诺学府。
还真的就有不少学生去参加一诺学府的招生考试,因为成绩优异者,可以获得奖学金的支助,甭管他们心里是不是真的认同一诺学府,但是如果能够拿到奖学金,那他们就可以安心在开封府读书,不愁吃,不愁穿。
为了学费,他们开始拼命的学习数学,学习经济。
其它大学府见罢,气得差点没有吐血。
还说金钱是次要原因,看看你们的计划,哪样跟金钱没有关系。
真是无耻!
不过这恰恰他们如今最头疼的问题,因为他们现在就缺钱,他们现在甚至连印刷报刊都有些吃力。
他们只能凭嘴去骂。
虽然是然并卵,但是至少给开封府又带来一丝生气,双方又开始论战。
然而,一诺学府这回就不跟他们讲公平,一诺学府就只发表一诺学府学生或者老师的文章,其它的都不发,你们给钱我都不印,有本事你们就自己去印。
虽然对方人多势众,但也敌不过科技的力量。
一诺学府又开始吹嘘的自己教育理念,吹嘘自己的课程,就说那医学院,医学院的学生在此次危机中救了多少百姓,可见这门学问是多么的伟大。
反正就是各种吹。
各大学府渐渐意识到,这回郭淡是来真的,他不但是要痛打落水狗,而且还要颠覆传统的儒家思想。
因为以前郭淡跟他们论战的时候,好歹也用儒家思想包装,这回他们完全不提儒家思想,一句话,算术就是好!
饿狼终于露出了獠牙。
吓得他们又开始抱团取暖。
与以前不同的是,郭淡这回是没有露面,也没有发表任何文章,这没了牙的老虎,犯不着他亲自出手,他其实早就可以离开,只不过他需要在这里等那汝州知府过来。
过得几日,那汝州知府齐文修便是屁颠屁颠的赶来开封府。
那是相当礼遇,一点点盛气凌人的意思都没有,几乎就是将郭淡当成钦差大使来看。
要知道前不久齐文修还拼命的弹劾郭淡。
也可见,他们当初就是反郭淡商人的身份,如今这身份一变,他们的态度顿时就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交谈的氛围相当好。
郭淡将投资五万两到汝州,当然,这五万两不是全部,这五万两只是与段长存合作的钱,去那边开作坊的还是段长存,只不过郭淡占七成股份。
要求就是垄断汝州的瓷窑,并且以高昂的工薪换取官府对所有瓷窑的免税。
原因郭淡也耐心跟齐文修解释了。
这钱要到官府手里,官府没有途径用出去,要么就贪了,要么就放在驿站吃吃喝喝,如果是要这些的话,你不需要找我想办法,你是搞好汝州的经济,你才来找我,那么给到瓷匠手里,瓷匠就必须要买衣物,买粮食,他们不再生产和衣物,什么都需要购买,如此才能刺激经济。
对于郭淡而言,成本其实是没变的,只不过如今的官府就不太会搞经济,钱放他们手里,就还不如给百姓。
齐文修几乎是一口答应,他就只有一个小小条件,就是要求郭淡尽量招收那些已经无家可归得百姓,有田地的百姓,你就不能招。
他不会搞经济,但是他懂得算税,郭淡若大规模投资当地,可以给很多贫困百姓提供生计,有助于治安稳定,减少官府维护治安的成本,而这些百姓本来就破产了,也交不上税。
如果他们能够赚钱,那他们就能够交税,实际上这钱有部分还是要被官府拿走。
还有一部分就是被大地主给赚走了,因为他们需要买粮食。
齐文修前脚刚刚离开,杨飞絮就递给郭淡一封来自福广的密函。
“三倍?”
郭淡惊讶道。
杨飞絮点点头,道:“因为今年的景德镇的瓷器,几乎都要运往潞王府,故而导致沿海地区瓷器突然短缺,出口价格已经是年初的三倍之多。”
“这可真是时来运转啊!”
郭淡哈哈笑道。
这多半都是万历的功劳,他原本花几十万两,是要收购景德镇私营的瓷器,而万历将官营瓷器也全部送往潞王府,这直接帮助郭淡垄断整个瓷器行业。
也直接就导致市面瓷器匮乏。
可要说瓷器匮乏会影响到民生,那纯粹就是狗屁,百姓跟瓷器屁关系都没有,只要他们能够拿到工钱就行,这个游戏,万历和郭淡可以尽情的玩。
这时,一个仆人走了进来,“东主,梁大地主求见。”
“他来干什么?”
郭淡嘀咕了一句,道:“请他进来吧。”
过得一会儿,就见梁闍急急走了进来,“郭淡,不,郭顾问,关于那酒税是什么意思?”
郭淡错愕道:“什么酒税?”
“你不知道吗?就是那番瓜酒税,法院那边说是你要求的。”
梁闍激动道。
“哦,番瓜酒。”
郭淡点点头,道:“这是我要求的,梁员外请坐。”
梁闍哪里坐得安,激动道:“这酒税未免太不公平,番瓜本来就便宜,番瓜酿酒还免税,我们酿酒却还得增税,这样下去的,我的酒坊都得关门。”
郭淡笑道:“你可以从外面买酒过来贩卖啊!”
梁闍道:“我为什么要从外面买酒。”
郭淡道:“梁员外,你要知道,不管是开封府,还是卫辉府,每年都得消耗大量的粮食酿酒,但同时卫辉府每年需要从外面进口大量的粮食,每一船粮食,我都得给予很多运费补贴,原因很简单,这粮食是物重价贱,关键还不能高价卖粮食,我一两买来的粮食,在这里也得八钱出售,故此贩卖粮食是绝对要亏本的。
但是贩卖酒是有利可图的。
然而,经过此次危机,可见粮食是非常重要的,缺乏粮食,就会引发动乱,故此我还将会做出一系列的调整。
不但番瓜酿酒免税,其它果酒之类得,我都会给予免一些免税,但若用粮食酿酒,那就要交高昂的税,一定会比从外面进购酒的成本要高。
我要在未来三年之内,确保四府的粮食不但能够自给自足,而且还能够盈余。”
要是以前,梁闍早就破口大骂,如今他可不敢,郭淡的地位是今非昔比,再加上他如今新官上任,是惹不起。
“但这对我们不公平。”
梁闍激动道。
郭淡笑道:“人人都一样,谁也没有得到好处。”
“周丰啊!”
梁闍道:“之前我就纳闷,那周丰小儿怎么就恁地钟意那番瓜,他在这几日就买了我们开封府大半番瓜去,同时还在卫辉府和开封府的边界兴建了十个大酒坊,同时他还在到处收购酒坊。”
“这么夸张?”
郭淡微微一惊,心里嘀咕道,这家伙是要起飞啊!
梁闍道:“你可别说,他是未卜先知。”
郭淡迟疑了下,讪讪道:“是,他是事先知道的,因为是他先研发出利用番瓜酿酒得技术,我才给予他优厚政策。”
梁闍立刻就问道:“那这对我们公平吗?”
郭淡笑道:“当然公平,如果是你先研发出这种酿酒技术,我也给会给你同样的帮助,我不止一次说过,技术发展才是最赚钱的,这钱就该他周丰赚。
不过你们也可以赶紧研究如何利用番瓜酿酒,我并未说只准他用番瓜酿酒,另外开封府大部分种植番瓜的土地以前都是贫瘠得荒地,如今用来种番瓜,这可都是多出来的利润,你们这些大地主就是卖番瓜也能够赚不少。
至于你之前拿去酿酒的粮食,可以就当成粮食出售,如今粮食可真不愁卖,算下来,就算你们的酒坊关门,你们也没有损失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