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avo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地球攻略戰-628、真就五胡亂華唄展示-sqdrb

地球攻略戰
小說推薦地球攻略戰
“星之力,让那污秽的,远离我的朋友。”白珞手上笼罩着半透明的奶白色光芒,帮沈浩治疗者他身上的伤口,毒素debuff在这团光芒中一点点减弱,最后被彻底根除,沈浩松了口气,恶魔变身之下,伤口自愈的很快,一眨眼的功夫沈浩身上就完好如初了。
“但是你这技能是越来越多了,你的熟练度跟得上吗?神殿新出的熟练度系统挺克制你这种杂技职业者的。”沈浩活动了一下胳膊,确认身体没有异样之后穿上装备,同时跟白珞说道。
后者也只是有些苦恼的挠着头,“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这些都是什么,它们并没有出现在我的属性面板上,甚至连使用的时候念得话,除了星之力三个字是必要的,其他的内容我甚至只要表明大意就可以了,比如治疗我的队友,保护我的队友,击退敌人,化作风化作水化作火之类的,挺奇怪的。”
沈浩回忆起白珞曾经有过‘海地两万里的’奇特经历,从那以后白珞就不太正常了,但是就算是芈麒都没办法窥探清楚白珞到底经历了什么,只能粗浅的推测她应该是收到了相当有益的帮助,再往下深究就连白珞自己都说不清楚了,“嘛,总而言之战斗力提升是好事,走吧,去帮仇家把死者的尸体清理了。”
那些漫天飞舞的半成品蛊虫短短的十分钟不到的时间里就基本上都死翘翘了,现场现在满地都是各种怪异的五毒尸体,这些扭曲变形,并且畸形怪异的蛊虫尸体看起来就像一场后现代的艺术品展览,各种各样的毒物的肢体被随意的拼接在一起,展现着蛊虫互相吞噬到中途的情景。
这些半成品蛊虫活不长,甚至也形不成有效战斗力,仅仅是凭借着数量优势和突然袭击,以及诡异恐怖的外貌将阮文英他们吓跑了而已,沈浩现在手里拿着一根点燃了地狱火的木棍将那些还在地上蠕动的半死不活的蛊虫烧死,在他身后仇家的其他人也在用火把将蛊虫烧死以清理同伴的尸体。
城市战舰下面的尸体很轻松就被回收了,他们将很快被复活,让人头疼的是那些被派出去拉野怪的仇家人,也就是仇兵他们,大概十几个人,现场只找到了他们被阮文英砍下来的头,身体根本不知道位置,没办法,仇毅只能派出大量乘员地毯式搜寻仇兵他们最后活动的地带,以求有所发现。
“虽然已经在战场上跟城市战舰打过很多次交到了,”沈浩看着眼前马蜂窝一样的仇家人尸体,这是个被自家战舰的密集阵误伤的倒霉蛋,他的上半身都烂透了,“但是被密集阵打成这样的还真是罕见,喂仇毅,我觉得比起实战演练和让你们家的战舰升级,更重要的是让你的乘员们先把操作系统搞清楚更重要。”
“唔。。。无法反驳,确实,我对不起那些地面上的兄弟们。”仇毅垮起个批脸,作为战舰舰长他对地面部队的伤亡有直接责任,“我已经要求所有火炮组的所有人去好好学习了。”
“不仅是火炮组,是所有人,包括你,”沈浩用盾牌把马蜂窝一样的尸体拖起来,“作为战舰成员,你们必须熟悉战舰的每一个细节,出了问题光靠无人机是不行的,机师也得立刻到场,尤其是像是火炮组和动力室护盾组这种,出了问题你们就等死吧。”
沈浩在这方面是大前辈,仇毅虽然被训心里不太高兴,但是也清楚这些都是仇家急缺的实战经验,和芈麒当初提供的理论完全不一样——理论是通用的,但是具体到每个细节又都是个例不尽相同,仇家人学会了理论还得赶紧总结自己的经验。
“看起来今天也没办法实战演练了,收集完成员尸体就准备返航吧,沈浩,麻烦你和白珞,带着剩余的地面部队做一下警戒工作可以吧?”
“安心,有爷在,阮文英再来也得给爷死!”沈浩将尸体交给医疗职业这之后,摩拳擦掌的说道,“不过仇毅,那个阮文英,我怎么觉得他对咱们。。。包括我和白珞都很熟悉的样子?就那白珞来说,你看她那这个弓,谁会把她当治疗看?但是阮文英很明显第一时间派人去切奶的时候目标里就带上了白珞,还有他跟我战斗的时候,对我的套路也很清楚似的,你的人有没有这种感觉?”
“有,甚至你想想看,我们仇家开着战舰来野外练级的事情,保密的很好,他阮文英是怎么堵在我们的传送点的?还把我们负责拉怪的人在咱们来之后立刻就给杀了,你要说这没点准备我才不信。”
如果仇兵他们早死一会儿,在战舰传送之前死了,仇毅就算还会把战舰开过来,也一定会倍加小心,种种方面来看,阮文英应该是有内部消息——仇家的。
既然仇毅也已经知道了这件,沈浩就懒得再多嘴了,不过他掂量了一下还是把这件事写成了一封信发给了芈麒,他没指望芈麒能立刻给他回信,不过他也把他的要求写在了信里,他希望芈麒能帮他调查一下阮文英的事情,尤其是评估一下阮文英的威胁程度。
仇家是维安军,或者说是诸葛嗣的队伍在西南的依仗,沈浩知道如果想要建国,仇家的对西南地区的稳定作用不可或缺,因此如果阮文英真的会威胁到仇家的存续,那么沈浩觉得他有必要把这件告诉芈麒,让他提前准备。
沈浩一点都不傻,只是有点愣,傻直男平时大大咧咧含含糊糊的,但是在大是大非上他还是拎得清出的。
仇家这次算是铩羽而归,仇毅这一肚子的火气没地方撒憋得都快炸了,一路上跟个闷葫芦一样开着战舰回了老家,接下来的工作就不是他该管的了,补充损失的半成品蛊虫,治疗受伤的职业者,复活那些战死者,还有清点损耗的消耗品,仇家的外门子弟有专门的的搞后勤的回来做这些事情。
“沈浩,你跟我去见我父亲。”仇毅下船的时候叫上了沈浩,后者一摊手,“那白珞,你先去找林萱,仇家的药方估计需要帮忙的。”
战舰上不少仇家地面战斗人员都使用了养在身体里的蛊虫,这些虫子用一次就得休养一次,药方得提供一些温养蛊虫的药物,药方只有林萱和仇霜,仇蛇算半个,因此多个帮手总是好的。
仇毅和沈浩去把阮文英的事情跟仇囚和芈麒汇报的事情放在一边,另一边泷壶号提前回到仇家,也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其中就包括仇蛇,看着外门子弟突然成群的造访药方,来拿温养蛊虫和地面战斗人员的药剂,仇蛇突然觉得不妙,一把抓住一个外门子弟,“喂,出了什么事?”
“蛇叔好,”被抓住的外门子弟差点撒了手里的药缸,稳住以后朝仇蛇鞠了个躬,“泷壶号在野外遭到了越南人的偷袭,不少地面人员都催动了蛊虫,还有不少死伤,我们现在得给他门送药去。”
“越南人?知道名字吗?我是说这混球的名字,敢跟咱们仇家作对他不要命了!”
“就是说啊,那些越南佬也不知道抽的什么风,好像领头的叫。。。阮文英?对,就这个名字来着。”
仇蛇的脸一下子就耷拉下来了,不过外门子弟没在意,纯粹就是以为仇蛇也生气越南人的卑鄙,被仇蛇放走之后这事儿转头他就忘了,而仇蛇则找了个没人的角落,拨通了阮文英的念话。
“蛇少。”阮文英正在清点他的手下们的状况。
“阮文英,你真他妈的行啊,是,我是给了你名单,我是给了你泷壶号的情况,但是我他妈没让你这么早就动手!更何况你好像还一个人都没杀了,仇毅没死,那个叫沈浩的和白珞的也没死!你这根本就不是报仇去了,你这是打草惊蛇去了!”
本来仇蛇是打算和阮文英来个里应外合的,阮文英偷袭干掉仇毅他们几个,然后自己立刻夺权上位,这样阮文英又报了仇,自己又得了好处,双赢,但是现在阮文英突然地没和自己商量情况就动手,着实是打乱了他自认为完美的计划。
“没办法啊蛇少。”阮文英大咧咧的跨坐在椅子上,旁边两名带着项圈锁链的越南少女战战兢兢的走到他身边给他捶腿,这两少女单薄的连衣裙下面看得出身上有明显的鞭痕,“他们杀了我兄弟,我阮文英,最重视兄弟,兄弟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兄弟被杀就是我的家人被杀,我得给其他的弟兄们一个交代啊。”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我不是你们中国人,没那么好耐性,这次先收点利息,下次我肯定让他们付出代价!”阮文英说着掐了一把给他捶腿的少女的身体,后者小鹿一样惊呼一声。
“你要怎么做?”仇蛇也冷静了,现在既然已经打草惊蛇了,开弓没有回头箭,再抱怨阮文英也没有意义了,“泷壶号是城市战舰,虽然我没有它的详细参数,但是我觉得不是你们靠人数能干掉的。”
“那就让我们也拥有城市战舰不就好了?战舰对战舰,哈哈!当海盗也不错啊!”阮文英半开玩笑似的说道,“所以蛇少,对于那艘战舰的由来,你有什么头绪吗?”
“有是有,但是怎么?你想把泷壶号炸沉?不,这可不行,这对于我们家来说是莫大的损失,就算我不喜欢仇毅开它,也不代表我希望战舰沉了。”
“蛇少,你怎么啦,脑子怎么卡住了?这艘战舰不属于你,属于你的敌人,那么只要它一天没沉没,他就是你上位的绊脚石,再说了我们是合作伙伴,我们将这艘战舰击沉,那么我们也会帮你在获得一艘新船的,这是属于你的战舰,怎么样?”
阮文英给出的条件非常的诱人,仇蛇心思确实活动了,想想也是,一艘属于仇毅的战舰,说明什么?说明家族里还是很看中和支持他的,就算自己未来掌控了药房又怎么样?泷壶号上的新蛊坑培育大量的蛊虫,自己药房和阮文英提供的药植,哪儿能与之并论?就算自己和林萱成婚,拉拢北方的林家,也未必有一艘战舰的话语权大。
“你说得对,泷壶号不是我的战舰,它的存在就没有意义。”仇蛇摸着下巴,“但是你怎么保证你一定会给我弄一艘战舰来呢?”
阮文英笑了笑,看来仇蛇还没傻到被自己忽悠两句就把家底儿卖了,不过他也确实傻得过分,城市战舰这种东西阮文英看第一眼就明白了,在现在这个阶段,武力威慑作用大于其他的作用,没了城市战舰或者城市战舰被击沉,那可是对一个势力的莫大打击,“没关系,如果蛇少不放心咱们可以立字据。”
既然仇蛇不在意,他阮文英干嘛要提醒仇蛇呢?
仇蛇还美滋滋的做梦阮文英给他也弄一艘战舰呢,他确实和阮文英签了字据,在泷壶号沉没后阮文英将帮仇蛇获得一艘属于他的战舰,仇蛇还自作聪明的规定了获得战舰的时间,觉得这样就没问题了。
在得知城市战舰可能是来自野外boss的时候,阮文英一招手叫来个手下,拿来他们基地附近的地图,“蛇少知道仇毅他们是猎杀了等级多少的boss吗?”
“知道,怎么,你打算复制一遍他们的做法?”
“嗯,如果可能我还想去把他们杀掉的boss杀一次,说不定也能掉个城市核心出来。”阮文英在地图上画了个圈儿,手下领命去组织人手准备攻略boss,“好了蛇少,感谢你提供的情报,放心,我会满足你的愿望的,仇毅和沈浩白洛一定会死,你也会有你的城市战舰的。”
“很好,我相信你。”仇蛇满意的说道,“另外下一批药植明天必须送到我手上,懂了吗?”
“当然。”阮文英答应完挂断念话,冷笑着推开给他捶腿的少女,“当然记得,不过敢命令我的人,早晚有你好果子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