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1o6l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祖宗在上-第四百三十章 修士學院閲讀-nkky7

祖宗在上
小說推薦祖宗在上
突破不会死,甚至不会有太大的伤害、乃至于都不会有什么严重的后遗症。有了这样的保障,对于修士进行突破来说,那可就已经是非常天大的帮助了。
过去,突破,那可是个生死关。
那位云霄宗的金丹巅峰,固然突破失败了,但在离开的时候,仍旧是对陆青千谢万谢。
这相当于直接救了他一条命,不谢怎么行?
陆青直接挥挥手让他走人了,并且说道:“下次做好准备再来,别浪费我时间!”
那人大为惭愧:“让陆大人失望了……给我五年时间,下回必不辜负!”
“到时候再说。”
……
帮一个人进行突破,还是挺花时间的。整个突破时间,到了高级别之后,动不动就是大几个月、甚至要近一年的时间。
好在,陆青并不用全程看护。他只需要在突破者的身上,留下一颗造化种子,然后自己别走太远,就在附近,正常修炼着。那颗造化种子,就能够产生很好地保护效果和辅助效果,比很多昂贵的天材地宝还要更加好用。
而他自己本人,只需要多留一点心,随时感知突破者那里的情况。只要能够在关键时候,上去帮人一把,就能够保证没问题。
实际上,陆青这一次帮云霄宗这人突破的时候,就是这样做的。
对陆青而言,他自己的修炼当然而然的会受到一点影响,毕竟不能够心无旁骛。但正常修行倒是影响不大,只要别进长期专心修炼的状态就好。
后续,陆青应该还会做这样的事情,但肯定不是专门给哪个人来做看护了。
比如,陆青可以专门抽出一年、两年的时间,同时累积起来十几个金丹巅峰的修士,在他们进行突破的时候,一起进行看护。
这对陆青来说,肯定还是会有一些负担,他如果同时看护十几个人的突破的话,自己的修行效率就会下降得很厉害。
然而,效率提升的高啊!
假如能够帮助己方,在很短的时间里新增十几个元婴修士,那肯定是值得的。
想了想,陆青传音给陆朝熙等人,让他们各自将这条消息,传播出去。
这个消息传出去之后,肯定会有不少高级修士,会为之心动。而陆青,则将会给他们十年的时间,好好准备一番。争取,等到十年之后,能一波搞出来很多个元婴层次的修士。
而正当陆青筹划着这些事情的时候,一则消息传来:
蓝诺行回来了。
……
对于蓝诺行,陆青基本上是放养状态。
这个神魂有破绽的法相修士,在东阳城事件之后,就被陆青控制着精神,给带回了飞云州。
陆青的对蓝诺行的控制,约么一次性能持续一个月的时间。而在这段时间里,只要不对他产生太大的威胁,例如命令他自杀、命令他去做他特别不喜欢的事情,就不用太担心他会脱离控制。
其实用控制来形容,并不算是太准确。本质上,陆青施加的效果,是暗示:不臣服,必死无疑。
如果不施加精神暗示,那蓝诺行可能还是有一定的概率,会选择宁死不屈,但是在陆青的心理暗示的施加之下,将他怕死的那部分情绪,压过了臣服和背叛吴国的心理抗拒。
能够暗示成功,蓝诺行自己的心理破绽,当然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而另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他是正面被陆青秒杀击败的,整个人在冰封之中,呆了两天的时间,差点就真的被冻死在里面了。
这种正面接触死亡的感觉,其实才更为重要一些。
没有这些本身的心理破绽,以陆青在神魂层面上的手段,摧毁杀死一个法相修士不算太难,但是想要完美的控制一个法相修士的一言一行,却还是基本做不到的。
对于蓝诺行,陆青还是比较有耐心、也比较谨慎的。
这期间,他给蓝诺行的待遇,也是不差的。大燕的官职给了,各种修行资源之类的东西,也都匹配了上去。
而这些东西全部都加起来,就在一段很长的时间里面,逐渐的扭转着蓝诺行的本心。
他现在,也就慢慢的打从心底,并不那么抗拒追随陆青了。
到了现在这种地步,陆青也觉得,这个法相修士,怎么也该利用起来了。
这次,陆青将他从游山玩水之中给唤回来,就是要开始给他安排任务了。
这所谓的任务,肯定就是去打时光碎片。
让蓝诺行直接去应付六星水平的时光碎片,那肯定不行。蓝诺行自己的实力水平,也就那样,在没法组织起来一个法相小队的情况下,单独进去,那成功率恐怕会低到可怕。
但让他带队,去搞一些五星的碎片,问题应该不大的。
蓝诺行对此并没有很抗拒。
他这段时间,对于时光碎片这种东西,当然也是有所听闻的,知道打了有好处。而且,五星的时光碎片,对于他来说,也不可能存在什么太大的威胁。
更何况,他还会带一两个元婴修士之类的,一起行动,那就更没问题了。
不过,在离开之前,蓝诺行也跟陆青说了一件别的事情。
主要算是提了一个要求。
他的家人、亲弟子,还在吴国呢。他如今投了燕国,心里对吴国多少还是有一点愧疚之心。但不管怎么说,在这点愧疚之心外,也仍然还是会有一些担心,希望能够将家人、亲朋弟子,给接到燕国来。
陆青没有给出承诺,这事儿他也不敢太过于打包票,但说会尽量。
……
其实,关于蓝诺行的事情,吴国已经跟燕国严正交流很多次了。
但这事儿尴尬就尴尬在,吴国没法定义蓝诺行的行为。
说他是叛逃?
本质上,是的。虽然有陆青的神魂暗示在里面,但仅仅从行为上来讲,确实是叛逃没错。
可他的身份,是吴国唯一一个法相修士,将他判定为叛逃,这事儿就没法办了。吴国本质上,最希望的事情,还是蓝诺行能够回去。
那既然还想人家回去,就不能定性为叛逃。
可若要说是俘虏?
那好像也不太对,人家心甘情愿来的……
而这件事情最为可怕的地方在于,吴国失去了唯一一个法相修士……
九大仙国,之所以为这九个,是跟他们的实力脱不了关系的。而组成一个国家实力的非常重要的方面,就是高端修士。
唯一一个法相没了,他们的处境非常危险。
吴国的东北方向,是齐国,正北,是魏国。
这两个方向,都还好说。魏国曾经很强大,向外开拓的意识也很强,咄咄逼人的。但是十几年前那一场战争之中,他们被燕齐两国搞得很惨,国内又爆发了规模巨大的魔乱,这一波下来的元气大伤,到现在也还没有完全恢复呢。而齐国,更是直接换了皇帝。
但是,西边的楚国,却是个正儿八经的大国,实力强劲。
更何况,更往北边,燕国隐隐传递而来的压力,也是让人很害怕。
而越是这个时候,就越是不能怂。楚国在最近几个月的一次试探,就被吴国以非常强硬的态度,给怼了回去。
对于吴楚两国之间发生的事情,陆青其实还是在关注的。
他心中,有一个统一世界的计划,吴国就可以作为第一环。
这个计划,野心极大,胃口也极大,按理来说,得好好筹谋一番。
可偏偏就是,他的时间根本没那么多。
“不能慢慢等了,得急一点……”
“十年,十年后就要吞下吴魏两国……”
……
十年的时间,对与修行界而言,其实不算太长。
然而,这十年里发生的事情、产生的改变,颇有些改天换地的意思。
燕国之内,兴建起了大大小小的官方修行学院。这种设施,在修行界并非独创,但起码并不算普及。
但其实,在上古时期,修行学院还挺普遍的。陆青怀疑,这个搞不好就是当初的陆焕,借鉴了前世的经验,搞出来的东西。
而陆青示意在燕国推行的修士学院的这种东西,本质上其实是初级培养。
教学的东西,其实相对比较粗浅、基础,但是最重要的一条改变,就是平民可以入学。
这一点若是可以做到的话,对于修士数量的大提升,是有很大的好处的。
在过去,一个修士想要出头,大多是以家族、门派的方式来传承的。这里指的家族、门派,是一个很广义的概念。包括了一些很小型的、只有几个乃至于十几个的小修士的家族,也算进去。
虽然,这些小家族、小门派人数少,实力差,但由于数量多,培养起来的修士其实不算少数。
另外,还有很大的一部分来源,是散修。
散修的质量,那可就更加的参差不齐了。不否认里面有一些天纵奇才者,或者走得路子很不寻常的偏才,但是整体来看,这个群体数量大,但是质量很低。
大多数的散修,来源于偶然间得到的一些散落的、低劣的传承,或者是师徒的传承。
总体而言,原本的修行界,在修士培养方面,是很低级、低效的。
过去,之所以修行学院这种东西,铺不开,或者干脆说是大量的平民,根本没有机会走上修行之路,其实也是有其实质性的因素的。
最主要的一点,就在于资源不够。
就算是现在这种低效能的培养方式,产出来的大量修士,互相之间还都需要为了那么一点点修行资源,互相拼斗,把整个修行界的风气,搞得很是血腥,那如果修行者的数量,再更进一步的膨胀,整个修行界的资源,又怎么养得起呢?
但现在,不一样了。
最直观的变化就在于,在世界锁之源被回收之后,整个世界力量得到恢复,修士在修行的时候,所需要花费的资源,变得比以前少了很多。这一点,在高级修士的身上,看起来还没有那么明显,可对于低级修士而言,那就不一样了。
很多灵根天赋很驳杂的人,成就炼气期的时间,比以前缩短了很多,而且不用什么很特别的资源材料之类的东西。
而另外一点,不那么直观的表现,则在于整个修行界的资源,变得更多了。
世界力量的复苏,潜移默化的就产生了一些变化。比如同样是一个灵石矿,产出就是比以前多了一些;很多灵药,种植到成熟所需要花费的时间,也降低了,同时也更好成活了,没有那么娇贵了,药效甚至还会变得更好一些。
在野外,收集到一些天然的宝物,概率也会变大……
单个修士的资源消耗,变小;整个世界的资源产出,变多。两相叠加之下,那整个修行界所能够培养出来的修士数量和质量,自然而然就会上升。
而且是大幅度上升。
这还仅仅只是打开两个世界锁之源带来的效果,要是等到陆青以后打开的世界锁,越来越多了,这些表现也就会越来越强烈。
或许,整个世界,就真的慢慢恢复到曾经太古时期的模样了。
当然,如果要人为的加速这个过程,肯定还是要强化管理、治理的水平。
燕国在各个地方,搞出来的这些个修行学院,就是一种尝试。
大量的平民子弟,进入其中,适宜修行者,就会被教导一些基础的修行知识;有一定天赋的,就会在一两年的时间冒头。
当然,这些修行学院,本身的教育水平、条件,也就这样。但没关系,只要起到一个初级的筛选和培育作用,那就足够了。
大燕皇朝的官方部门,会在这些修行学院里面招募人手。水平很一般的,那怎么也比一点修行能力都没有的凡人,更靠谱一些,毕竟走上修行之路后,被的啥都不说,头脑清明、精力充沛,就比寻常人好得多了。
而其中,表现更好一些的,则可以得到官方的培养。
同时,一些被官府认证的正式门派、家族,也可以从里面挑选优秀学员,或是成为弟子,或是成为家族的编外人员。
总之,十年之间,燕国大体的就建立起来了这么一个人才培养、选拔体系。