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mwi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頭狼 txt-3786 莫名其妙的禮物看書-s8gc1

頭狼
小說推薦頭狼
“他还说啥了?”
听到江静雅的话,我瞬间来了精神。
江静雅想了想后,摇头道:“其他倒没什么了,哦对了,除了他以外,今天还有人给你寄了一份快递,我帮你签收的。”
我迷糊的指了指自己:“我的快递?”
“对啊,收件人是你的名字,你等着,我给你拿去。”江静雅忙不迭跑出房间。
二分钟不到,她抱着一个鞋盒大小的快递包走了进来,温婉的笑道:“咱不知道谁给你寄的,咱也不敢瞎拆包,省得你回来不高兴,得了,该交代的都交代完毕,本宫睡觉去喽。”
放下快递盒,她缓缓转过身子。
我坏笑着凝视她的后背。
“咳…”江静雅故意咳嗽两声,偏过来脑袋,同时眨巴两下水汪汪的大眼睛:“你没什么事儿了吧,别待会本宫睡着,又叽叽哇哇喊本宫。”
我冲着快递盒努努嘴:“要不,咱们一块拆包?”
“我才没兴趣呢,书上说就算再亲密的两个人,也应该给彼此留三分私人空间,撒由那拉。”江静雅撇撇嘴,又朝我挥了挥小手。
嘴上说着没兴趣,可实际上脚步愣是没往前挪半分,尤其是一双滴溜溜转动的眸子,无不在证明,她有多渴望看看究竟是谁给我寄的快递,快递里面到底有啥玩意儿。
“来嘛。”我起身拉住她的胳膊,将她又揽回桌边,挑动眉梢调戏:“知道你不想看,关键我不会拆这玩意儿啊,咱从来没网购过。”
“嘿嘿,这可是你拜托我滴,那本宫就勉为其难帮帮你吧。”江静雅像个孩子似的一蹦三尺高,接着从裤兜里摸出一把剪指甲的小刀,无比利索的将快递给拆封。
拆开包装,里面是个精致的小木盒,木盒外围雕刻着一对栩栩如生的龙凤,给人一种很是奢侈、高档的感觉。
“要不,你已经打开吧?”江静雅犹豫几秒钟后,又把木盒推到我面前,自言自语的呢喃:“看着好像挺值钱,别我再笨手笨脚给你…”
一看她这幅醋意十足的小模样,我就知道她心里头肯定生出了乱七八糟的想法,直接把盒子又推回去,无所谓的出声:“你来呗,我手疼,而且对我来说,这个世界上最值钱的宝贝就在身边,没什么是比你更珍贵的了。”
“就靠一张破嘴闯天下,可我又偏偏就是喜欢你的破嘴。”江静雅斜楞我一眼,接着将木盒缓缓掀开。
一块“劳力士”的腕表瞬间出现在我们眼前,虽然我不认识是哪个系列的,但是皇冠的标识还是很熟悉的。
“这应该是绿水鬼吧?”江静雅迟疑几秒,将腕表抓了起来:“谁会送你这么值钱的礼..咦?这是什么..”
当她拿起表的时候,一颗幸运星掉了出来。
江静雅又捡起那颗幸运星,满脸狐疑的拿在手里转动,随即道:“好像有字,方便拆开吗?”
“你拆呗。”我抽吸两下鼻子示意,不过心里却开始发虚,这是男人的本能,尽管自己心里非常明白,没有做任何亏心事,可突然有人给送礼物,又是如此贵重的物件,多多少少还是会泛起一丝涟漪的。
很快她把幸运星拆开,一行机器打印出来的小字跃入我们眼底:虽然我们彼此错过,但至少曾经相遇,愿你在以后的每一天里,争分夺秒的幸福,我会永远祝福!
看清楚上面的字,我脑瓜子瞬间“嗡”的一下炸开了,字面上的意思再清楚不过,哪怕是个傻子也能猜出来送礼物的人是谁,这特么不等于戳江静雅眼睛一样嘛。
“呵呵。”果不其然,江静雅来回翻动几下纸条后,嘴角上翘冷笑出声:“真是财大气粗啊,随随便便送件礼物都十几二十万,这是寒碜我呢,还是为了显摆她自己?”
我抓了抓脑门子,赶忙解释:“媳妇,这事儿说不准是个误会,你先别急眼,等我问问行么?”
“还特么争分夺秒的幸福,我和我老公幸不幸福,碍她什么事儿!”江静雅寒着脸,“咣当”一脚踹在茶几上,然后直接拿起手机开始拨号。
自从生完孩子以后,江静雅的性格就变得越来越温柔,粗话更是几乎不说,还从来没像现在这样大发雷霆过,说明她现在是真急了。
“别闹,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咱们还没整清楚,再说现在都大半夜了,有啥咱们明天再问也不迟。”我连忙拦住她。
“不行!”江静雅态度决绝的摆开我:“她让我失眠,我也不能让她睡好,到底想干什么呀,一而再再而三,我不发脾气,真当我是哈喽Kitty!”
说话的过程中,江静雅已经拨通了号码。
我看到通讯人名字显示的是“王影”,脑袋愈发更大了。
电话“嘟嘟”响了几声后,那头传来王影迷迷糊糊的声音:“怎么了小雅?”
“睡的挺香吧?”江静雅嗤之以鼻的冷笑:“我还没睡呢,不光我没睡,王朗也同样失眠了,你心里是不是特别高兴?”
电话那头的王影沉默一下,咳嗽两声道:“怎么了?你们吵架了吗?”
“我们不会吵架,只是我对你的厌恶程度又加深了几分,你说你有完没完,说了几次不会再出现,为什么还总是没皮没脸的露面!我承认我确实没你那么富裕,但我老公不需要你的东西!”江静雅喘着粗气道:“你听清楚,今天我还不跟你一般见识,但如果再有下次,我一定不会轻易放过你!”
王影的调门也立时间提高:“小雅,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什么东西,什么富裕,你把我都搞晕了。”
“晕吧,你最擅长的不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吗。”江静雅言语犀利的打断:“我不管你是真晕还是假迷糊,记住了,这是最后一次!”
“小雅,你..”
“啪!”
不等王影说完,江静雅直接挂断电话,接着一把抓起桌上的表和表盒“嘭”一下丢进垃圾桶里,小脸刷白的轻骂:“什么东西,给脸不要脸。”
整个过程,我都目瞪口呆的在旁边杵着,不是不想吭声,是因为根本没反应过来,印象中江静雅几乎不会发脾气,可这一次她却如此的疾风骤雨。
呼哧呼哧喘息几口后,江静雅调整好情绪,捋了捋乱发,咬着嘴皮看向我道:“老公,我承认我刚刚确实像个泼妇,可我真的忍不住了,你说她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整天的阴魂不散。”
“媳妇..”我吞了口唾沫道:“我不认为你刚刚哪有问题,捍卫家庭,横的理所当然,只是咱们是不是应该把事情搞清楚再说..”
看到她的模样一下子变得委屈巴巴,我也不忍心再往下指责什么,直接搂住她肩膀道:“算啦,事情已经发生,不去想那么多了,咱们睡觉。”

十几分钟后,我连哄带骗的才把江静雅忽悠上床,等她睡熟以后,我枕着手臂,盯盯注视天花板发呆。
仔细回忆着刚刚发生的一切,我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那块表应该不是她送的,接电话时候,王影是处于一种很懵圈的状态,而且那行机器打出来的字迹也漏洞百出。
王影如果真的心存什么坏心思,为啥不干脆自己亲笔写,反正意思已经表达的足够明白,不差再多署个名。
再有就是在我的认知里,王影其实也是个非常骄傲的人,她可以放下身段,也可以委曲求全,可绝对不会没皮没脸。
想到这儿,我看了眼身旁已经睡着的江静雅,犹豫的拿起手机,又蹑手蹑脚的偷偷爬下床。
刚偷摸来到客厅,我的手机就“嗡嗡”震动起来,是个陌生号码,唯恐吵到江静雅,我迅速接了起来。
电话里传来一道似曾相识的男人声音:“被两个女人视若珍宝的感觉很不错吧,我猜王总刚刚一定经历了一场大型的家庭伦理剧,哈哈,怎么样,明天还需要再来一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